毕业一百天——从普通工人到公司高层

wangf363 收藏 2 374
导读:毕业一百天——从普通工人到公司高层

毕业百日记 (序)


西装革履,香车美女,出入于各种高级社交场合,打交道的主要是集团各公司的老总,吃住的都是在大城市的星级酒店,每天消费至少上百;乘飞机穿梭于国内各大城市,遍游祖国的大好河山,品位各地的风土人情;戴尔笔记本电脑随身携带,任务主要通过PC来完成……现在我已经是一家跨国企业的高管;由于表现出色,我还曾两次受到集团董事长的接见。这些经历,毕业之前我只在梦中想过,但是到现在却成为了现实。这一切的实现,我仅用了一百天。


也许谁也不会想到,就在毕业那几天,我的身心接近崩溃,我对未来绝望地差点跳楼。今年大年初一到离别的七月,在长达五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从没有舒坦过:找工作连连受挫,疾病接踵而至;喜欢我的女生有了新的男友,希望我祝福他们;而当我向自己喜欢多年的女孩表白,人家却说:我等了你四年,你为什么不早说;晚了!我已经接受了别人,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的好哥哥。郁闷之极,想让我的哥们开导开导我,结果他们比我还惨:一个签约科龙遭遇了格林科尔危机,想毁约却因家穷付不起违约金;一个因为没有过四级而不得不签约新疆;一个在考研前夜因室友突发肺结核,照顾室友却耽误了考试;还有一个英语过了六级却找不到工作,不知是中了什么邪门。他们正郁闷着呢,不找我倒苦水已经是幸事,我还怎么好找他们呢。


心若在,梦就在……刘欢这首歌很多人听着都特别有感觉,因为他唱出了许多人的心声,这些人身处逆境,但仍不放弃自己的理想。文章中的我就是这么一个人。需要说明的是,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因为它就发生在你我身边。写这篇拙文,希望能对就业受挫的朋友、情场失意的朋友以及所有处于逆境的朋友能有所帮助,对一直在顺境的朋友能有所启发,那我就没有白忙活了 。是为序。

(一) 毕业那天,我准备跳楼


从医院出来 , 人已经极度虚弱;刚刚抽了饿血,很想打的回学校休息;招了一辆出租,一掏钱包,立刻意识到我的钱已经全部搬家了。于是很快把那只跨进车的脚收了回来,说:对不起,我还有点其他事,不坐了。出租车司机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满是鄙夷,不过车还是很快就开走了。站在大街上,我左右徘徊,不知何去何从。耳朵里回响起女校医今早对我说的那几句话:你要么是肝硬化,要么是脂肪肝;我就止不住地全身颤抖,尽管现在正是闷热的七月。心中默念着我这么年轻,绝不会得这种病的。于是我连奔带跑地来到了这家市中心医院,想马上确诊。天很早,体检的人却不少,大部分都是就业单位要求来的。排了半天,终于轮到我了;体检完毕,我立刻问医生我的血正常吗?医生摇摇头:体检结果要等到下午四点左右,而现在十一点还不到。


我该往哪里走呢?


从医院出来 , 人已经极度虚弱;刚刚抽了饿血,很想打的回学校休息;招了一辆出租,一掏钱包,立刻意识到我的钱已经全部搬家了。于是很快把那只跨进车的脚收了回来,说:对不起,我还有点其他事,不坐了。出租车司机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满是鄙夷,不过车还是很快就开走了。站在大街上,我左右徘徊,不知何去何从。耳朵里回响起女校医今早对我说的那几句话:你要么是肝硬化,要么是脂肪肝;我就止不住地全身颤抖,尽管现在正是闷热的六月。心中默念着我这么年轻,绝不会得这种病的。于是我连奔带跑地来到了这家市中心医院,想马上确诊。天很早,体检的人却不少,大部分都是就业单位要求来的。排了半天,终于轮到我了;体检完毕,我立刻问医生我的血正常吗?医生摇摇头:体检结果要等到(明天)下午四点,而今天还不到十一点。



我该往哪里走呢?



回学校,只有见到同学们那可爱的面孔,我才会有安全感。这样想着,脚不由自主地就往学校挪了。一路上老是想着,无论是肝硬化还是脂肪肝,我都完了:工作找不到,还带一身病,这辈子连自己都养不活,怎么报答父母的恩情呢。平日里十多分分钟的路程,今天走了近一个小时。等到见到熟悉的中心食堂,我已经双腿发软。很快吃了午饭(基本上就没怎么吃),回到寝室,室友们已经午睡了。可我怎么也睡不着,脑袋里反复出现那三个字:怎么办?怎么办?于是我决定出去走走。

中午的校园,还相对比较安静。我走到林荫路(情侣路),现在是六月底,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枝繁叶茂。就要毕业了,恋人们成双成对的来到路旁的草坪上,或坐或躺,享受自己所剩无几的校园阳光;大家都静静地呆着,偶尔低声说几句话。离别的愁绪挂在脸旁,眼神里满是彷徨。这条路我平日里曾无数次地走过,但今天却不知该往哪儿走,只是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突然背后一个熟悉的声音:杨,你去哪儿呢?回头一看,一位美女在向我挥手,另一只手挽着一个蟀哥。

我楞了会儿:“是你呀。几个月不见,漂亮多了哈。”(很可能是爱情的滋润)。

“呵呵,难道我以前不漂亮吗?” 指着旁边那个男生,“这是我男朋友”。男孩向我点点头。

“厉害厉害,这么快?”我问。



“什么快,他追我很久了,总得给人家点机会;”美女的话语里带着自豪,她的话外之音只有我明白。她最后一次给我电话:如果愿意,电话这边的美女就将会成为你的女朋友。



有吗?有美女吗,我怎么没有发现呢,……



“算你狠!”抛下这一句,“啪,”电话断了。从此我们就没有了联系。

一句话把我拉回了现实。“哦,——我在……,没什么,我也没有看到你呀,呵呵。”我苦笑。


“走啦,去晚了就看不到开头了!”男孩显然有些不耐烦。


“马上啦”,女孩满脸堆笑,“走了,回头见。”美女向我挥挥手,与那个男孩走了。


我继续往前走着,手机响了,我一看,是蕾打来的:哥,现在哪儿呢,我已经到你们学校了。


“在哪儿?”


“北门老地方。”


与蕾是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我们的母亲是好朋友),用蕾的话来说,我们两个应该算是青梅竹马,“哥,你三十岁之前不要结婚,把嫂子的位子给我留着”,蕾用她那深情的大眼睛盯着我,而我呢,也笑着对她说:没问题,别人抢不了。每次听完这话,她都会笑得花枝乱颤。


上高中以来,由于和蕾上了同一个学校,我们的关系更铁了。每次寒暑假,我们都会相互串门。双方的父母,对我们在一起,都看在眼里,笑在心里。而每次我去蕾家,她都会亲自下厨;看着她为我忙碌的样子,我的心里就有一种特别温馨的感觉。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对自己说:杨海生,为了蕾,你一定要有本事。蕾身体很差,经常生病,老是一副憔悴的样子。但每次看到我,她的精神都好象特别好,尤其是我到她家的时候。高一时,由于踢球时不小心将左手摔成骨折,我住院了。而就在那段时间,我收到了生平第一束鲜花,那就是蕾来探望我时给我送的康乃馨。高三时,由于压力太大,加上经常通宵看书,我在上课时老是打瞌睡。成绩因此而大受影响,由年级前一百名下降到五百名之外;第三次诊断考试(我们这里高考前有三次诊断性考试,这是填报志愿的基础)前几天,我听到隔壁班有人说蕾和勇(她的同班同学)相约考同一所同学,这对我影响很大,造成我三诊考试发挥失常,排名继续下跌,分数线刚刚上二本。填报志愿时,我们班主任叫我填好二本,他对我能考上重本根本不报希望。但没过几天,蕾找到我,给我说了她和勇的事情,她说勇老是跟着她,她也不好说什么;他们现在没什么,只是朋友。这对我同样造成了巨大影响:我理顺了心情,找到了好的复习方法,效果明显。高考时,我正常发挥,状态极好,考出了500多分(短短半个月,我比三诊提高了一百多分)。我不仅考上了重本,而且超出重本线50分。朋友们都觉得这是一个奇迹,然而只有我知道真正的原因。而曹却因为考试期间生病,影响了她正常的发挥,结果只上了一般本科。这样我们上学就到了不同的城市。


原本以为,上了大学后可以好好谈一场恋爱,然而现实往往不遂人意。虽然和蕾不在一个城市,但这个并不妨碍我对她的牵挂。然而整个大一一年,蕾对我都若即若离。每次向她谈起对她的思念,她都顾左右而言他。有一段时间,就是大一下期刚开学的那一个月,我和她完全失去了联系。给她电话,停机;给她寝室电话,室友说她已经搬出去了;给她qq上留言,从未见回复;给她邮件,同样如此;叫她同班同学转告她,同样没有回音;给她家电话,还是无法取得她的联系方式……。我几乎用尽了我能想到的所有方法,还是无法与她取得联系。她从我的世界彻底消失了,我迷茫得不知所措。某一天,我发现了联众上有一种叫四国军旗的游戏,我被深深吸引住了,完全沉浸在四国的拼杀之中。我成天扒在电脑桌前,盯着那个四四方方的棋盘,仿佛那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大一下学期,我彻底堕落了、、、、、、


我刚开始只是上课去迟到,后来一些不点名的课接着就旷了,到后来我连一些要点名的必修课也让人帮我签到。我从早到晚地呆在电脑面前,足不出户。我一玩军旗,基本上不知道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除了饿的实在受不了,我就让同学给我带点馒头面包什么的。一天在电脑前呆上十多个小时,甚至有时通宵达旦到两三天。人彻底变形了,头发乱,胡须长,衣服脏,精神差,而且迅速患上了胃炎;一个高中同学来我们学校看我,差点没认出来。有一天,我照镜子,也怀疑镜子是否出了问题:这哪里是我,分明就是一个小老头嘛。当我意识到自己真的是这样,我差点从楼上跳下去。这是我大学期间第一次想跳楼。

直到快要期末考试的某一天,我接到了蕾的电话。蕾的再次出现,让我迅速改变了这一切,我戒掉了军旗瘾(也许我从来就没有上瘾,只是那时候没有什么能让我觉得重要),不再旷课(这个时候老师主要在讲重点,列举考试范围),然后又开始注意起自己的形象……总之,我又回到了大一上学期那种朝气蓬勃的样子。对于这段时间的失踪,蕾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在了结一些事情,具体情况以后会告诉我。我也就没有再追问,只是有熟人告诉我,蕾到另一个城市见过勇。

我们依然会在寒暑假串门,她依然会为我下厨;而且我们的联系比以前更多了,也更密切了。大三上期,她更是频繁给我电话,而且还经常告诉我,她很烦;这段时间老有人给她送礼物。我只是笑着说:你的魅力很大嘛;有好的你也可以选一个呀。还有一次,她在电话那头给我说,希望我这个学期抽空去她学校,她要带我参观;而且带我去看当地的世界遗产。而那段时间我特别忙(正在参加教授组织的对徽记食品的调研活动),而且那个时候人也特别傻:其实我也知道她在暗示我什么,但是我觉得自己能力有限,不能给人家什么承诺。主要是当时太自卑了,当爱情来临时却没有信心能把握住。就在那个学期,也是期末将来的时候,蕾来到了我的学校。当时的她一脸憔悴,肠炎把她折磨的花容失色。而我由于忙着老师的调研活动以及期末考试,居然没有和她多聊一会儿。她见我很忙,就说要回去了。我居然没有挽留。那天天正下着雨,我支着伞,把她送到了车站。上车前,她极度虚弱,差点就倒在我怀里。而我当时只是说了一句,我送你回家吧。她说不用了,我也就没有再坚持。现在想来当时真是太傻。在这之后,她就很少给我打电话;只是我会隔段时间询问她的病情。考试期间,一心投入(文科考试就是这样,关键看考试前的准备),所以就和她的联系少了。暑假,我参加了学校的企业模拟挑战大赛(gmc),更忙了,于是和她联系也更少了。偶尔她打来电话,我也只是敷衍。因为当时一心想在这个比赛拿奖。初赛时我们的成绩不错。我们准备在复赛取得好成绩。然后到葡萄牙参加决赛。整个大三寒假都在忙这个比赛,我们还经常通宵地讨论。但不幸的是我们组长在关键时刻,将数字填报错误,造成我们的企业亏损严重。这样我们就与葡萄牙无缘了;哎!

大三下学期,我又参加了创业大赛,时间同样很紧;由于努力,我们在参赛的百余支队中脱颖而出:我们先是获得了校园前六强,进军决赛;在决赛中,尽管博士与硕士与我们同分一组,但我们表现同样出色,取得了我们小组的第一名;综合排名,全校第三(当时学校分了三个组)。以这样的成绩,我们进入了省级比赛,并获得铜奖。但我们却再次无缘决赛,因为名额只有两个,那两只队不仅取得了中科院的专利技术,而且还有著名教授作顾问。面对这样的对手,不让人家进决赛,显然不是理由。只有再次叹息!在这样的环境下,显然和蕾交流的更少了。而我有时给她电话,她经常都会以很忙来敷衍我。

大四,我放弃了保研(不是我狂,主要是因为我已经坚持旁听研究生的课长达一年多,觉得继续上学已经厌倦了,而且我还急着想到社会上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报负),开始了象狗一样的日子(找工作)。一开始我只是想进欧美的企业。但是由于口语不好,连连碰壁;最搞笑的就是那次INTEL面试,我们分组讨论,我没有听清面试官的美语,他说的很快(我根本就没有反映过来);说完后问我们需要重复吗?我正准备说yes;结果我隔壁的眼镜女生抢先说,先生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是吧,everyone?我当时真想把她丢出面试现场。于是,当大家依次说了,每个人几分钟不等,我只是沉默;那个美里奸蟀哥好象注意到了,他做了个停的手势,用蓝眼睛盯着我:It’s your turn now!大家都象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同情与嘲笑,各种眼神都有。谁知道,我只说了足以让所有人惊讶的两句话。大家猜猜! “I think what they said is enough ,that’s all, thank you。当时大家都晕了,蓝眼睛更惊讶了,楞了半天没有说话。

很显然,我被淘汰出局。但我赢得了尊重,下来后就有一起面试的兄弟要我电话,说很佩服我。这件事情也就成了我面试的转折。以后我几乎就很少向外企投简历。

后来,我签了一家颇有实力的国有大企业,我觉得自己有能力对蕾做出承诺了。于是我给她打了电话,向她表白,她不置可否,只是苦笑,然后慢慢地说了几个字,晚了,一切都晚了!这之后,我们很久都没有联系。直到今天她给我来我们学校。难道??!!

------------------------------

这样想着,脚步不由加快了。终于看到了她了,她变了:一直都是齐耳短发的她,如今已经是长发飘飘;而且装束打扮和以前大不相同……“哥,看什么呢,不认识妹妹了?”要不是她这样说话,我真的都不敢认了。

“我们大概将近一年没有见了吧?”我说。

“是呀,叫你来看我,你却不愿意来。”她的语气明显有些责备。

“忙呀,真的,这一年事情太多,太忙了……”我叹了口气。

“哥,你怎么了?我今天一见到你,我就觉得你好憔悴呀,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哥哥去哪儿了呢?”

“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呵……”我苦笑。

“哥,人活在世上很不容易;凡事都要想开一些哈。”

“你考研复习的怎么样了?”



“别提了,我现在找工作了;以后再考。”停了停;她接着说:“这次来主要是想当面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不过在我说之前你得向我保证,你不能生气。”



“不会的,你说嘛。”



还记得去年我来找你吗,在你送我上车后,我的病更重了。那次我还得了重感冒,不停地用纸巾。后来我用完了一袋,又去找另一袋时,邻座的一个哥哥主动给我递来了纸巾;而且一直把我送上了长途汽车。就这样我们认识了。我后来还给你说过他。这样我们一直保持联系。再后来,他就成了我男朋友。前几天,我带他回去见了父母。现在我们在科大附近买了一套房子。他家在北方,父母和哥哥都在北方;他不准备回去,打算在这个城市安家了。买房时,他还瞒着我在户主栏签上了我的名字。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如果他和我商量的话,我是不会同意的。因为我找他作男朋友,并不是看重他的钱,关键是他很老实,而且很爱我。这个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因为我害怕给你说了,你就不认我这个妹妹了。但是,现在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毕竟你是我多年的好哥哥。你不会生气吧?



呵呵,怎么会呢?我是这种人吗?我真心地祝福你们……



大概四点多,她说有事情就走了,而我也没有说留她吃晚饭,的确没有那个心情。



我又四处走走,熬到五点,把晚饭吃了。我真的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还是回寝室吧。寝室里挤满了人,室友们正在玩ps足球。我看着没意思,于是又出去了。



脑袋里很乱,真的觉得自己很失败;这段时间投了很多简历,基本上我都能得到面试(需要说明一下,签了那家企业后,我才知道自己的职位是要被分到外地的;而且由于省会城市人才济济,我肯定会被分到二三级城市,而往级的师兄有签这家企业的,真的就分到了小地方;这个促使我想换单位);但是面试官一见我现在这个衰样,连话都说不清楚;无一例外的认为我是简历造假。不能就业那就自己创业呀,可是现在这个病猫样,怎么创业??



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容我了?? !!



下楼给母亲打了电话,希望他们保重;母亲听出了我的话外语,着急的说:有什么事情给妈妈说,千万别做傻事情;昨天我才叫你爸给你寄了两千元……。



“没什么的,妈,你们好好保重。”



挂了电话,我直奔我们顶楼的阳台,我想在哪儿可以让我清静会儿……



这个时候顶楼没有人,我站在空旷的阳台上感慨万千:天下之大,怎么就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呢。



我一步步走向栏杆,一只脚跨了过去,我往下看,十楼还是很高的;我一时眩晕,本来就有恐高症的我,现在更恐惧了,我闭上了双眼。下去,跳下去,然后就解脱了;一个声音反复萦绕在我脑海。嘟——嘟—嘟,手机响了。我一看,是母亲。我接了;“你在做什么呢,千万不要做傻事呀……”电话那头是母亲焦急的声音。



“妈 ,我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这样,我那只迈向死神的脚收了回来。我回到了寝室,在自己的记事本上写:连死你都不怕,你还有什么可以让你畏惧?!

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坚持跑步,坚持看英语,坚持朗诵课文(为了恢复我的语言能力)……

日子终于又充实了起来,但是转眼就开始吃散伙饭,照毕业照,领学士学位证……

总之,在7月一日那天,我毕业了;寝室里乱成一团,成堆的书满地都是,主要是我舍不得卖,就是卖,也卖不了几个钱;我挑了一些书带回家,剩下的要么送人,要么就卖给书贩子了。

带着厚厚的一大提包书,我离开了寝室;想着有可能是最后一眼,那个中午,我居然在寝室门口站了一个小时;最后心一横,走了;隔壁寝室响起了音乐:枝枝花开,so beuty so white;这是一个世界,我就要离开……


我成了一名普通工人

回家了,爷爷说,在家多呆几天,菜地里那么多的果蔬,你不帮着吃,就吃不完了。我笑笑,没有说话;妈妈说,家里的鸡鸭有几只不生蛋了,这两天把它们杀了给你补补,看你最近脸色不太好;我点点头,也没有说话;爸爸说,不要和他说了,让他自己安静会儿。我说:没什么的,老爸,真的,没什么。接下来的时间,我这段时间尽量陪着母亲多做家务。几天时间转眼过去,七月七号就到公司报到了,在家也只呆了几天。

下了长途汽车,坐上了去公司的出租。司机一看就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了,就问,是到公司报到吧?

我没说话

司机说,毕业了?第一次工作很兴奋吧?

我还是不说话。

司机终于也不说话了。

到公司了。报到——培训——领导讲话:为了培养你们的毅力和执行力,公司决定让你们到车间锻炼。在这个期间,你们和其他工人没有任何区别。公司将根据你们在车间的表现给你们定岗,你们表现的好,可以早定,不好的话,就只能留车间了……

就这样,我成了生产线的一名普通工人。


(二)我成了一名普通工人

回家了,爷爷说,在家多呆几天,菜地里那么多的果蔬,你不帮着吃,就吃不完了。我笑笑,没有说话;妈妈说,家里的鸡鸭有几只不生蛋了,这两天把它们杀了给你补补,看你最近脸色不太好;我点点头,也没有说话;爸爸说,不要和他说了,让他自己安静会儿。我说:没什么的,老爸,真的,没什么。接下来的时间,我这段时间尽量陪着母亲多做家务。几天时间转眼过去,七月七号就到公司报到了,在家也只呆了几天。

下了长途汽车,坐上了去公司的出租。司机一看就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了,就问,是到公司报到吧?

我没说话

司机说,毕业了?第一次工作很兴奋吧?

我还是不说话。

司机终于也不说话了。

到公司了。报到——培训——领导讲话:为了培养你们的毅力和执行力,公司决定让你们到车间锻炼。在这个期间,你们和其他工人没有任何区别。公司将根据你们在车间的表现给你们定岗,你们表现的好,可以早定,不好的话,就只能留车间了……

就这样,我成了生产线的一名普通工人


在车间里,我负责的是插线以及上螺钉。每天早上八点半上班,一直做到晚上七点,有时因为任务重,会加班到深夜十一点(当然中午和晚上各有一个小时吃饭)。但是即使是时间这么忙,我还是没有放弃学习,每天我七点以前起床,看半小时书;深夜回到那拥挤的八人间,我支着手电在被窝里看到进入梦乡。每天一起床,我就对自己说:在孤立无援的时候,如果不自救,那就只有等死了。

我在车间的时候,坚持了解集团的各种招聘。终于在进入车间的第三十三天,我了解到:集团总部的一个部门招管理培训生,面向每个员工。我意识到:自己苦觅的机会终于来了,总部这个职位我志在必得。这个部是董事长直管的,是集团的权力机关;集团辖多家上市公司,数十个子公司,员工达十万人。由于地位高,待遇好,很多人都梦想进这个部门,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当然这个部门对员工的要求也相当高,要么是多年的管理经验,要么是有许多证书。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投了简历,我去投的时候,在人事部外边排了很久的队。遇到几个一起进公司的同事,他们问我:你也来投了?!言语中带着揶揄。的确,以我刚进公司那段时间的表现,没有人会相信我(一个说话都结巴的人)能进这个部门。进过简历筛选,我进入了笔试;之后,我得到了面试。面试那天,三个面试官在我面前询问我。不知是紧张,是长期的压抑,还是长期服药的后遗,反正我当时表现极差。面试官让我自我介绍,我居然只说了三句:我叫某某,毕业于某大学某专业;就这么多,你们想了解什么,直接问我嘛。

面试官相互交换了眼色,其中一个就说:好吧,你的情况我们会认真考虑,你可以走了,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的。就这样,我不得不离开了面试室。当我走到电梯口时,我突然意识到,我不能这样放弃了。于是我转身返回。在面试室外等着,一直等到面试结束。面试官们正准备走,我进去了,说:我希望你们再给我个机会,我想和你们重新谈谈。他们又交换了眼色,一个点点头,另一个就说:好吧。

这次我没有紧张,也没有结巴,一口气把自己在大学四年的学习情况,获奖情况,实践情况,对集团的发展情况,自己对这个职位的理解……说了个遍。面试官不时地点头,有时甚至很惊讶,他们说:你怎么这么了解我们公司。你说的一些是我们的内部机密呀,年轻人,不简单呀。

后来,他们给我留了电话,临走时,还同我握了握手。

我意识到自己终于可以重见阳光了。

第二天,我得到通知,我的档案已经转到这个部;从此,我就告别车间了。

培训了一个礼拜左右的时间,我们就出差了。我们被派往集团在外边的子公司以及其他驻外机构,代表董事会检查他们的工作情况。

到目前为止,已经先后去过北京、天津、河北、太原、新疆……目前正在西安。趁着还比较闲的时候,把这些记忆的碎片记录了下来,以纪念我毕业前后的那段日子。如果能顺便对大家有所帮助,那我就喜出望外了。

(全文完) 以后有时间我会记录自己对到过城市的感受,名字暂时叫:跟着海参游中国。不仅如此,我还将自己拍的一些民俗风情,传到网上,以飨读者。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