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丽青海湖

美丽青海湖 收藏 15 195

青 海 湖

从小就生活在青海,曾经去过很多地方,但是从来没有想到要去青海湖,外地友人相问时,多少有些尴尬,总不能每次都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借着友人内弟初来青海,定要游览高原明珠之际,终于可以以一个“向导”的身份相约同行了。带上了青稞酒,我们上路了。

走出西宁,公路一侧是连绵的山脉,山上是成片的白桦。昨夜的雨,造就了今天压抑的感觉,高原上特有的云低沉、凝重,我们的越野车在灰黑的路面奔驰,车轮滑过路面的声音同样单调。

随车前行,远处山坡上开始有金黄的油菜花出现,慢慢的,路两边有了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继续前行,就看见了草原,那满眼的翠绿和着红的、粉的、紫的、黄的野花,简直是一副天织地就的天然地毯。

行车两个多小时,我们到了青海高原的皇冠——日月山,文成公主像矗立在山腰的晨雾中,远看山顶的日月亭,整个画面无论何时都会让人不自觉感受到离别的凄楚。日月山唐代称赤岭,因赤地不毛而得名。相传当年文成公主远嫁吐蕃,曾驻足于此,她在峰顶翘首东望,远离家乡的愁思油然而生,不禁取出临行时帝后所赐日月宝镜观看,镜中顿时展现长安的迷人景色。公主想到了汉藏联姻通好的重任,毅然将日月宝镜抛下赤岭。宝镜变成了碧波荡漾的青海湖,而公主的泪水则汇成了由东向西流淌的倒淌河。后人为纪念文成公主,就把赤岭改名日月山。

站在日月山脚下,我们千呼万唤,友人终于答应奉上他的保留曲目——青海花儿,他拿出精致的藏饰酒壶,喝了一大口青稞酒,在他内弟的要求下高歌了一曲‘上去个高山者望平川’,悠扬的歌声仿佛要穿越高山,飘向云端:上去个高山呀,哎哟噢呀望吔平了川,哎呀望平了川,平川里有呀一朵牡丹。白牡丹你就白来者,耀呀耀人哩,阿哥的白牡丹;红牡丹你就红来者,红者破哩,阿哥的白牡丹;尕妹子旁边里呀有人里吔,阿哥的白牡丹呀,没人是么就我陪你坐里呀……听友人婉转悠扬的花儿,望着赋予太多故事的日月山,此刻我想到的是历史所承载的太多悲喜。赤山不变,美人已逝,山川依旧,英雄不归。真不知世间情为何物?岁月可曾经得起太长的等待。

下了日月山,驶入一段平坦的道路。路旁草地绿油油的,充满了生气,间或有一块黄色的油菜花,点缀着这片广袤的草场。山峦绵亘,草原无际,帐篷点点,炊烟袅袅,数不尽的牛羊骏马犹如五彩斑驳的珍珠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滚动。到处可见牦牛、黄牛漫步,羊群吃草,构成“风吹草低见牛羊”牧歌式的图景。转过弯来,突然发现在绿色的边缘——天际露出细长的青蓝的光亮,随着车行该光带逐渐变宽,最后一望无际的青海湖进入眼帘,青海湖就要到了。青海湖蒙语叫“库诺尔”,藏语叫“错温布”,也就是“青色的湖”的意思。青海湖是一个七色湖,由于湖水深浅不同,不同季节,甚至同一天内,湖水的颜色也七彩纷呈,神秘莫测,所以人称“梦之湖”。

远处天边的云际现出金色的阳光,天要放晴了,我们也要到了。

天空越来越晴朗,白云在蓝得透明的天空上漂浮着,仿佛触手可及,太阳显得无比地灿烂。当天地间出现这一抹青蓝的颜色,视野即被定格在大自然描绘的一幅丹青:青青远山,围着一湾绿色的湖面,近处是一片片明黄色的油菜花,阳光从云团的缝隙间洒下来,辉映所到之处,将原本鲜明的颜色染得更加绚丽多彩。我惊讶于她的神秘和美丽,这两样极具穿透力的力量,穿透了百万年的岁月,带着莫名的活力,浓雾般的包围过来,这使我为她的苍凉、浓重的美而感怀。我忍不住久久凝望,想要收拢思绪,把她的秀美镌刻在记忆深处,这一抹蓝、一片黄、一缕霞光……

浩瀚如海、神秘雍容的高原明珠,就在我的面前,天边是一抹无边无际的蓝。青海湖,真的就像海。走到岸边,湖上的大风穿透外衣,让人感觉透骨的寒冷。荡漾的湖水像质地极好的绸缎随风漫舞。我的视线投向远处湖水深情的青蓝色。漫天朵朵云彩,远山在云影中显出朦胧的深蓝。举目环顾,犹如四幅高高的天然屏障,将青海湖紧紧环抱其中。从山下到湖畔,则是广袤平坦、苍茫无际的千里草原,而烟波浩淼、碧波连天的青海湖,就像是一盏巨大的翡翠玉盘平嵌在高山、草原之间,构成了一幅山、湖、草原相映成趣的壮美风光和绮丽景色。这滴“地球上的眼泪”呵,在高原的阳光的照耀下,在雪山和草原,蓝天与白云的相互辉映下,晶莹剔透,像一颗蓝宝石。

如此纯净,如此安宁,美极了!在远处望去它有三层颜色,第一层是蓝紫色,第二层是蓝绿色,然后才是看不到边的宝石蓝,让人不禁赞叹造物主的神奇,我只是痴痴的看着、想着。

到湖的近处,却感到湖水是蓝的,是恬雅的蓝,温柔的蓝,蓝得比海洋纯洁,比天空深沉。在湖畔尽情游玩,油菜花平铺在青海湖岸,一眼望不到边际,极为壮观。黄色的花加上蓝色的湖和蓝色的天,美不胜收。

到了7月前后,南方的油菜早已扬花结籽收获入仓,甚至变成清亮的油液。而海拔3200多米的青海湖一带,此时的油菜花却正开得喧嚣。浓艳的黄花,紧围着青海湖大半圈湖岸,足有百万亩,在高原深蓝的天空下,繁花金黄一片,嵌镶在湛蓝的青海湖岸上,无际无边。呵呵!“美丽的草原我的家,风吹绿草遍地花”我的自豪感伴随我久违的激情,喷薄而出,和年青人一起在岸边奔跑,追赶放飞的思绪,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高原的天说变就变了,已没有了上午的晴天丽日,不经意间远方天际,乌云接连从湖上森然逼来,又向着南面的青山急速地退去。在风送过来的湖上“哗哗”的浪涛声中,那片大的雨云似乎正在向我缓缓飘近。一只小小的鸟儿在狂风中鸣叫着,它在我头顶的天空飞翔,奋力地挣扎着不被风吹走。风更急,偶尔有雨点打在我的脸上。在湿沙的湖滩上,我对着天穹大喊:“来吧!来吧!来吧……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未曾留意,摔倒在沙滩上,刚才声嘶力竭的吼声,未留下一点余音,躺着的我笑了,在高原苍凉的胸膛里,我渺小的像一粒沙,偌大的青海湖真的像苍天的一滴泪。这滴晶莹的眼泪至今萦绕着我的梦,是我心头的一种说不出的牵挂。

汽车绕着青海湖跑了好久,还是看不到边际。一路上有成群的羊,还有在草原上闲散的牦牛,不禁又想起了自己心底要当牧人的梦想,一路流浪,一路挥动着手里的鞭儿,希望在这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属于我的帐房。在青海湖的路上,你会看到穿着鲜艳的藏民,保留着游牧民族的特点,为了便于迁徙,从不置办房舍家当,而喜欢集财富于一身——用银饰、绿松石、天珠等宝石作装饰,用动物皮毛做袍,一般藏民祖传的一身行头往往价值数十万元左右。

我们没有累,可是“沙漠王子”罢工了。也好,何不大吃一顿,也该品尝出门时带的青稞酒了。

青海的羊肉肥而不膻,油润肉酥,滋味不凡。我们烹调操作更为简单明快,一锅水加一小把盐,火候一定要掌握得恰如其分,血水消失不久,肉便熟了,吃起来又鲜又嫩,十分可口,这就是我们说的开锅肉了。捞出一块,用手抓着吃,美其名曰:手抓羊肉,再蘸点椒盐,色、香、味、形俱全,西北人粗犷、豪放、虔诚的性格表露无疑,喝着每顿饭都少不了的青稞酒,在高亢嘹亮的敬酒歌声中,那感觉,就一个字形容——爽!

青海湖鸟岛素有“鸟的王国”之称,主要有斑头雁、鱼鸥、棕头鸥、鸬鹚、燕鸥、黑颈鹤、天鹅、赤麻鸭等10余种鸟,其中前4种最常见,约占岛上鸟群数的70%。除斑头雁主要以植物为食外,其他3种均以鱼类为食。每年春天,大批的海鸟从印度、尼泊尔等地千里迢迢来到青海湖繁衍生息,秋天又携儿带女飞回南方。在油菜花时节的7、8月去鸟岛,显然是晚了些,雁、鸭、鹤已经远走高飞,但海鸥仍在。雏鸥刚刚学飞,还得等到翅膀硬朗,在空中把飞技练得娴熟,才能随父母在天高云淡的10月飞回南国。适才我见到的那只小鸟,可能正在练习它的飞行技能吧!我想来世还是做一只鸟吧,能自由的飞翔,飞越崇山峻岭,江河湖泊,飞到南方过冬,飞回故乡避暑,这也是很美的事啊!

没有多少鸟的鸟岛,别有情趣。我坐在湖边的草原上,忘却了一切世俗的烦恼,心安静得只能听到风过的声音与鸟叫的声音,那时可以什么都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只希望时光能永远停留在那一刻。

用笔墨形容青海湖,是形容不出的,只有去了,用双脚去丈量遥远,用眼睛去寻找圣洁,用虔诚的心去感受神圣、膜拜圣湖,才能读懂青海湖的魅力所在。

带着恋恋不舍离开鸟岛之后,仍然沿着青海湖绕行。绕湖一周大约近400公里,路上大片大片金黄色的油菜花让人神驰目眩。耳边是王洛宾那首著名的歌谣《在那遥远的地方》中唱到的: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她的帐篷,都要回头留恋的张望,她那粉红的小脸,好象红太阳,她那明亮动人的眼睛,好象晚上明媚的月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