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书}朝花夕拾

东方启明 收藏 44 171
导读:{转书}朝花夕拾

第一节



已经是公元二零三五年了,世情仍然没有变化,人类仍然落后,女人的生活,仍然乏善


足陈,母亲们仍然唠叨,孩子们仍然反叛,生命的意义犹待发掘。


今日,跟一切日子一样,奇闷无比。


与配偶在一起已有十年,他不是不好,亦不是好,并不见得很爱我,也不见得完全不关


心,据说亘古以来,男女只要在一起生活超过一段日子,大家便会面目模糊起来,看来科学


的进步,并不足以改良男女关系。


昨日我们又大吵一场。


孩子们各自躲在房内,反正有电脑作伴,不出来也罢。


我胡乱吃些东西,捱至今日,待他出去了,才起床,原以为可以清静一下子,谁知母亲


来了。


我跟母亲的关系并不密切,很多重要的话都不跟她说,免她担惊受怕,她有点神经衰


弱,又缺乏安全感,因是个孤儿,自幼缺乏精神寄托。


我很爱她,有时觉得她比我天真纯朴。


她是绝无仅有的古典派:不肯剪短头发、不肯吃牙膏餐、不肯用机械手臂做家务、反对


胚胎在母体外孕育……什么都看不顺眼,跟自己过不去。


她穿着又贵又麻烦的天然衣料,胸上惯性地别着一只钻石扣针。


钻石,不过是碳的同素异位体,早数十年,当狄卑尔斯厂尚未放弃其专利权的时候,是


妇女眼中最名贵的饰物,因其闪烁漂亮。


现在早已不流行了。


此刻钻石经大量开采,一毛钱一打,只充作工业用途,不再受女人青睐。


但是母亲仍然佩戴着这只别针,她对它有特殊感情,它的来历颇为神秘,母亲曾经解说


过,但我听不明白。


她说那时她只有五岁。外设母刚因病去世。幸亏有一位女眷把她带在身边,安顿她的主


活,把她交托给可靠的世伯……


临别之前,那位好心的女士留下这只胸针给她。


母亲一有空便说这个故事,在她心中,那位女士简直如仙女一般。


这件事的疑点甚多,根本说不通。第一,当年她只有五岁,记忆模糊,第二,无端喘咱


们家哪来这位亲眷,必祖母并无姊妹。第三,陌生女士为何要这么关怀一个小女孩子?


只有钻石扣针是实物,镶工仔细考究别致,我曾笑说,幸亏现在不作兴这种玩意儿了,


太浪费时间金钱。


母亲一坐下便问我要饮料。


我笑说:“有一种新茶晶味道不错,我给你试试。”


她把双手乱晃,叹口气,“你们这些人做主妇,不知道是怎么做的,一粒丸子,半枝牙


膏,就当一餐。”


省时间呀,孩子们还不是白白胖胖的。


我没敢顶撞她,只得陪着笑。


那边,小弟同机械臂七号在做角力游戏。


母亲喷喷地烦恼,“多危险,唉,机器没有人性,一用力骨头都扭断。”


我笑说:“妈,你老了。”


母亲问我:“你同他还是不停的吵?”


我无奈的摊摊手。


“会吵离的。”


“分开不是更干净。”


“这是什么话,是你自己挑的人。”


她的口气似一百五十岁。


“我告诉你照老法的好,婚姻大事怎么可以交给电脑,”


她抱怨,“你太新派。”


当时我正在做图书编撰计划,国家需要我,有什么时间去进行老式求偶仪式?弄得不


好,要好几年的时间,真是天底下最大的浪费。


母亲皱着眉头喝茶晶,“只有颜色没有味道。”她说,其实也够麻烦的了,我还要替她


找出杯子,事后还得做洗涤功夫。


她一早来教训我,弄得我闷上加闷。


女儿在房中弄出巨响,母亲吓得跳起来。


我大声叫:“弟弟,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母亲奇问:“何必去看,闭路电视呢?”


我无奈的说:“她要保留私隐权利,不准我在电视上观察她。”


“花样真多。”母亲觉得没味道,“现在连书也不要读了,学校也取消了,人人泡在家


里,胡作胡为。”


我说:“书还是要读的,只不过不用长途跋涉去课室,这可是德政。”


母亲咕哝,“天天对着电脑,有什么好处?”


“他们还是要考试的。”


弟弟出来说:“姊姊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一套古老化学实验品,也许是她男朋友奉献


的,在地上炸出一个洞。”


我说:“叫三号去收拾。”


“得令。”他去了。


母亲又说:“孩子说话都没有文法。”


“妈妈,你要是什么都看不顺眼,生活没有快乐可言,二0三五年就是这个样子,喜欢


不喜欢,还是得每天起来。”


“我想吃香喷喷的白脱油蛋糕。”她抱怨。


“我替你去订。”


“还有巧克力。”


“那就没办法了,可可树早已绝迹。”


“是呀,核爆核爆,弄得连巧克力都没得吃,你们这一代还不知损失了什么?”


一代不如一代,每个年纪大的人都爱这么说,等我五十岁的时候,我也会说,一代不如


一代。


1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