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叫我“老狼”,我想这和我喜欢唱老狼的歌有关系,不过我比他的境界更高一层,唱歌的时候他坐的是板凳,而我坐的是沙发,每次抱着吉他坐在沙发上唱着老狼的情歌,相比之下,总能让我找到无比的优越感,可惜的是。。。。。。


从小就对沙发有着特别浓郁的兴趣,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总是感觉那玩意儿身上有着无穷的魅力,吸引着我的臀部,只有坐在沙发上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为什么?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我看你还是去看一部《十万个为什么》好了!


初中的时候,我发现老师办公室有沙发,于是我经常犯点儿小错误,在挨着批评与训斥的同时,能坐一回沙发,感觉爽了,耳朵疼了,没办法,谁让咱耳朵长得太可爱,每个老师都喜欢揪着我的耳朵拎到办公室。


高中的时候,我发现校长的办公室有沙发,特高级的那种,不敢再有犯错误的想法了,要知道,想因为犯错误去坐那儿的沙发,估计离开除不远了,于是我努力学习,还行,每学期都能坐上几回,那感觉,爽!


大学的时候,我迷上了老狼的歌,为此我自学吉他成材,当我唱着《同桌的你》频频地向“班花”示意时,她微微地皱着眉头,瞪大了迷人的双眼,樱桃小嘴中说出了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三个字“真---难---听”!


当我坐在沙发上弹着吉他唱着《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时,那位仁兄突然从上铺摔了下来,连滚带爬夺门而出,唉,知音难寻哪!


每年系里组织的文艺汇演都是我最后一个出场,上演压轴好戏,为此系领导为我准备了专用沙发,当我坐在沙发上弹着吉他唱着《美人》,沉浸在无比幸福的情感之中,抬头望去,台上台下静悄悄地一片,噢,原来已经散场了。


为什么?难道是吉他有问题,难道是我的歌声有问题,不是,肯定不是,噢,对了,沙发,肯定是沙发的问题,我需要一张更好的沙发,一张能让我找到真我,找到幸福的沙发。


为了找到这张幸福的沙发,毕业后我背着吉他走遍了全省各地,访问了所有的家具厂和沙发店,还是没有找到它,于是我又背着吉他挎起背包登上了南下的列车,有人说我是一位流浪歌手,其实他们都不知道,我只是想找一张沙发,为了它我愿意耗尽我毕生的时间和生命。


我来到了杭州,因为我相信在“人间天堂”会有一张属于我的沙发,我坐着它弹着吉他,唱着老狼的歌,这时会有心爱的姑娘听到我深情的呼唤,来到我的身边陪伴我,于是我买了我生命中第N张沙发,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坐着它,又弹起了我心爱的吉他,唱起了《美人》,经常会有裹着被子和床单的邻居来敲门,对我说着同样的话“哥们,大半夜的弹什么棉花呀?”。


沙发,我心爱的沙发,你在哪儿啊?为了你,我忍受着周围邻居的半夜骚扰,不懂韵律也就罢了,非得说我在弹棉花,为了你,工商局三番五次找到单位,硬要我补办棉花店的营业执照,为了你,在寒冷的冬夜,110友好地用专车请我到派出所喝上一杯暖人的龙井茶,但是从来只管接不管送,害得我又要破费打的回家。


这张让我魂牵梦绕的沙发,时时走进我的梦中,在梦里,我坐着幸福的沙发,弹着心爱的吉他,唱着老狼的情歌,沙发的旁边,蹲着一位美丽善良的姑娘,她在静静地聆听着,时而微笑,时而沉思,时而又轻轻地为我捶背。。。。。。


哎哟,谁打我,这么疼,捶个背至于这么用力吗?耳边又传来老婆的训斥声“起床了,做什么美梦呢?连口水都流出来了,快点,上班要迟到了”,噢,原来是一场梦。



(声明,本帖内容,纯属虚构,请勿考证,谢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