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

传说兰陵骁勇善战,只因长得太过俊美而常受敌人奚落,于是找来被诅咒的恶魔面具,邪恶可怖的脸使敌人闻风丧胆。当战争胜利,凯旋归来时,并没有族人欢呼相迎,反而要决心消除兰陵,因为他们,也同样惧怕那张邪恶可怖的脸。然而更可悲的是被诅咒的恶魔面具此时已与兰陵血脉相通,使往日俊美的少年渐渐改变心性,仿佛是恶魔的化身。就在族人们将要烧死兰陵的时候,他的母亲用自己的鲜血解除了恶魔面具的诅咒,唤回了俊美且善良的兰陵。族人们欢呼拥立他为王,而兰陵王却永远地失去了母亲。


这样的代价太大了,所以有的时候,宁愿做魔鬼。


小弟初来上学的时候显得很腼腆,衣着朴素,不善言辞。因为与他亲哥哥是铁哥们,所以自然的喊他“小弟”。记得头一次见面的时候,故意逗他说:“过来喊声哥。”小弟真的规规矩矩地过来倒上一杯茶,略带羞涩却音质坚定地喊了一声“哥”。后来见过他带着三五同学一起来玩,开始穿时兴的衣裳,说话风趣幽默,喝酒的时候可以放肆地大声笑。不但没有警觉,反而认为是认识的时间久了,关系融洽的表现,更加地喜欢这个义气相投的小弟。

后来小弟身边开始出现一些流里流气的人,才开始纳闷小弟是什么时候和这些人混到了一起去的,直到有一次聚会后,醉醺醺的小弟因为不满出租车司机说错的一句话而打电话招呼来七八辆摩托车,把出租车玻璃砸烂,打得司机跪地求饶。

看着站在倒地不起的司机面前的小弟,我感觉不出他的高大威猛,同时也看不出小弟有什么得意的神色,他只是冷漠木然地看着司机,仿佛想要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我感到无奈,只留下了一句话:“盲目的时候,回家数一数母亲的白头发。”


后来小弟找我喝酒,醉意渐浓时小弟忽然问:“哥,你是不是开始厌恶我,不愿意再多搭理我了?”我努力地想笑,却最终也没勇气否认。小弟忽然“啊”地哭出声来,大声地说:“哥,我不想,我不想……”

原来小弟一直都不开心。刚开始他被同学取笑,被人骂是土老冒,甚至老师也会因为指使不动别的学生,而要他无条件地做这做哪。所以小弟努力地改变自己,买和同学们一样的时兴衣裳。直到有一次小弟因为忍无可忍地打了一个经常欺负他的同学,虽然受到学校处分,却似乎使老师和同学都对他刮目相看。此后愈演愈烈,小弟俨然成了一方霸主,那些人和他称兄道弟,那些人给他好吃好穿,那些人既惧怕他又想利用他去欺凌别人。


哥,你知道吗?开始的时候,为了巴结他们,请他们喝酒,我没了吃饭的钱,就半夜偷人家地里种的玉米烧来吃。头一次打人,是真的把我逼急了,纯粹是为了泄恨,好象每打一拳心里就会好过一点。这些事我都不敢跟家里人说,你也千万别告诉我哥。他们卖粮食,借钱供我上学,还指望我将来能给家里露脸呢!我不敢告诉他们,我怕他们为了我担心,更怕他们对我失望。

哥,你知道吗?其实现在就算那些家伙们怕我,可心里其实还是瞧不起我,他们伺候我,就是为了利用我帮他们打架出气。前几天他们竟然拉我和他们一起去打劫,砍刀我都塞在腰里了,可临了我还是没去。要不是想起你那句话,我现在已经不知道是个什么样了。


小弟的话使我震惊,原来小弟遭遇到这么多的苦楚而我却一点也不知道,想起小弟的风趣幽默,想起小弟打架时的凶猛,谁又能知道他就是我面前失声痛哭的小弟?我忽然感到羞愧应那一声“哥”,心里更是如刀剜一般为小弟疼痛。耳边萦绕着小弟的喊声:“我不想,我不想……”


其实,真的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做魔鬼,在一个个面具下面,又都包涵着怎样的羸弱心房?叫嚣,只是不愿意被人看到怯懦;凶狠,只是不愿意被人看到软弱;光鲜,只是不愿意被人看到衰败;得意,只是不愿意被人看到颓丧;微笑,只是不愿意被人看到泪水;疯癫,只是不愿意被人看到深情;假装,只是不愿意被人看到真实;面具,只是不愿意被你看到我……


真的好想小弟,不愿他还在面具下,不愿自己也在面具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