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学外语系教授颜元叔的肺腑之言

央央华夏 收藏 5 884
导读:台湾大学外语系教授颜元叔的肺腑之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篇文章是台湾大学外语系教授颜元叔1991年发表在《海峡评论》上的一篇文章!



如何看待当代的中国?请耐心聆听这位可敬的台湾教授的心声,你的心中会涌动一股澎湃的、令人激动和温暖的热流,那就是每一位华人心中最真挚的感情─我的中国心!

不容洋奴座上宾

两年前读到王晓波兄痛斥索拉兹与台湾「索奴」的文章,读得我老纵横;今天读何新先生的大文,痛陈我中国之立场,也读得我泫然下。我是不会为「凄凄惨惨」流的,更不会为「星星心心」流—父母86高龄寿终正寝,我亦流不多—唯独为中国的命运,为中国的近代史,为中国当前的挣扎、奋斗与成就,我有流不完的悲痛,流不完的兴奋!信不信,我为亚运183块金牌,也情不自己地流—无他,别无他因,只因为我们中国太需要成就,太需要出人头地的成就!「驱除鞑虏」已往矣—大家都是中国人了一一惟独「振兴中华」,则「同志仍须努力」!而40年来的中国,虽说走了一些弯路,但是除非是汉奸、除非是洋奴、除非是鲜廉寡的「烂香蕉」(这包括那众多的心灵被西方殖民的华人知识分子在内),才会说40年大陆还在原地踏步,甚至倒退,说长江变成黄河(这是我的一位已入美籍的高中老同学亲口对我说的,而他既未去过黄河,也未去过长江),说黄河变成「黄黄河」(而事实上「黄河的水变色了」—见年前台湾某报「大陆新闻」),说漓江变成一条泥水沟(去过漓江的千万台胞,是吗?)!老兄,你依在美人篱下睁开瞎眼说瞎话,你完全背离事实,完全盲目于真相(他哪里都没去过,只去过昆明)!地球只有一个,中国只有一个,你这么糟蹋你自己的祖国,你究竟是「人」还是「狗华人」?(我当即把这个来访的老同学—老汉奸!—赶出我家!真的赶出去。我家不容洋奴为座上宾!)

打开天窗说亮话,中国的前途不在台湾(什么叫做「台湾经验」?可笑!),中国的前途不在港澳(殖民地岂是民族复兴基地!但大陆一民运人士竟然认为「中国被殖民才能现代化」,疯子!不过他已自称「疯狗」!)不在海外华人,不在舔洋人后跟的学运民运小丑,中国的前途在中国大陆,在那11亿心含「鸦片战争」之,心含「八年抗战」之恨的中国人身上!他们衣衫褴褛地制造出原子弹、氢弹、中子弹,他们蹲茅坑劫射出长征火箭,他们以捏泥巴的双手举破世界纪录,他们磨破屁股包办12面亚运划船金牌,他们重建唐山而成联合国颁奖为世界模范市……同胞们,他们为的是什么?没有别的:他们爱此「中华」,他们不能让「中华」再陨落!

为什么美国人那么爱美国,为什么日本人那么爱日本,为什么有些中国人就不爱中国?走向「世界公民」(可笑的痴梦!)的美籍華裔「爛香蕉」,你們說說看,爲什麼中國人不能愛中國而被視爲「沙」!要爱中国,不再只是口号,不再只是情绪,而是要像大陆40年,苦心孤诣胼手胝足,不仅流汗甚至流血地干,干,干!把大庆油田打出来,把北大荒垦出来,把葛洲坝拦江筑起来……难以屈指的各种建设,无数的建设,把中国建设起来一一这才是爱中国!而中国已经被热爱了40年;她将继续被热爱,被那群建国者,真正的建国者,所热爱!(我手边这部大陆编《新英汉辞典》,这部大陆版《辞源》,编得如此周全,印制如此精致,细小的铅字用放大镜看都划划清晰,而且从来没有看到一个错字:我为他们的心血表现而发抖!我们可以把这两部辞书掷在以精致称着的日本人的辞书之侧,而开始不觉愧色—而我们台湾,40年来,哪部英汉辞典不是翻译剪贴自日作!惭愧哪,台湾经验!)

一辈子吃两辈子苦的拼搏

大陆上的人说,他们一辈子吃了两辈子的苦。痛心的话,悲痛的话,劫也是令人肃然起敬的话。试问:不是一辈子吃两辈子的苦,一辈子怎得两辈子甚至三辈子四辈子的成就?何新先生说,90年前中国落后西方百年,40年后还落后10年20年(基础科学若干部门已与西方比肩,甚至超前!),这不是一辈子吃两辈子苦的成就么?40年前中国参加奥运亦总是扛着零蛋四,见年后中国的奥运成绩虽未称霸世界,劫已称霸亚洲。谁敢说中国人是「东亚病夫」!(1991澳洲世界游泳锦赛,中国得金牌八面,突破中国人,乃至亚洲人,从未得游泳世界金牌的纪录!且一举夺得四面。另四面为跳水金牌,六得其四,跳水金牌早已为中国包办。壮哉!中国人!)这就是「吃两辈子苦」的成就!我的老同学傅孝先留在大陆的姐姐,搞化学研究的高级科学家,52岁就死了,是活活地给研究工作累死的!累死,多值得的死!她不累死,千千万万的她与他不累死,中国科学怎么迎头赶上西方!怎么出人头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建设文明文化也是要死人的—尤其是要「超英赶美」搞建设;而不「超英赶美」,永远跟在英美之后吃英美屁,中华怎么振兴,中国怎么出头!

所以,40年来,中国大陆是「炼狱」。什么是「炼狱」?就是经过火的洗礼,能够升人天堂。中国过去40年的苦难,是「炼狱」的苦难,是有提升功能的苦难,是有建设性的苦难,是追求成就的苦难—就像你要考上台大而一年不看电影的苦难程度不同,性质则一。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苦出头来的中国人,如今在人类中已经崭露头角了。所以,40年的苦难不是负面的、消极的、毁灭性的;它是中国的大蜕变—政治蜕变、社会蜕变到精神蜕变(现在的中国人不再是「差不多先生」,而是竞泳则争半掌之长,射卫星则出从不出毛病的「精准先生」)。而我们在台湾,侥幸而不侥幸地躲过了这场「炼狱」的煎熬,40年隔岸观火躲过了这场火之洗礼。就个人的福利言,我们是幸运者;就重建民族国家的责任言,我们是十足的逃兵!我们就像肢体残障者站在路边,看着一队队的男女好汉走上战场,看着他们她们的尸体被回来,或者看着她们他们流血呻吟地爬回来,裹好创伤又冲上去—而我们呢,隔岸观火;而他们呢?他们拼搏,他们打仗,他们打的是我们的仗,打的是150年来的民族复兴之仗,打的是为全体中国人争一口气的仗!而我们呢,我们还在讪笑他们的所没有门,讪笑他们的所得低,甚至视他们为仇敌!我们究竟是什么一群没有良心的市侩,一群没有人性的畜牲?

「中国之光」中国人共享

然而,一个民族国家的羞辱,像雾一般落下来,无可取舍,你非承受不可。(就算你人了美国籍,认同美国,为美国去中东对海湾作美帝侵略之战;你若战死,你的讣告中仍然是「美籍华人」,而不会像别人一样,「美籍美人」!何必骗自己啊,昨日今日以及今后的三、五万日,民族主义还是当令的食品,不认同自己的民族只有做异族之奴!)同理,一个民族国家的荣誉,也无可取舍,它会像太阳一样,你非被照射到不可。中国今后的光荣—苦尽甘来的光荣—你是无法拒绝而非接受一份不可,连反中国的中国人也将同浴于中国的光辉中!这就是说,我们在台湾的中国人—管你是台独、独台、或统派、或无党无派—一旦生为中国人,今后你将分得一份「中国之光」—虽然我们没有为这「中国之光」之诞生做出什么贡献;无功受禄,我们实在太侥幸!侥幸之余,我们至少要「吃果子拜树头」吧—总不能吃了果子,又对那棵树冷嘲热讽或视之为敌吧。这是什么样的一种肥心症,象皮病!

中国的问题很复杂,其实也很简单,简单得只一个字:于,干,干!多加三个字:苦干,实干,硬干。因为中国缺乏的就是成就,要成就只有干。干,说来容易做来难。个人想干,个人有惰性;团体想干,团体会涣散。这时候,你自己摆脱不了惰性,就得有人鞭答你;团体反侧于涣散,就得有人严加管束。其实,就像你考大学,你自己督促不了自己,就得有师长有父母在后面鞭策—甚至补习班鞭策也是应该,假使你想考上大学—而考上大学就是一切!就中国言,建设国家就是一切!于是,在中国的问题上,你就知道为什么有集体主义之必要,社会主义之必要,权威专制之必要!

当然,假使中国有二万年的悠闲时间来完成她的现代化,那么一切慢慢来,随各人今天做一点明天做一点,一万年做不成,十万年总可以做成吧。可是,中国原已落后,而这是一个竞争白热化的世界,我们哪能悠闲,哪能慢慢地slow boat to China!我们不仅要快,而且比别人快;不快不足以竞争,不比人快不足以超前—至少迎头赶上。这就更显出专制、集体、极权之必要!因为,只有这种精神,这种体制,才能团结一切的人,团结一切的意志,一切的力量,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处处攻关,力成大业。就算是西方人笑讽中国人是「蓝蚂蚁」:我们为建国劫必须做「蓝蚂蚁」,必须是千千万万的蓝蚂蚁,像蚂蚁一般单纯一致,才能造就出比我们个人大千千万万倍的大堤坝。再造中华,必须是每个人捐弃一己之见,乃至捐弃一己之身,为的是中国这大堤坝之建成。要讲求个人意志,要讲求个人欲望,个人利害,必然是蚁群四下溃散,永远建不成任何东西!而中国就是要建设,要成就—中国要改写《大英百科全书》—君不见现在「大英」的文明文化榜上中国有几人!

自中国近代史中解放

就是为什么,为历史上此刻的中国,我胆敢高呼:反民主!反自由!反西方民主!反西方自由!抽象地说,自由民主绝非绝对之善;而落实在历史的流程中,对此时此地的中国,它们是相对之「恶」!因为,自由只会使中国涣散,民主只会使中国崩溃。有人也许会讥诮:中国人为何如此可怜,竟然承受不了自由民主之「福」!我要反问以这种西方价值为人生价值的人:自由有什么了不起!民主又好在哪里!日本、德国如今又称雄,是它们的民主自由超过英、美?英国如今衰微了,是它的自由衰微?民主衰微?美国今日超强,是它的自由超强?民主超强?而美国的自由民主扩散开来,正好??的自由,台湾怎么变成美的垃圾场!「鸦片战争」还不是一个君主立宪笃信基督的英国做出来的「撒旦之战」!而最重要的关键是:这些东西对中国有什么好处?这些东西能帮助中国达成中国的历史目标?曾经有学生问我:老师,中国民主重要还是强大重要?我说:废话,当然强大重要。中国若不强大,而中国自由民主了,中国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保证中国不还是清末民初的中国,不是次殖民地的中国,不是「华人与狗不准入内」的中国!所以,中国人必须以一条裤带束紧千万亿腰于,中国人才得解放—自中国近代史中解放!自列强的囹圄桎梏中解放!

西方人是充分了解这11亿「蓝蚂蚁」的可怕,这11亿众志成城的「蓝蚂蚁」的可怕,于是他们用「自由民主」的口号,企图分化我们,打散我们,划割我们,制造我们的内在矛盾,让我们自己互相抵消—因为,拿破仑早已叮咛他们,「让这条龙睡吧,他一醒来,西方世界就麻烦了。」可憐可鄙亦可悲那些學運民運小蠢才,連這點簡單道理都油蒙心看不透,一味地接受西方價值,試圖分裂中國,爲西方的終極利益服務……讓西方繼續爲世界之主,中國爲奴—而尚自以爲是爲了「愛中國」。我告诉你们:当西方人对你翘起拇指叫「好」时,你已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卖国贼!除了你们这一小撮牛油蒙心的小丑之外,天下任何聪明人都深知「人不自私,天诛地灭」;而为国自私,更是西方帝国主义的当行本色—美国人更是如此。(某教授说:「美国大众传播是美国利益之文化手肩。」—信哉斯言!而美国大传诸君子女士时时自诩为超然的自由派!欺己欺世!)世界已被西方帝国主义dondnate二三百年,洋奴们,心头被殖民的洋奴们,香港的「英奴」们,难道你们的「婢妾惰性」如此深重,如此安于为奴现况(whatever is risht?),不也想换换主子,让中国人骑在世界之屋脊上!?

为中国伸冤,为中国宣告

何新先生拿那个日本教授作谈话的靶子(东洋亦是中国之敌),长江大河似地滔滔不绝,他所谈的细目有些专门得超过我的门外汉了解,但是他的大意,是为中国辩护,是为中国伸冤,是为中国宣告,总的而言,正如他自己所说:一切就是为了「爱中国」。他的这个基本立场,赢得我最深的敬佩,最大的认同。从纵的历史上看,从横的国与国的相对关系上看,中国的未来必能使「爱中国」的中国人,不再是孤臣孽子式的悲剧人物;「爱中国」的人,中国的命运必会使他们变成崇高的喜剧人物。说真的,经过150年的衰微,中国还会继续衰微?经过40年火浴的中国,已经走上复兴之路,除非是山崩地裂,这条路中国一定会继续走下去!中国已经强大,明日的中国若不更强大,那么天就不成其为天理了。反省我的爱国情操,似乎浓得近乎疯狂;其实,我只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是一个识时务的人而已。历史大趋势这么明明白白地摆在面前,我跟着它走,实在只是大潮流的跟屁虫。但是,我乐于做这么个小虫子,因为今后中国的这个历史命运之完成将正是我一生梦想之实现。我如今是每天喜悠悠看着中国把世界金牌一块块摘下!

台湾大学外文系教授颜元叔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