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炮开兮轰他娘:试品“狗肉将军”张宗昌的诗集

qinyue419 收藏 43 230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1925到1926年,是张宗昌最牛的年月。多年寄人篱下的他,终于占据了山东和河北、江苏的一部,成为国内最有实力的军阀之一。张宗昌的得势,令北方

数省的土匪流棍欢欣鼓舞,纷纷前去投靠,害得张宗昌的部队番号一会儿一变,越变越夸张,不长时间,十几路军就出来了,更加坐实了张宗昌不知手下有多少枪的

传言。


在中国近代上千个大小军阀中,张宗昌要算名声最差的一位,文化程度最低,一天学没上过,人称“三不知将军”:不知道自己有多少

枪,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所谓的“不知”,实际上讲他这三样东西特别多。第一个“不知”,前面讲过,投奔他的土匪流寇太多,全凭

投靠者自己报数,报一千增加一个团,报一万增加一个师,部队总是在扩军,确实没法统计得清。第二个“不知”也是货真价实,张宗昌的统治,是天底下最不讲规

矩的统治,各种捐税和摊派,几乎无日无之,搜刮之酷烈,无人能及,而且没有其他军阀都或多或少都要顾及的乡土情谊,对自己的家乡也一样下黑手。过去相声界

讽刺韩复集的事情,实际上都是他的原型(作为河北人的韩复渠,对山东倒还有几分怜惜)。除了搜刮以外,张宗昌还有一大宗来钱的路,就是公开的走私贩毒,其

实这种事每个军阀都要沾,但都没有他张宗昌干得这样肆无忌惮。同样精于此道的小军阀孙殿英跟谁都跟不长,就觉得跟张宗昌舒心。第三个“不知”自然也不是人

家冤枉他,张宗昌的确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个小老婆。张宗昌随身“携带”的小老婆就很多,据说是“八国联军”,有好几个国家的,此公走到哪里都乐意将他的

姨太太队伍带着,甚至出入外国使馆也不例外,一队马弁和一队姨太太,这是上过外国报纸的。除此以外,他老先生走到哪里都要逛窑子,看上哪个女人就带出去做

老婆,租间房子塞进去,外面挂上“张公馆”的牌子,再派上个卫兵,他张宗昌就算又多一位姨太太。不过,几天以后,这个姨太太就被忘记了,卫兵开溜,姨太太

再做冯妇,重操旧业。此地的闲汉再逛窑子,总会叫:走,跟张宗昌老婆睡觉去!这话传到张宗昌的耳朵里,他也就一笑置之。


张宗昌虽说

混,但能在那个竞争激烈的时代里崭露头角,却也不能没有他的过人之处。头一条,有点歪心计。他张宗昌治军是一笔糊涂账,士兵既无训练,也无纪律可言,但他

看准了那个年月中国军人都被洋人打怕了,看到高个子蓝眼睛的白人兵就打哆嗦,所以,趁俄国革命,东北充斥了流亡的白俄之机,收编了1万多白俄兵,每仗都令

这些白俄打前锋,其他军阀的士兵,碰上这些丧家的洋鬼子也照样脚软,所以,张宗昌就总是赢,从东北一直打回自己的老家山东。其次是有点急智,当年在张作霖

手下混事的时候,张作霖委托洋学堂出身的郭松龄整肃军队,郭早就想拿张宗昌开刀,一次视察张宗昌的部队,两下一碰,话说岔了,郭张口便骂,操娘声不绝于

口。谁知张宗昌接口道:你操俺娘,你就是俺爹了!随即给郭松龄跪了下来,害得比张宗昌年轻好多岁的郭松龄红了脸,整肃也就不了了之了。显然,这种急智,还

得配上过人的厚脸皮才行。


这样一位大字不识一个,粗鄙而且流氓到了家的军阀,如果有人告诉你,他做过诗,而且还出过诗集,你信吗?别忙着摇头,这是真的,谓予不信,先抄几首在下面:


其一,“笑刘邦”


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


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


笔者注:“奶奶”应读作“奶奶的”,以骂娘的话入诗,真是狗肉将军本色。


其二,“俺也写个大风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笔者注:起句妙,足以流传后世。末句开始拽文,估计是经过了王状元的修改,“吞扶桑”实际上是句当时流行的空话。


其三,“游泰山”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


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笔者注:此诗最合古人张打油风格,但有抄袭之嫌。


其四,“天上闪电”


忽见天上一火链,好像玉皇要抽烟。


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链。


笔者注:只有烟鬼才有如此想象力。



据有关人士考证,在1925年张宗昌统治山东期间,曾经花重金,请出清末最后一科的状元王寿彭做山东教育厅长,并拜王为师,让这位状元公教他做诗,结果

是出了一本诗集《效坤诗钞))(注:效坤为张宗昌的字),分赠友好。这位状元据说本来不该是第一,只因殿试的时候正好赶上西太后的生日,主事的人为了拍老

佛爷的马屁,故意将个叫寿彭(寿比彭祖)的人提到前面,好让老佛爷第一眼就看见吉利的字眼,龙心大悦。按说,虽然清朝最后一科考的是策论,但混到了状元,

试帖诗总是做得的,不知怎么,王状元待到教学生的时候,居然一色的薛蟠体。其实,就是不做这番考证,看着这薛蟠体的“诗”,读者大概也能相信,我们的张效

帅,的确做过诗的。


其实,张宗昌当时不仅做过诗,而且还印刷出版过十三经,据看过张版十三经的印刷业人士说,那是历史上印刷和装帧都

最好的十三经。在大印十三经的同时,张宗昌还让王状元整顿山东的教育,在学校里提倡尊孔读经,规定学校里必须设经学课,说是要挽回道德人心。看来,我们的

张效帅跟薛蟠确有不同,做诗不是和妓女戏子逗着玩,主要为了偃武修文。


耀够了武的有权有力者,总是免不了要弄点文,从小的方面讲,是

他们总以为自家应该能文,甚至做诗,隋场帝不是说过,就是跟士大夫们比诗才,他也应该做皇帝的。从大的方面讲,修文是为了更好的统治,毕竟,在中国这个

“诗之国”里,修文或者能文的统治者,总是可以获得更多的统治合法性,因为“文”在古意里,也包含道德,修文也意味着以德治国。退一万步说,至少让众多的

文人士大夫心里感到踏实―哦,原来上头的跟我们有同好!明朝的永乐皇帝朱棣夺了侄子的皇位,杀够了人(对建文的忠臣夷十族),于是有了《永乐大典》,扬州

十日,嘉定三屠之后,清朝有了《古今图书集成》、有了《四库全书》。当然,到这个时候就用得着文人了,于是皇帝身边围了一群能文能诗的“上行走”,有权的

大臣身边有能文能诗的清客,人们围着一个中心诗酒唱和。传到我们的张宗昌了,身边来了一个状元公王寿彭,于是大家都不再稍逊风骚,不仅书编出来了,而且有

诗传世。只是当年的乾隆皇帝留下了四万多首(写了可能有上十万),而张宗昌才薄薄的一小册,难怪康乾盛世总是那么让人看好,说也不够,写也不够,演也不

够。


有权的人只要肯写,肯定会有人叫好,而且是轰然叫好,就像《红楼梦》里大观园刚建好,宝玉题诗的时候贾政的清客所做的那样,叫好

必然搔到痒处。乾隆文思泉涌,逢事必诗的时候,自是喝彩声一片,当年张宗昌写出诗的时候,据说也反响异常,王寿彭就捻着胡子击节赞赏,还为之一一润色——

估计是改错字。大家一叫好,能够始终保持清醒头脑也就难了,用不了多长时间,皇帝或者准皇帝都变了诗人,以为自己就是此中高手,再下去,天下的诗文好坏优

劣,也都待皇帝的金口玉牙来评判了。于是,文网张开了,文字狱出来了。张宗昌虽然在写诗方面略逊于前朝的皇帝,但以言罪人的政绩,却不让古人专美于前,他

和他昔日的主公张作霖,杀记者都有那么两下子。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武夫在忙于战事的时候,对那些乱嚼舌头的新派记者倒还能容忍,一旦开始吟诗作赋,偃

武修文了,新派知识分子的脑袋也就有麻烦了。


清朝有人因写了“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之句,丢了脑袋,那是冤枉的。我想,如果不是冤枉的,用来写成匾,挂在康熙、乾隆老儿的以及张宗昌的书房里,那该多好

张宗昌本人大字不识,却喜欢附庸风雅,张主政山东时还专门找来了前清状元做教育厅长,张本人还有几首挺有名的诗作传世,这里就摘录两首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好个蓬莱阁,他妈真不错。 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 靠窗摆下酒,对海唱高歌。

来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 张宗昌的诗作当时在山东曾广为印发,所以张宗昌得这个狗 肉将军的大号真是名下无虚。


有趣的是张宗昌对共产党的态度,张宗昌曾说,共产党共产共妻,共妻当然是好的,共产就不对,东西能拿来的才是你的,不能拿来的就不是你的,共妻不一样,你睡不到的女人和别人睡就没错。


那么张宗昌是不是一无是处呢,说起来也不是,张宗昌这个人还是挺念旧的,乡里乡亲凡找张宗昌讨口饭吃的的张宗昌一般都能答应,就算有旧日得罪过张宗昌的张也不计较,张宗昌这个人还挥金似土,一般朋友有个三灾五难的,张二话不说几万大洋眼不眨就能扔出去,。军阀中最能见风使舵的孙殿英就对张宗昌大家赞赏,说跟了这么多人就在张宗昌手下吃香的喝辣的。现在看来这俩人倒真算是物以类聚了。


最后说起来,张宗昌这人实际也不象他写的诗那么白痴,张学良在老虎厅毙了杨宇庭,常荫槐后第二天就去见赋闲客居的结义大哥张宗昌就说:”大哥,我昨天又放了一炮,把杨常给毙了。”张宗昌一听一拍大腿连说:“这俩人早该杀,汉卿杀的好。” 结果这话刚说完第二天张宗昌就跳上船跑了。以后张学良常那这事取笑张宗昌说他比兔子跑的还快。


张宗昌再精明,到头来还是死在他的另一个结义大哥当时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渠手里了,而韩复渠也死在蒋介石手里,看来民国的军阀,那是一个比一个心狠手黑,时势造枭雄,不服不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