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十字路口的宽度和边上的建筑残留物看来这本是一个闹市区,不过现在这些建筑只剩下还在冒烟的断壁和扭曲的钢筋。红绿灯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只有一个垃圾筒还顽强的屹立着,神奇的丝毫无损。路口中心刚好有个一人深的弹坑,边上散布着几量还在燃烧的汽车,当然说是汽车残骸更加准确,阿三看来一切好像都在冒烟,连那些零零散散的看起来象人体部件的焦黑东西也在冒烟。阿三和9527现在正缩在路口一个不起眼的墙角里,向弹坑方向再走几步躺着班长老高,已经死了,子弹从头盔穿入,白色的红色的黏稠物体流了一地。

阿三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开始时吐了几次就习惯了。出发时13个生龙活虎的兄弟现在只剩阿三和9527缩在这个墙角,躲在这个城市里的狙击手就象黑白无常,夺走了一个又一个兄弟的性命,认识的和不认识的,这次轮到老高,下一个是谁呢?“如果兄弟们都挂了以后就没人知道老子这个恶心的外号了。”阿三忽然有些恶意的看了看9527的脑袋满脸的猥琐。不停的试图探查狙击手位置的9527忽然感到一阵恶寒,回头看了看满脸贼笑的阿三“你小子打什么坏主意?”“没!没!”“哼哼!”“知道那混蛋位置没有?”“那边三楼第5个窗户后面。”阿三挪到外面,小心的探了下头又马上缩了回来,一颗子弹呼啸着从阿三头盔上擦过,阿三感到背后腾起一股热意“妈的刺激!9527你掩护,老子干掉这王八蛋。”9527朝阿三点点头,摘下头盔用工兵铲顶着慢慢的伸了出去“乓”头盔跳了起来,那家伙果然上了当,9527扑了出去对着对面那个夺命的窗子就是一通扫射,打的墙上的火星直冒,阿三猫一样串了出去对着窗子发了颗榴弹,顺势串到对面墙根下滑倒,窗子里轰的一声,各种碎片和着火光喷了出来,9527蛮不在乎的走了出来,嘴里还叼了跟烟。撕下老高的身份标志,9527又拿下烟朝老高拜了拜,把烟放在老高前面,用几块碎水泥块夹住“阿三,我要是死了也给我放根,不,多放根,抽惯了怕上路不方便。”阿三已经把老高的弹药都拿了出来,胡乱的塞在口袋里,又拿起老高的自动步枪背在肩上。顺手给了9527一个弹夹,阿三淡淡的说“行,兄弟一句话。不过,还说不准谁给谁点。”9527接过弹夹摇摇头,笑笑。

拐出一个墙角,两伙人忽然撞到了一起,几乎同时迅速的把枪口对准了对方,同时大喝一声“口令!”大家看到己方的打扮都松了口气,然后很有默契的答到“f u c k”然后大家都把枪收了起来很默契的相互挤了挤眼“小日本”阿三由衷觉得设计口令的家伙绝对是个天才——简单明了不容易瞢。

新来的三个人是混成军种:带头的家伙是排长吴正国,江苏人,人称竹竿排长,高高瘦瘦的小伙子,不大说话,国防大学毕业,小李子全名李磊,安徽的小伙子,出人意料的白净,看起来挺害羞,这两个家伙是今天凌晨的时候从天上跳到横滨的,不过快落地时两人运气好,遇到大风,结果掉到出发阵地的相反方向去了。另外一个矮矮瘦瘦的家伙是陆航的华闻,人称华仔,在黑鹰上做机枪手,跟老高、9527和阿三是老乡——浙江人,出发前一个基地,阿三在当时还被这小子灌过酒,也算老相识,说起这小子出现在这里也是一件比较传奇的事情:早上这小子任务是火力支援,返航的时候这小子迷糊的掉了下来,刚好掉一个水塘里——没事,这小子不会游泳,刚好碰到路过的背运2人组,很运气的被捞了起来,说起来这小子也是福星,这三个人一路招摇过市过了几个小时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不过华仔拿这个事情出来炫耀的时候总是被无情打击:你小子长的猥琐象鬼子。某人往往恶心的摆个poss,叹口气:人长的帅,容易被妒嫉,没办法。紧接下来就意正严词的说: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许侮辱我是鬼子,人怎么能跟畜生比。而后又严肃的摇摇头:不对不对,不能这么侮辱畜生,啊米豆腐。每每如此阿三和9527总是觉得自己不该说是这家伙老乡。

几个人分析了下,竹竿排长的任务是到达集结点,就地由西向东攻占市中心并且坚守到发动总攻击。阿三的任务是由东向西清扫外围卫星城,中午12:00前在大阪市区东外围丙集结点集结。所以竹竿就降级成了代理班长,部5人大军前去丙集结点集结。恶心男什么任务?对不起民主集中制,某男欲哭无泪。现在是上午9:40分,还有两个小时20分钟,时间应该绰绰有余。阿三看到恶心男还拿着鬼子的步枪,把老高的枪递了过去,“老高的,老高是好样的。”华闻出人意料的没有废话,只是默默的接过枪。9527狠狠的把烟蒂弹在路上,递给华闻两个弹夹“老高的帐也算我一份。”“人人有份。”华闻接过弹夹恨恨的拉了下枪栓。





发表评论共3条评论,第1页/共1页 上一页下一页

引用 删除 1楼 冥河游魂

评论时间: 2006年10月4日 0时7分

“他们是平民。”竹竿排长推开华闻的枪,挡在华闻和老人中间,怒视着华闻,一字一句的说:“我们是军人。”华闻的嗤笑了一声,推开挡在前面的人,把背上的那支日本步枪丢在老人前面,“拿起枪!”老人有些恐惧的看着眼前的几个军人,华闻的脸变的狰狞起来,用英文重复了一遍:“Get up the ****ing gun!”橱柜的门忽然打开了,竹竿紧张的把枪对准了出来的人,很快竹竿又把枪放下了,出来的是个年轻女人,一把抱住华闻的腿,用纯正的中文哭喊:“求求你们别杀我公公”她腾出一只手指指自己“我是中国人,中国,上海。”

华闻一脚把女人揣开,用枪指着橱柜,意识阿三上去看看,果然阿三又拎出一个5、6岁的小孩,小孩又哭又喊:“滚开,支那猪,放开我!”小孩被扔在地上后死死的抱住母亲,母亲紧紧的把孩子护在怀里,用日语大声呵斥着什么,华闻的脸色很难看,指着三个人一字一顿的对吴正国说道:“妈的,你是不是要说他儿子在英勇的抵抗我们无耻的侵略?他媳妇代表了中日友好?他妈的这小崽子未来是他妈的抗中英雄?”女人尖叫起来:“我有中国国籍,你们是在谋杀,你们违反战争法,你们违反国际条约,我是*****律系的,你们敢动我家人试试。”吴正国铁青着脸走了出去,忽然回头“我下命令叫你们进来搜查,我怀疑别墅里有狙击手。”阿三看了看地上的步枪接口道:“发现里面有人持有武器躲入地下室。”“喊话无效果为了避免人员伤亡在地下室扔了科手雷。”小李子笑笑走了出去,女人已经面如死灰。华闻看着女人抓起地上的枪疯狂的朝自己扣动扳机,冷冷的留下一句:“你!不是中国人,也不配做中国人。”几人身后地下室一阵闷响。


引用 删除 2楼 冥河游魂

评论时间: 2006年10月4日 1时35分

13:00东部攻击集团的炮群开始怒吼,城市再次陷入烈火中,大地在战争机器面前颤抖着,浓烟遮蔽了整个天空。13:10攻击机群开始朝城市倾泻着他们的怒火,无数的火箭弹、空对地导弹甚至机炮,增加着城市的浓烟,13:30天空中出现近百架武直15(蜂鸟),无数步兵随着重型坦克T-2005(霸王龙)开始突入这座城市。虽然暴露炮群位置就意味着被摧毁,但日本人无法选择,只能动用残存的火炮延滞中国人的进攻。天空中传来的异样声音,“火箭炮!”士兵整齐的扑到地上,火箭弹在中国军队的冲锋队列中炸开,李磊抖了抖身上的灰尘,起身猫着腰跟上前面的战车,地上四处散落着残缺不全的人体部件,耳边想起凄厉的惨叫,李磊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前面的霸王龙战车炮塔上还挂着一条模糊的人腿,害怕?这种情况下人类最原始的血性已经被激发了,李磊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渴望看见鲜血——日本人的,李磊狰狞的舔了下嘴唇,加快了步伐。

“妈的!”李磊恨恨的看着前面的暗堡,这里已经倒下十多个兄弟了,由于地堡内有大口径反坦克炮,甚至前面还报废了一辆霸王龙。不可否认鬼子的工程质量的确过关,5分钟里华闻他们尝试了所有办法还是无法拔掉这个钉子。李磊现在只能期待的看着吴正国,吴正国的脸色变了几变狠很的把帽子摔到地上,吼到:他妈的给老子机枪掩护,老子抱炸药包上去干他狗日的!吴正国正要上去就被人拉住了,9527叼着烟:代理排长,你上去这里又没有老大了,我们排总不能落个克排长的名声。机枪响起来的时候9527已经上去了:阿三华仔帮我给老头老老头带个信,我没有丢他们脸。两个混蛋清明记得给老子烧烟!9527离暗堡30米的时候就被机枪打中了,整个人象被无形的手推了一把,弹头高速穿过他的身体带起两蓬巨大的血花,“9527你这个混蛋!”阿三刚冲出去就被打中了,胸口绽开了一朵鲜艳的血花——鲜红的血花。阿三!李磊第一个念头是把阿三拉回来,不过有人比他更快,华闻的运气的确不错,成功的把阿三拉了回来居然没有被子弹打中,华闻抱着阿三哭喊着阿三的名字,推开围上来的李磊和其他人胡乱的把止血粉撒在阿三的胸口,妈的你小子还欠我10块钱,他妈的你死了老子找谁要。阿三的血汹涌而出,马上冲开了止血粉,华闻嘟囔着:你他妈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不停的给阿三倒着止血粉。华闻忽然把阿三放下,擦了下眼泪,手足无措的翻着口袋,忽然想起了什么,从袋子里翻出一袋泥土倒上止血粉,用水和湿了捂在阿三胸口,又抹了把眼泪脸上都是血和泥土:土地公,要是阿三活了我年年给你上香,年年给你磕头。或许是华闻的祈祷起效了,也许是阿三命硬,也有可能是阿三祖坟冒青烟,反正李强看到阿三的血止住了,李强马上给阿三打上绷带。华闻这个时候又冲过去拿阿三的爆破筒:奶奶的,老子这就去找小日本给你报仇。“老子跟你拼了~~轰!”华闻呆呆的站着、李强呆住了、吴正国也呆住了、战士们也呆住了,长长的30米血迹拖在地堡前面,鲜血染红了整个路面,甚至还有一段肠子。吴正国冲上去朝着华闻就是一巴掌,他妈的你发什么呆,想让9527白死吗?李强一摸眼泪:妈的弟兄们上!向来军容严整的国防大学高才生吴正国领口撕开了,提着枪红着眼睛吼:他妈的跟老子上!老子不要俘虏!

战后军方对基层军官下类似的命令进行过调查,不过答案基本上是一致的,总结如下:1.战士:当时我耳朵被炮火震聋了。调查人员:部队列装的防炮耳塞呢?战士:丢了。调查人员:……2.战士:绝对没有,我们是人民军队,人民军队爱人民嘛~怎么会有这种命令,我从来没有听过,绝对是诬蔑。调查人员:那为什么没有俘虏。战士:这个……平心而论日本军人还是非常英勇的,宁死不降这一点上做的非常好。调查人员:·¥¥#……%¥%……—%¥……3.战士:你的证件。调查人员:……给你看。战士:不象啊?弟兄们看看!调查人员: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我先走了……


引用 删除 3楼 冥河游魂

评论时间: 2006年10月4日 2时10分

北京某军区大院来了一位陌生的军人,一位年轻的四级士官。大院里的人们一眼就能看出这个脸上还挂着硝烟痕迹的士兵是刚从太平洋特别行政区归来的,士兵的敬礼无论是将官还是校官都迅速对这位士兵还礼,真正的军人之间的敬礼。“请问知道陈飞同志的家吗?”“陈飞?哦!你是说**军区陈司令的孙子啊!唉,听说这孩子,可惜了!”华闻一楞,想不到9527居然是军区司令的孙子,那么当时陈飞所在**师的师长不是陈飞父亲吗?“小伙子,是陈飞战友吧?陈将军家在11栋东单元301室”老人叹着气走了。

走进一间幢80年代的普通宿舍楼,华闻找到了301室。开门的中年少将,居然是就是师长陈国强,华闻马上一个敬礼:“陈师长!”少将还礼!“报告师长!我是**师陆航第*大队战士华闻,”士官的声音开始低了起来,“战友陈飞委托我来看望他父母。”“哦!快请进,快请进。既然是看望战友父母就不要用军队里的礼节了,叫声陈叔叔就行了。”陈国强微笑着把满脸尴尬的士官拉了进去。房间的陈设简单整洁,华闻有种回到军营的感觉。“是小飞的战友来了,年轻人以后要多来看看我们老头子啊,哈哈!”年逾60的陈司令笑着从里间走出来“年轻人不要拘束,坐!”华闻的眼泪顿时流了出来:“陈飞说,他没有给老头和老老头丢脸!”士官流着泪给两位将军敬礼,将军回礼——真正军人之间的敬礼……

“阿三!你他妈不会去死啊!我房间怎么被你搞这么乱!”李磊贱笑着说:“什么时候有人还哭着不让某人死啊!”“欠扁!”“妈的你怎么打到我了!小子反了殴打军官!”“军官!”三人同时贱笑着看着某人,某人顿时生出不详的预感。军营号外!**师某陆航大队宿舍内**军某英雄团团长吴某被三个士官殴打。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