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江城打黑

枫刀落叶 收藏 35 4906
导读:[转载]江城打黑

江城打黑


——吉林、桦甸“4·15”系列暴力犯罪案侦破纪实

作者:季春


第一章 天马大厦的神秘来客


--------------------------------------------------------------------------------


1999年4月15日。东北边陲城市烨甸。

打开九十年代中期出版的500000:1中国地图,你会看到在“鸡头”处蛛网状的铁路交通线中有一条境蜒延伸的铁路大动脉,这就是人们熟知的“吉沈线”。从吉林市向东南方向移动,至一个叫烟筒山的三等小站,又有一条支线岔出向长白山区延伸开去,一路向东,途经桦甸市,终点叫做白山镇。这一带因盛产东北三宝和“抗联”而闻名于世,不过那是老皇历。

烨甸原本是长白山区一座鲜为人知的农业小县,人口仅二三十万。进入九十年代以后,当产业开发、旅游业好像龙卷风一样猛然冲击着中国古老的城市和乡村时,小城也展现了奇迹与风采,一跃而撤县设市。给烨甸市带来经济大繁荣的不是原始农业,不是掠夺式开采的林业,而是开发绿色旅游和矿产的巨大资源——国有大型企业白山水电站和夹皮沟金矿。

一进入桦甸大街,虽然没有大都市的色彩和喧嚣,却也处处不乏现代化的生活气息,其中最抢眼的当数白山水电站那犹如银行帝国一般坚固豪华的摩天大楼和与之毗邻的天马大厦。

黄昏前17点左右,正是下班高峰。铁灰色的穹窿下,阴霾遮日,细雨潆潆,令人沮丧。高寒山区的四月上旬总是这样。大街与楼群间,一潭潭浑浊的雨水越积越多。空气中没有一丝寒意——反倒潮湿闷热,像是预示着一种咄咄逼人的凶兆。

停在桦甸车站上的列车忽然惊天动地地吼叫一声,附近蜿蜒起伏的崇山峻岭、郁郁苍苍的茂密森林、气流滚动的阴沉天空,都强烈地回应着火车的鸣叫。火车开动了,呼哧呼哧沉重地喘着粗气,出站就开始爬坡,这趟穿行在林海雪原中的钢铁庞然大物仿佛也预感到某种灾难的征兆,那喷吐出的一股股浓烈的黑烟,渐渐形成一个隐隐约约的巨大问号,神秘莫测地书写在远天下,飘散在乍暖还寒的土地上……

一辆宝石蓝色“宝马”轿车从一条小巷驶出,穿行在人民路上。车里坐着四个年轻人,三人蓄着老娘们头留着老爷们胡,一个秃头,另有一个就是毫无特点的司机。

没有人说话。

驶过转盘广场,进入桦甸大街。大街上车水马龙,人群熙攘,一片身披雨衣的骑自行车人和湿流油灯的海洋,风雨并未惊忧这座东北边睡城市即将开始的夜生活。

“停一下。”

前排副驾驶座上的长头发青年指了指路边。司机立即减速,左打舵,停在街旁。长头发下车钻进一家食品店。车上的几个人注视着雨水流动的窗外。大街已经变得空寥。片刻,长头发走出来,手里多了三四个鼓鼓囊囊的塑料方便袋,里面是猪头肉、鸡爪、鸡块、炸鱼、花生米和啤酒之类的东西,上车后扔在后排座空隙处,“开车!”

几分钟后,宝马停在位于桦甸大街中段的天马大厦附近,不动了,也没有人出来。有人在黑暗中点上烟,车里面几双目光闪闪烁烁望着外面。在桦甸,这座大厦相当于北京的“京伦饭店”或上海的“锦江饭店”,通常,一到这个时间就人来车往,热闹非凡,可是眼下由于风雨,夜幕下的台阶下面除停放了一溜轿车外,显得格外空旷寂静。大街偶尔有车驶过,溅起一片白花花的水珠。这几人既不像来吃饭,也不像在等人,他们究竟来干什么?当然只有他们自己和无知道。

大厦自上而下竖镶着的每个两人高的“天马大厦”金色大字滚下的水淌成了流儿。透过它自身楼内射出的灯光可以依稀看到雨帘被映照出迷离的七彩暗光……副驾驶座上的长头发向车两侧望了望,回头对后排座三个人中的一长发一秃头说:“小军,你俩去吧,记住:狠点‘克’!完事我们在围墙后边等你们。”

后面车座上的两人年轻人点点头,面容凶狠,各自推开两侧车门钻出来。

轿车重新启动,悄然滑进大厦后面围墙的暗影里停稳。

下车的年轻人穿着风雨衣,身材高大,魁梧结实,各戴一顶黑色旅游帽,压得很低的长舌帽沿遮住大半张脸。两双兀鹰般的眼睛闪着犀利凶狠的目光,他们一人拎了个二尺多长的蓝色革兜,一人插在风衣口袋里的手紧握着大口径转轮手枪,向不远处的天马大厦走去(他们的身上和兜里藏着两长一短三支枪)。军用皮鞋在雨水中发出沉重的声响。此时是17点20分。

来到大厦外,他们闪电般窥视周遭,没有发现可疑情况,推门而进。一楼大堂内温暖如春,透过巨大的玻璃隔墙可以看到另一边大餐厅内一圈圈吃喝的人头和穿梭其间忙碌的服务生。几乎所有的人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不速之客,两个年轻人直奔电梯,一人掏出左手,按动号码。

紧闭的门洞开,两人闪身而进。

电梯正在上升,有手机打进电梯,话筒里响起一个男人压低的声音:“小军,有没有?”

“没有。”接电话的年轻人说。

“上楼看看。”

“知道。”

“记住,一定要在电梯里‘无’!”

“明白。”

几句对话过后,对方压得更低的声音突然寒冷如冰:“今晚说什么也要‘无’死他们!”

“放心吧。”

“不行的话,半小时后你们就出来。”

“为什么?”

“我进去找个眼线。”

“好吧。”

“咔嚓”一声,通话人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在天马大厦七楼706号房间内,一个满脸横肉、身材壮硕的中年人也在打电话。另一个比他年龄稍大的中年人躺在沙发上看当地电视台播放的《西安大追捕》电视剧。像所有标准间一样,屋里有两张席梦思,一张写字台,铺着地毯,床头灯亮着。几分钟后,打电话的中年人放下电话,回头看了看电视和身后抽烟的中年人,横肉中绽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从茶几上抽出一根中华烟,咬掉屁股叼在嘴上,顺手摸起打火机。

那个人问:“二愣,老董啥时候来?”

叫二愣的人眯眼点燃吐出口烟,停了停,无所谓地说:“过来了,还有一个人。”

“谁?”

二愣不再说话,起身在烟灰缸里按死只抽了几口的那根烟。走到窗口朝下看了看。

“走吧,咱也下去。”

说着,他们开始穿衣服,准备下楼。

外面阴雨的天使走廊的灯光很暗。房间里却异常明亮,各楼层都有服务员值班。

此刻,那两个神秘的年轻人正在大厦内四层至十二层的电梯里上上下下,来回升隆。时间已经到了17点45分。手机再响,那个叫“小军”的年轻人再次接听。

“小军,怎么样,有没有?”

“没有啊!”小军有点急。

“那你们马上下来吧。”

“不‘克’啦?”

“我进去问问怎么回事。”

“好吧。”

“咔嚓”一声,通话人再次挂断了电话。


3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