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 只一棵树

新兵蛋蛋子 收藏 0 5
导读:树 只一棵树

关于树,要说的很多,因为有太多的记忆.

淫雨霏霏的日子,绵绵细雨打在枯树的丫枝上,空旷、孤独、虚无,夹杂着无尽的阴晦,流露着无言的寂寥.头顶上的乌云,坡上的几枝零乱的树叉,还有远处一片枯黄的草叶,给人以沉闷与忧郁.

其实,对于一些山水画大师,也许他们是非常钟情于此情此景的吧,倪瓒亦是如此.不得不承认对于倪瓒有一种特殊的偏爱,也许是源于两人是本家吧.他的画,直言不讳地说,若看得多了,你会感觉到单调,甚至于能感到他的山水格局有那么一点套路.往往就是几棵野树,近景是几块他自己发明的带折皴的石头,全部的空间与画面都只是围绕着这几棵树.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喜欢倪瓒的画.不是因为倪的画功有多深厚,技法有多老练,只是在看他的画的时候,我们能感到一股气,淡淡的,悠悠的,拉得绵长,传得悠远.这股气好象就在身边,触摸着你的肌肤,亲吻着你的额头,时时萦绕在你的周围.灵魂似乎在这股起中游离,有着一种真真正正的清逸与洒脱.

倪云林的野树在真正意义上不该称其为野树,他的野树早已超过真实野树的范畴了.他的树是一种意韵与感染力的汇集,是那种能够穿过云层,在空旷原野引起回音的气节.

泛黄的宣纸,零散的野树,黯淡的水墨色,骨子里透着清逸的气,一种黑色、阴郁、绵长的气.也许,这就是倪云林野树的灵魂了吧.人失了灵魂,人会死;树失了灵魂,亦会死.只是后者的死比起前者的死来更可怕,那是无形中的死,是一种失去本质的漂游与分离、摧毁与熄灭、消亡与散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