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母亲我永远爱您

今年的国庆和中秋只有我一个人过,有些冷清,人在孤独的时候总是会怀念他的亲人,当然我


也不例外,窗外正下着小雨,此刻我又记起了我的老母亲,把我带到我那苦涩的童年时代。此


篇献给天下所有的父母,祝他们健康长寿,永远幸福,同时也祝愿我们的祖国母亲--青春常


驻。



几十年前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人家,我是家里最小的。我们兄弟六人,大哥叫长江,二哥叫黄


河,还有三哥、四哥、五哥,还有我。我的出生给这个本来就揭不开锅的家庭带来了更大的负


担,听我母亲说,我出生时父亲正病重,家里没有钱买药,没有几天父亲就过世了。就这样抚


养我们兄弟六人的重担全部落在母亲一人的身上了。



母亲白天到地理干活,大哥、二哥当时也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也跟着母亲到地里干农活,三


哥,四哥、五哥则呆在家里,我当时太小,母亲只好做了个小背篓,天天背着我下地干活了,


由于从小就风吹日晒的,所以到现在我还比较黑 ,到现在我还珍藏着那只小背篓,是它陪我在


母亲的脊背上度过了那苦涩的童年。记得有一次母亲在地里干活,不一会就下雨了,那年头也


没有天气预报,要不就可以不来了,眼看雨越下越大,附近没有避雨的地方,我们只有往家里


赶了,母亲两手牵着大哥二哥,身上还背着我。由于路太滑了,大哥二哥每走几步就摔一个跟


头,弄得浑身都是泥,我也不能逃脱厄运,小背篓由于风吹日晒得,再加上被雨一淋,小背篓


的底掉下来了,当然我也跟着掉了出来,记得当时摔得我哇哇大哭,母亲只好抱着我回家了。


就这样我们母子三人在雨中跌跌撞撞的回家了,回家一看,我的大哥和二哥摔得鼻青脸肿的,


裤子也跌破了。这样的事我赶上过很多回了。即使这样一年也没有多少收成,勉强可以糊口,


每天晚上回家母亲还得给我们做饭,等我们几个吃完了,母亲收拾好碗筷,再把我们几个打发


睡着了,她就开始替别人做针线活了,为别人缝缝补补啊,有时还可以替别人做一两件衣服啥


的,这样平时就可以有一些零用钱了。这样一天下来,母亲总是到凌晨一两点才睡,第二天不


到六点就得起床了。



这样的日子虽然苦了些,但也平安,可是更苦的还在后头。没过过多久战争爆发了,来了几个


强盗,无恶不作,它们占领我们的家乡,欺辱我们的百姓,害得我们无家可归。我们一家七口


随时有生命的危险,我家的田地没了,房子也被炸平了,就这样母亲带着我们几个乞讨为生,


有一天,大哥,二哥提出要去参军,说要把强盗赶出去,虽然他们当时只有十四五岁,母亲考


虑到与其被强盗欺负死,还不如拿起武器与它们战斗到底,就这样大哥二哥离开了我们。我们


母子五人则继续颠沛流离着。一天我们在一座破庙过夜,醒来后,母亲发现四哥,五哥不见


了,后来我们到处打听他们的下落,以后我们才知道是被几个强盗拐走了,原来那天四哥五起


的很早,趁母亲不注意溜出去找吃的,没想到遇到几个坏人,年幼无知的他们就这样被拐走


了。



即使只有我们三人,一天讨来的饭也不够吃的,总是饿肚子,特别是三哥正在长身体的时候。


有一天在我们讨饭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亲戚,是母亲的远方表哥,也就是我们的表舅,本来就是


很远的亲戚,表舅也没有什么好脸色,随便管了我们一顿饭,即使这样的饭对要饭的我们来说


也算是佳肴了,吃完饭,表舅找出种种原因打发我们走,母亲没有办法一堵气带着我们就走


了,出门时,表舅又拦住了我们,对母亲说,由于他的能力有限,只能帮我母亲养一个孩子,


我母亲一眼就看出他的用意了,因为我的表舅没有儿子,急切想找一个嗣子。母亲想到不管谁


跟着她去要饭,都得受罪,所以母亲答应了。表舅提出要我,我母亲坚决不同意,因为我当时


太小了,最后只好把十二岁的三哥留下了。就这样就剩下我和母亲相依为命了。




我的母亲背着我继续流浪着,母亲不只讨饭有时还帮人家施主做点针线活,就这样又过了几


年,我们碰到了一只部队,母亲向他们打听我大哥和二哥的消息,可是没有他们的消息,很是


令母亲失望,但是,有位好心的部队领导看到我们母子怪可怜的,就留下了我们,母亲平时在


厨房帮着战士做饭,有时还要照顾伤员,一天下来也是很累的。我也长大了不少,竟然可以帮


母亲洗碗了。平时我总是缠着战士给我讲打仗的事,因此我也成了战士们的小开心了。


在部队我们生活了几年,有一次,我们的部队和另一只兄弟部队联合围剿敌人的先头部队,


由于部队领导指挥得当,仗打的很顺利,很快就把敌人拿下了。在开庆功会的时候,我母亲一


眼就认出了兄弟部队的首长竟然是我的大哥,母亲再也控制不住这么多年的思子之情了,直呼


我大哥的乳名--长江,长江,这一声简直把双方部队的领导都叫愣了,因为不知道在叫谁,


只有我大哥的心里清楚,因为这是他日思夜想的母亲的声音。大哥顺着声音的方向,拨开人群


走了过来,看到眼前站着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虽然母亲当时还没有五十岁。大哥也顾忌不了


身份了,一头就扎在母亲的怀里大哭起来,哭罢,两人诉说这些年的离别之苦,这时母亲向大


哥打听二哥的消息,大哥听后一笑,说黄河比我有出息,他正在一所军校学习呢,母亲这才放


心下来。这下庆功会更热闹了,双方的领导都来向我们祝贺一家团聚,可时他们哪里直到这只


是我们的半个家。



此后,我们一家搬到了一起住,我的母亲也闲不住,有空就帮部队上干活,替战士们洗洗衣服


啥的。二哥不久就请假来看母亲了,自然又是一番伤情,这天我们四个人吃晚饭,二哥,问起


三哥,四哥,五哥的情况,母亲含着泪把以往的经过说了一遍,一家人都很悲伤。



这样我和母亲住在大哥的独立团生活,不时的打仗。因为我们进行的是一场保家卫国的正义战


争,得到正义力量的支持。一两年后,凶恶的敌人被我们打回老家去了。侵略者在这十余年的


时间内抓走了很多人,其中就包括我的四哥,五哥,他们从被抓的的那一天就被逼着到


某煤矿背煤,他们当时只有七八岁啊,他们俩一直干到侵略者投降才被放出来。后来又经过


很多好心人的帮助我们才团聚。



现在我们一家只有三哥没有回来了,听说战争结束没多久,表舅就带着我三哥逃到一个比较


隐蔽的地方去了。母亲对当年送出三哥这件事很是内疚,对当时表舅的趁火打劫也比较气氛


,可是在那样的环境下母亲也只有这么做了。平时母亲总是对我们说,我一定要把小三要回


来,我们也相信母亲她能办得到,我也日思夜想我的三哥,不知他啥时回来,我想我们一家团


聚的日不不久了。




2006年10月1日 上午


作者:小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