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不文明"形象的根子在哪儿? 转

caoyaohui 收藏 4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人,便后请冲水”,“请安静”,“请不要随地吐痰”……这种仅以简体中文标出的警示牌,正在中国人出境游的主要目的地国——法国、德国、日本、泰国、新加坡等地频现。当大批游客成为中国的最新出口品时,“中国人”却成了不文明、粗鲁的代名词。


乱丢垃圾,坐公交车抢座,排队加塞,大庭广众脱鞋脱袜、赤膊袒胸,吃自助餐多拿多占,遇有纠纷恶语相向……9月22日,中央文明办和国家旅游局公布了从网上征集的10类“中国公民出国(境)旅游常见不文明行为”,以上行为全部榜上有名。


不可否认,以上描绘的确实是部分“丑陋的中国人”的形象,专家概括为“缺乏公共空间的基本礼貌”,可专家们却没有给出 “丑陋的中国人”产生的原因,或者将之归因于传统时代小孩穿“开裆裤”和国人对婴儿排泄习惯的训练太过随便,不能不说有点失之浅陋甚至滑稽可笑。


“丑陋的中国人”的产生确有其深层的文化根源,那么,这文化的根子是什么呢?


在这些不文明行为中,有一些如果放到私人场合,算不得什么不文明,如脱鞋脱袜、赤膊袒胸、打咳放屁之类,但大多数却是在私人场合并不会发生,只有在公共空间才会发生的行为,如一个在公共场所随地吐痰的人,到了自己的家里往往并不会随地吐痰,恐怕很少中国人在自己家里会便后不冲水的,故要挖“丑陋的中国人”的根,应该从后一种行为中入手。


我们中国人对于公共空间缺乏责任感,因为在国人看来,公共空间姓“公”,并不属于自己,也就不必为它担什么责任。


在1892年出版的《中国人的素质》一书里,美国传教士明恩溥以中国道路的荒废状况为例,谈及中国人缺乏公共精神时说:


“所有的人都认为,只要自己的个人财产不受损失,就不必去关心或者没有责任去关心公共财产,事实上,道路等属于公众,这样的概念,中国人心里根本就没有。‘江山’(即这个帝国)属于当今皇上,他能拥有多久就多久。道路也是皇上的,一切与道路有关的事都让皇上去操心好了。”


在这段话里面,隐隐透露出国人之所以缺乏公共精神的原因,即在封建专制的社会文化语境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江山”是皇上的私产,平头老百姓不必同时也无权去过问——没有所有权,自然也就没有责任。另一方面,封建专制下中国政府在本质上是一个家长制的政府,所要求的是臣民的顺从听命;专制冻结与扼杀了一切自由的思想,驯服的臣民们只是按着来自国家、家族或社会的各种指令来安排自己的生活,以至于无法形成独立自主的个体意识——不能自主,自然也就不能形成责任感。


专制权力与民众的生存智慧博弈的结果,便是形成了被美国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称为“耻感文化”的东西。“耻感文化”主导的民众的行为往往受制于外部的强制力,即是迫于外在环境的压力,而不是出于他们内心的自觉,因为他们没有形成强有力的内在的自我约束机制。在王尔德的小说《道连·葛雷的画像》里,当作恶多端、劣迹斑斑的道连看到自己画像的丑恶时,连自己都觉得可憎,为了获得安宁,他抓起了刀,向画像刺去,然而,他却杀死了他自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副画像,便是他的良心——因为作恶,他受到了无所不在的来自他内心的罪恶感的追捕。而专制文化下的中国人最缺少的,就是这种由自省而来的罪恶感的制约,因此看不到自身的丑陋面目。


显然,中国人的缺乏公共精神的深层的文化根源是“公民权力的缺失”以及由此而产生的“耻感文化”,以至于不能对公共空间产生认同感,故要改变国人“不文明”的形象自然得从以下两方面着手:其一,加强外部的制约力量,使不文明行为付出高昂的成本;其二,加强公民教育,使个体成为自由思想的独立的主体——“人”,以增强个体的自律与对公共空间的所有权的认同感。除此之外,我想,恐怕开不出更好的药方了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