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的大学

英武俊士 收藏 6 291
导读:论中国的大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曾说过,“大学非谓有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然而时至今日,中国的大学偏偏向大楼大学发展而去,并且有铺天盖地滚滚洪水之势。大师全国寥寥无几,留洋博士倒是不计其数,有大师之谓恐怕屈指可数,很是悲哀。

君不见,昨日师专今日变为某某师范大学;昨日某某学院,今日某某大学,大有设尽世界所有专业招尽世界所有学生占尽世界所有土地之势,大学就是像公园一样多栽种些家花野草,把农民耕地圈为校舍,然后坑蒙拐骗般地招来人员,就成了大学。

政府美其名曰发展大众教育,普及大学教育,然而有几个人真正上过大学?不错,你有文凭,你在那个分布着钢筋混泥土建筑的花园式的围墙栅栏里呆过几年,但我何尝不能说你在这里旅游了些日子呢?你也许极力争辩说你有每天上课,去图书馆,看书应考等,但是同志,旅游也不是白白浪费钱的!“一日看尽长安花”也是有所收获的。况且禁锢在一个地方,与某些腐败分子“双规”并没有很大区别,只不过前者天经地义,甚至有些学生至今还有“天之骄子”的高贵神态。

大学何谓大师?是某些所谓博导、硕导,还是某些沾沾自喜在学生面前指手画脚的教师?滚吧,连小师都难符其实怎么配得上大师?然而,中国的大学正在被上述群体掌控着。他们混上了“教授”的头衔就高雅起来,不屑与学生打交道,也就非博士生硕士生不带,甚至不屑与同事为伍。他们拿着5、6位数字的年薪置洋楼购轿车甚至不忘体验改革带来的性开放。大学里的行政人员更是不可一世,大有视学生如草芥,把工作当劳改判刑之“坦荡”情怀。而统管芸芸众学子的后勤部门更是奉“要想发,学生头上刮”为人生座右铭,一个个赚得肚圆肠肥,不亦乐乎。

中国的大学成了职校。读大学是为了毕业后找工作,其实是很荒谬的。但是某些教育家振振有辞--“这是提高个人素质潜力的途径。”多数人也极力想走进那扇门看看大学镀镀金银铜铁,于是成千上万的高三学生通过考试争先恐后地涌入大学,于是这里就人满为患。

如果有了学生才有大学,那么学生真的是大学的主人翁了。然而事实上有哪个学生有主人翁的感觉?如果有,那么他/她不是本校校长的儿子女儿,就是某位大“公仆”的公子千金了。大学正成为牧羊地,而那些行政者正是牧羊人。学生有一定的自由,可以在这块地上吃喝拉撒,追风逐浪,但是如果你想超过这个界限,那么牧羊人的鞭子便迎头而来。事实上这个农场并不为牧羊人所有,他只是受人之托,一边收钱,一边受托放牧。等到期限一到,如有雇主不满意,或者改姓“赖”,或者注水增加羊的重量,岂不妙哉?

若论大师,总觉得是抬高人。那些教师在课堂或照本宣科依葫芦画瓢,或轻描淡写任由学生活动,或描叙自己的过去辉煌历史引学生一阵赞羡,或者敷衍几句待到铃声大作便脚底抹油另行兼职。中国加入WTO后立志接轨与国际,于是诸大学从他国大街上随便找几个金发碧眼的充为“外教”,对外宣称“师资力量雄厚”。殊不知,一池腐水污泥!

我向来对事情有最坏的设想,对于中国大学的现状很是担忧。倘若中国大学长此以往,继续如中国企业一样制造些伪劣产品,任人唯亲,选人唯衔,那么中国人沦为下三烂,中华民族沦为劣等民族,中国沦为他国附庸,指日可待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