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人生征文·铁血乌龙山原创]母亲的花园

    父母退休以后,全家乔迁到了省城,说是全家,其实也就是父亲母亲和母亲的四只猫咪。我和妹妹早已成家,各自有了自己的世界。妹妹毕业后留在省城的一所大学任教,而我更是到了数百里之外的城市经商。


    省城比起老家来繁华许多,都市地喧嚣一直从深夜持续到凌晨,然而值得庆幸的是,父母的新居的四周却异常地静谧,静得甚至能听到沉睡中的邻居说梦话的声音。


    新家在一楼,阳台外面便是一个宽大的庭院,刚买下这套房子的那一天,母亲便打起了这个庭院的主意。据她自己说,当年她和父亲在大学里下乡劳动的时候,就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但是工作以后一直住的都是楼房,所以再也没机会体会一下种植的乐趣。


    在全家聚在一起讨论怎么装修的时候,我和妹妹都在商量着比如墙面怎么处理,灯光怎么安排,甚至是平时不怎么管家里事的父亲也兴致勃勃的参与着讨论。但是一向爱管闲事的母亲却对这些不闻不问,反而絮絮叨叨的和我们说着她打算在哪儿种一点蔷薇,又在哪儿栽一株银杏。说到后来,甚至催着我赶紧去到街上买几根竹竿,好给葡萄搭架子,那时候刚刚开春,树们只在嫩皮下面浮现出一点点的绿意,也许只有上帝的果园里才会有葡萄藤四处乱爬吧?我们家不出上帝,可是我照样得和上帝一样,为了母亲心中的葡萄藤四处寻觅几根倒霉的竹竿。


    搬家之后,母亲便一头扎进了她的花园,把家里的事情完全丢给了我那十多年没有进过厨房的可怜的父亲,自己戴上草帽,又拎起从超市里新买的花锄,这里刨刨土,那里洒洒水,时不时还从土里细心地捡起一块两块的手指头般大小的碎石子丢出去。一颗一颗地种着她四处搜集来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种子,闲暇的时候,便抱着她的心肝宝贝猫儿坐在花园(她坚持要这么叫,虽然庭院里还是一片被翻的惨不忍睹的泥巴地。)里专门为她弄的躺椅上,看着那片乱糟糟的泥巴,一个人发呆,直到有人叫她吃饭或者睡觉为止。


    时间一天天过去,猫们终于习惯了新家的环境,开始满地乱跑,结伴寻欢,母亲于是更忙了,既担心猫们走失,更担心它们玩耍的时候把她的刚刚发了点嫩芽的花儿踩坏。于是庭院里便整天传来“咪咪咪”和“去去去”交杂的声音。但是猫们并不领情,照样我行我素,每天快乐的在泥巴里打滚,甚至是......上厕所。


    日子过的飞快,仿佛在一夜之间,暖洋洋的风吹落了人们身上的冬衣,吹醒了躲藏在土里的小草。母亲的花园顿时鲜活了起来,绿油油的小苗遍布了每一个角落,在路过的风中舞蹈。从这一天开始,母亲的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在花园里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总是一个人蹲在她的绿色的儿女面前,轻轻的哼唱着歌儿,一根一根的拈起那些杂草,然后一根一根的把它们放到花园外面。


    这些绿色的小生灵们也似乎感受到了人类的拳拳爱意,一个争先恐后的伸出了嫩绿的枝条,有些性子急的甚至早早的就绽放出了五颜六色的小小的花骨朵儿。一时间,花园里暖香四溢,春意浓浓。


    母亲更忙碌了,不停的为花儿们浇水松土施肥,象是照顾新生婴儿般无微不至,弄得我和妹妹都有点嫉妒了,和母亲开玩笑说,这些花儿才是她的孩子,我们现在成了捡来的。于是把这些花“孩子”都起了绰号,比如月桂是老三(我和妹妹自然是老大老二),蔷薇是老四,虞美人是老五......等等。妈妈似乎也认可了这样的称呼,平日里说起来都是:“老五需要浇水了,老八需要修枝了......”。


    花开了,在安排好了新居的一切以后,我和妹妹也都要回到各自的生活中去,离家的那一天,妈妈的神情有些落寞,不过送我出门的时候还是微笑着对我说:“走吧,别担心我和你爸爸,有老三他们陪着我们呢,我们不会寂寞的。”


    异乡的日子总是有些寂寞,虽然身边有妻有子,但是在夜静无人时,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挂念起家乡的双亲,虽然知道有妹妹在他们身边,肯定要比我这个粗心的哥哥要好得多,但是身为人子却不能膝前尽孝的那份歉疚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于是匆匆了结了手上的杂务,带着孩子又赶到了父母身边。母亲的气色比几个月前好了许多,连丝丝的银发上都带了些许的光润。吃午饭的时候,母亲坚持要亲自下厨,而且不许我帮忙。油烟过后,几样小菜被端上了餐桌,母亲带着神秘地有几分得意地微笑,看着我和儿子狼吞虎咽的吃着这几样清香鲜嫩的菜蔬。味道确实很好,不象菜市场里买来的那种外表肥大,却食之无味的化肥蔬菜,倒有点象我小时候吃过的农家自种自吃的蔬菜。


    饭后茶余,我向母亲问起了这些菜的来历,母亲得意地告诉我,这些都是她和父亲自己在花园里种的。我不禁吃了一惊,来到花园里一看,走之前姹紫嫣红的花园里已只剩下了寥寥几株花儿,代替它们原来位置的是一丛丛的青菜,一蓬蓬的丝瓜,一棵棵的番茄。


    母亲笑着说:“知道你们在那边吃不着什么农家菜,所以我和你爸爸商量了以后,在院子里种了这些,这样,等以后你们来的时候,随时都能吃上了。怎么样?味道好不好?自从种了这些以后,你妹妹来的更勤快了,而且每次都要吃一顿饭再走的。”说到这里,母亲的笑容里带了几分狡滑。


    “但是那些花儿呢?”我有点鼻酸。“以前费了那么大的劲才种好的。”母亲淡淡地一笑:“花儿嘛,是给人看的,看过了,记在心里了,也就算了。我把它们都送人了。”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她又急忙解释道:“其实我和你爸爸也吃厌了市场里的菜,种了现在这些,我们也能经常尝个鲜。”


    我知道妈妈在说谎,庭院并不算大,只能种不多的一点蔬菜,我们今天中午吃的一顿饭,恐怕是他们辛苦了几个星期才能采集到的一点点收获。也就是说,父母要顶着日头在庭院里忙碌好几天甚至好几个星期,仅仅是为了看一眼我或者妹妹在吃饭时满意的表情。


    我知道妈妈在说谎,可是我永远也不会说破,就象我不会说破其实今天中午的菜里有一道很淡,几乎没有放盐。但是我觉得那道菜是我今生吃过的最香甜的一道菜,正因为没有盐,我能品尝出里面蕴涵的浓浓的爱,母亲的爱,纯净绵长,不带一点杂质。


    母亲的花园里,永远有一朵花在绽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