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台海战争 停战 第廿五章 救治俘虏

liusix 收藏 20 1717
导读:2009,台海战争 停战 第廿五章 救治俘虏

第七部停战


第廿五章救治俘虏


登陆场医院依然是一片忙乱的景象,通讯兵以最快地速度修复了登陆场医院同整个军网的有线电话连接,使得指挥部很快就搞清楚了目前状况的严重性。在登陆场指挥部的命令下,周围的友邻部队都在得到通知后将不值班的人员和卫生员派到了这里协助抢救伤员,连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座战俘营也由两个班武警带来了一百五十多个台军战俘执行救援任务。


随着周围部队赶来帮助救援,数百人和几十台车辆展开了同死神争分夺秒的赛跑。不少伤员被炸弹震昏或者被掀起的泥土掩埋,在倒塌的建筑物内更有为数不少的医护人员和伤员被困住。缺乏救援工具的士兵们齐心协力徒手在已经倒塌的防空壕内翻找幸存者,几辆小型车辆正在用绞盘协助士兵们拉开沉重的水泥预制板,以便医护人员解救被压住的伤员,连那些台军的俘虏都在卖力地喊着号子将一台台被气浪掀翻的手术方舱扶正后用来继续抢救伤员。


原本登陆场医院就有近千名伤员,遭到轰炸后至少有三百人以上在最初的几秒钟内就阵亡了,剩下的也有不少从轻伤员变成了重伤员,医务人员的惨重伤亡更使得军医力量极度紧张。幸存的医护人员几乎都集中在了已经被扶正的手术方舱区,虽然这些方舱都多少受损,可手术台只要基本完好,修理好无影灯就能使用,至少比随便搭个台子要顺手得多。不断地有种伤员被抬过来,两名受了轻伤的军医在手术区外把关,急需要抢救的马上送进去手术,没有希望的和伤势较轻的则抬到边上等候,一时间忙得不亦乐乎。友邻支援来的卫生兵大多只经过过几周急救训练,只能帮忙给轻伤员包扎或者是递递手术用具,根本无力应对如此多重伤员的局面。而登陆场医院两座药品仓库被毁更使抢救伤员的用品极度缺乏,急需的血浆和输液的葡萄糖水更是少得可怜。于是不少赶来救援的官兵都主动地献血,连不少台军的俘虏都伸出了手臂。


不断有幸存者被抬到手术区,也不断地有阵亡者的遗体被从泥土里翻出来后依次摆放在医院东头的那片空地,黑压压地占去了一大片地方。已经有三百七十多具遗体被发现了,从挖出来的重伤员名册上看,现在重伤员的数量已经比名册上多了一倍多。而且轰炸造成的混乱使得不少人身上的身份标示都丢失了,大部分烈士遗体和昏迷的重伤员都无法确认他们的姓名,一方面名单上还有两百多人“失踪”,一方面还一大群重伤员和烈士遗体对不上号,这让救援部队的文书头疼不已。


很快,登陆场南部野战医院得到了指挥部的命令用冯建东少将的指挥部专用直十一小队夜航送来了九名军医和少量药品。十余辆军车也从南部风驰电掣地赶来,运送着大量的药品物资和上百公升的血浆以及四十余名野战医院支援来的医护人员,极大缓解了这里的压力。


丁鹏飞站在炮弹箱子垒起来的台子上,声音嘶哑地指挥着救援工作。医院的院长已经在空袭中牺牲,守备队长卓凡则旧伤迸裂还在昏迷不醒,所有救援指挥工作都压在了他这个现场军衔最高的伤员身上了!整整一夜,他顾不得疲劳一直在黑洞洞的夜里依靠很少的火光指挥着这支混乱的救援队伍。此时的他已经是有些摇摇欲坠,嗓子也暗哑地几乎叫不出声音来了,毕竟他还是一个没有伤愈的伤员。不过,随着救援人员的增加和天光渐渐放亮,救援的进度在逐步加快着,效率也越来越高。


丁鹏飞的体力再也坚持不住,将指挥权转交给一个赶来救援的少校军官后,从台子下来准备休息。而此时,东方的第一缕曙光明晃晃地照在了这一小片狼藉的营地上……


抬着着两名海豹受伤俘虏和几个重伤战友的守备队员们也在东方透白的时候回到了登陆场医院。当初分两批出发时近三十个棒小伙子,回来时连抬着的也不到15个了,能自己走路的也大多受了些轻伤,沉重的伤亡和一夜苦战带来的疲惫使得即便他们抓到了俘虏也有些士气低落。


他们俘获海豹的地方距离登陆场医院不到一公里,原本应该很快就能回到医院的。可为了避开登陆场医院外围的雷区和火力点的控制区,他们绕行了大半圈到了医院的正门方向,路程长了好几倍。而且刚出发时队尾还遭遇了美军的空袭,迫使他们疏散队形隐蔽了一阵子,这才耽误了很多时间。可到了目的地,眼前的惨状让他们的眼睛一下子红了起来……


这医院哪里还有个医院的样子呀?!几乎所有的建筑物都被摧毁,原先成片的帐篷也都不见了踪影,连挖掘防空壕的空地上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弹坑,周围原来他们辛辛苦苦亲手挖掘建设的环形防御阵地更是几乎荡然无存。不但自己的队长看不到身影,连守备队留守在医院的四五十个兄弟也只能看到有八九个伤员在周围的高地上架着残破的机枪步枪尽职地守卫着,负责守卫大门的那挺轻机枪的射手甚至还缺了一条左腿!医院内有无数人正在用极其简单的工具在被炸得松软的土地上翻找着幸存者,手术区歪歪扭扭的手术方舱边上延出近百米都在冰冷的地面上摆放着担架,无数的伤员在那里呻吟,连特意留出的小路上都浸满了鲜血。而最让他们揪心的是,原先守备队员们最愿意去晒太阳的那片空地上居然整整齐齐地码放着数以百计的尸体!一小半已经包裹上了那种黑色的裹尸袋,而剩下的则在清冷的晨风中摆放着,黑压压的穿着军服的尸体中还偶尔能看到一两具娇小的尸体裹着残破的白大褂!


那都是自己的兄弟们呀!还有那些百灵一般的白衣天使们哪!战士们的眼睛变得血红血红的,手中攥着的武器护木开始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几个身上伤势不重的战士不等命令就冲到了原先的防御阵地上,寻找着自己战友们的身影。包括伤员在内的所有战士都将火辣辣的眼光刺向了被自己抬来的海豹伤员!这可都是他们的“杰作”呀!卡尔少校和狙击手的担架被重重地扔在了地上,要不是带队的班长还有些理智,这两个海豹恐怕立刻就会被几乎失去理智的守备队员们挫骨扬灰。


在大门附近找不到守备队的军官,班长只能先将自己的伤员抬到了手术区等待救治,恰好在路上碰到了几乎一步三摇的丁鹏飞。带队班长这才松了口气,马上跑过去拦住丁鹏飞,也顾不得他马上要昏倒,向他报告了俘虏的状况,并请示下一步的行动。


丁鹏飞虽然此时已经到了身心崩溃的边缘,大脑也几乎无法正常思考,除了一整夜水米没打牙的饥渴外极度的疲惫随时可能让他倒在地上睡过去。可当他听到了抓到了两个白种人俘虏的消息后,职业性的敏感顿时让他的脑子一清,脑海中的瞌睡虫一下子被赶到了角落里!“什么?俘虏在哪?”


“正在抬往救护区的路上!”


“走,过去看看!”丁鹏飞果断地说道。


……


“扑通!”卡尔少校在昏迷中听到一声闷响,背上传来一阵剧痛,他睁开眼睛却恍惚地看到了身边后有几条迷彩的腿站立着,那绝不是美军的迷彩!


敌人!中国人!卡尔少校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想要跳起来,右手向大腿上的自制枪套摸去,那里有他亲手制作的一支单管单动的12.7mm手枪。虽然只能打一发子弹,可那是他亲手加了发射药量的沙漠之鹰的子弹,他确信能在近距离一枪打倒一头大象!可除了挣动伤口带来的刺痛,他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和手臂都被捆住了,根本动弹不得!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一个俘虏了!从昨夜那最后一个遭遇战开始的一幕幕场景如同电影般在卡尔少校的脑海中会放着。自己怎么被对方的伞兵车拦截,怎么被一支小分队抄了后路,怎么被子弹打中,怎么被冲上来的人按倒,怎么被捆上,怎么被抬走,怎么遭到了轰炸,这一切都回到了记忆中来!


原来自己引以为傲的海豹分队就这样完蛋了呀!征战过全世界各大洲,从未尝试过失败滋味的卡尔少校心中涌起了浓浓的悲哀。这一夜的战斗中他拥有无以比拟的技术优势,还有紧密地空中支援,按说怎么也不可能失败,可自己还是败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对手会在完全无法掌握先机的情况下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来拖延海豹逃走的时间!卡尔少校记起自己的军医被刺刀钉在土地上的情景,眼睛痛苦地闭上了!他曾经在阿富汗两次救过自己的性命呀!


正闭着眼睛捉摸自己将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时,耳边却响起了一种类似受伤野兽般的痛嚎,他诧异地睁开眼睛,却发现一个年轻的战士趴在被炸得坍塌了一半的机枪掩体前,抱着一截折断的手臂痛哭流涕。他不知道,那只手臂原本是属于一位年轻的排长,手臂上的那只因为立功而得到的纪念版军表正是他曾经引以为傲的东西,而要不是这位排长曾经用自己的身体扑到过小战士,恐怕他早就阵亡了!看到这截断臂,小战士紧绷的情绪再也无法控制,放声大哭了起来。


还没等卡尔少校反应过来,这个小战士就眼里喷火地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他胸口的衣服将他半提了起来,沙锅大的拳头嗵地一下子砸在了卡尔少校的右眼上,本来就有些虚弱的他眼前立刻涌出了无数的小星星,上半身又重重地跌回了坚硬的地面,重击让他剧烈咳嗽了起来,牵动了身上的伤口让他疼得浑身抽搐起来,嘴角也渗出了血丝。紧接着那个小战士一把拽断将卡尔少校绑在担架上的麻绳,抓住他军服的领子将他像狗一样地拖行了不知道多远,面朝下地扔在了地上。卡尔少校虽然离开了担架可手脚还被捆着,这一段拖行让他更是痛苦得面无人色,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可小战士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膝盖狠狠地顶在了卡尔的腰眼上,左臂勒住他的脖子,右手五指分开扒着卡尔的头皮将他的脑袋揪了起来。


“我X你个狗杂种!……你TM抬眼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有本事你们TM的冲我们来呀!?轰炸医院算什么英雄?……懦夫!狗娘养的美国懦夫!”小战士的声音拉着哭腔语速飞快,声音大得像是在耳边点响的炸雷,坚硬的左臂如同铁钳一般让卡尔几乎窒息,右手突然离开了他的头皮,抽出了锋利的伞兵刀。“我TM活剥了给排长报仇!”


这时,已经有些意识迷离的卡尔少校才模模糊糊看到了整个2号目标区的全貌,不由得眼睛惊讶地像铜铃一般瞪大了,脸上也带上了痛苦的表情!虽然他无法听懂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个暴怒的中国军人话,可看到这一切也能猜到他说了些什么了,也明白了为什么刚才旁边的几个中国士兵会用那么怨毒的眼神看着自己,更没有人来拦阻对自己的虐待。眼前的惨状让太让卡尔少校震惊了!虽然曾经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这样的地方服役过,可如此多的尸体还是让他感到了极度震撼,一具明显是女性的尸体还穿着醒目的白大褂,零乱的医疗器械的残片更使他对这里的用途不再抱有任何怀疑。这里真的是一座医院呀!


“上帝呀!……我都做了什么?!”卡尔少校是个纯粹的职业军人,他也许不会介意在混战中杀死一两个对他有敌意的平民,但指引轰炸一座医院,并导致如此多医护人员死亡就远远超出了他心理承受的底线,在他心中涌起了无尽的绝望。“我和我的士兵们难道冒着死亡的危险,就是为了炸掉这座医院吗?……这里恐怕有三四百具尸体呀!……上帝呀,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这里简直就是地狱……我为什么没有在刚才死掉?”


“住手!你想干什么?这是俘虏你知道吗?……”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怒喝,丁鹏飞正好跟着班长一瘸一拐地紧赶了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训。“我们的政策是优待俘虏!……还愣着干嘛?把他放开!……立正!……你们队长不在就可以乱来吗?你把他弄死了夜里那么多烈士的血不就白流了?胡闹!……他是新兵不懂事,你们后面那么多老兵都在干什么?为什么不阻拦?觉悟都到哪里去了!?……回头处分你们!……我命令,除了抬担架的战士,其他人进入医院周边阵地警戒。……担架员马上抬上这两个伤员到手术区急救!优先抢救!……快!”


“首长!”小战士拉着哭腔立正站好,眼泪在这条汉子的脸颊上淌成了小河。“可是,可是,我们那么多弟兄都没了!……呜呜!”


“我知道!我知道!”丁鹏飞眼眶也红了,“可这是咱们的纪律!铁一样的纪律!……不管他们你做过什么,只要是俘虏我们都要优待!他们的罪行自然有法律来严惩!……而且,让这些俘虏活着要远比打死他们在政治上对我们更有利!……执行命令吧!”


“是,首长!”


看着战士们一脸阴郁地将两名海豹伤员抬向手术区,丁鹏飞不放心也跟了过来。


“让一让,让一让!”手术区的人太多,连过道上都零乱地放着杂物,还有不少伤员倚靠着等待救治,抬担架的战士怎么也绕不过去,不仅焦急地喊起来了。“我们这里有伤员!”


“喊什么喊?……这里头哪个不是伤员?”前面的伤员有些不耐烦,回头看看却发现抬着的伤员无论战斗服还是体型都明显不是我军的士兵,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咦,你们抬得是什么人?!”


“哦……是俘虏!”战士有些不好意思,低声回答。


“TMD!我们自己都等不到医生,俘虏还要往前挤!?”周围都是伤兵,医疗力量太过不足使得每个人都有些急躁,旁边的几个伤兵听到是俘虏都有些不满了。随着这些牢骚话的传递,更多的人将目光放在了这两名俘虏身上,很快就有人发现了更多问题。“这两个俘虏一个是白人,一个是黑人!他们不是台军士兵!”


话音未落,周围能站起来的伤病员全都刷地一下子站起来了,不少人都发现了这两个伤员的人种明显不同。昨晚上的轰炸大部分人都已经知道了是附近一股敌特搞得鬼,眼前看到了这两个外籍伤员,不用宣传都知道肯定是抓到的“敌特”!


无声地,上百名伤员围了上来,一下子堵住了这两个担架的前后去路。整个队伍内没有一个人说话,仇恨已经不是言语所能表达的了,光是这些伤员眼睛里喷出的怒火就足以将这两名俘虏烧成灰烬。此时要是有一个人振臂一呼,恐怕俘虏立刻就会被伤员们撕成碎片。躺在担架上的卡尔少校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周围那些中国伤员虽然一言不发可那种无声的威压让一直刀头舔血过日子的海豹也有些胆寒,更因为医院的惨状让他心中也多少有了一种歉疚和心虚。毕竟那不是战场上的拼杀,而是赤裸裸的屠戮!卡尔胆怯地蜷缩起了身体,不敢直视那一双双喷火的眼睛。


“上级命令我们无必要把他们救活!……你们让让……让让!”抬担架的小战士们看到这样的场面也有些急了,鼻头冒汗地解释着,看着挤上来的伤员们冷若冰霜的目光,不自觉地声音也越来越低,仿佛自己在做什么亏心事一般。


“怎么回事!?”丁鹏飞走得慢,刚刚赶过来就看到了这幅场景,心中也暗暗叫苦,马上紧赶几步抢上来喊道。“大家都让一让!”


伤员们出奇地沉默,可没有一个人动……


“大家听我说,这确实是我们刚刚抓到的敌特!”丁鹏飞拄着拐杖站到了一个空木箱子上,喊道。“我理解大家的心情,我也恨不能将这些让我们失去了这么多弟兄的混蛋碎尸万段!……可是大家想一想,我们是什么人!?……我们是中国军人!我们的纪律要求优待俘虏!这是我们铁一样的纪律!……而且大家也看到了,这两个俘虏是外籍的,几乎可以肯定是美国派来的!我们抢救他们是为了从他们嘴里获取更多的情报,更是为了在外交和政治上获取主动!……我在这里不是以一个指挥官的名义命令大家!而是以一个老兵的身份提醒大家,遵守俘虏政策,以大局为重!……我谢谢大家了!请大家让一让!”


队列里依旧没有一点声音,只是那些伤员虽然目光依旧愤怒,可脚步却逐渐向两边让出一条能让担架通过的小道来……


丁鹏飞看到这一幕,泪水潸然而下……


……


经过医生的抢救,被俘的伤员很快脱离了危险,卡尔少校恢复神智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给自己输血的血袋,他知道这么多伤员出现在这里,血浆会有多么珍贵!可中国军人竟然将他们最最需要的血浆输给了自己!


这一刻,他的意识深处也微微有些动摇了!


……


在接到登陆场的命令后,丁鹏飞将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的俘虏送走。目送远去的车辆,坚持了一整夜的他也立刻就挺不住了!几乎是栽倒在手术区外的泥地里,过了十几分钟才被人发现抬进了抢救区又是输液又是吸氧地折腾了一个小时才缓过劲来。自从他第二个卫士也在空袭中牺牲后,丁鹏飞目前没有专门的勤务兵照看,他拔掉了自己的输液针头将宝贵的床位让给了更需要的伤员,自己拽来一块肮脏的军毯裹上,找了个避风干燥的角落美美地睡了一大觉!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好几个小时以后了……


※※※※※※※※※※※※※


台湾自治委员会在提出愿意放弃“中华民国”国号来同大陆进行谈判的要求之后不久,北京的国务院台湾工作办公室迅速做出反应,对台湾自治政府的这种表态表示了欢迎,并决定立刻派遣国务院台办的一位处长作为特使到高雄与台湾自治委员就谈判召开的可能性和必要准备进行沟通。台湾方面也迅速表示欢迎大陆的特使来台接洽,并声明自治委员会已经派出了谈判组抵达香港,随时愿意同大陆就两岸冲突进行谈判。


紧接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新闻发言人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全世界记者通报了台湾战场的最新进展情况,并宣布为了缓和紧张局面,并与台军进行局部的停战,中国军队将会向台北市区释放第一批800名台军俘虏,如果台湾当局和军队能进一步表示出善意来,还将分批释放更多的台军俘虏。发言人指出,两岸同胞血浓于水,台军士兵都是在原台湾反动当局的蛊惑诱骗下才做出对抗中央的分裂行为,大陆将本着首恶必办协从不究的精神宽大处理俘虏。


几小时后,台湾陆军代司令叶全忠在台北发表讲话,表示愿意接收解放军释放的台军俘虏,并声称这些士兵被释放后将接受良好的治疗和休养,台湾陆军不会在近期将其再派上战场。为了顺利进行战俘的交接,台北守军将向解放军方面派出一支军官小组进行具体协商,且台北市守军将自本日中午12时起主动停火四小时,希望解放军方面能配合进行停火。


这几方面的消息接踵而来,仿佛两岸间的局势已经有了很大的缓和,国际舆论上颇感欣慰。


欧盟、俄日韩等国对台湾和大陆间的缓和迹象表示欢迎,联合国秘书长也发表声明对中国释放战俘的行动感到欣慰,并呼吁冲突各方尽快进行谈判解决冲突。美国政府也发表声明,欢迎解放军释放战俘,但表示美国军队的行动并不会因为这次的事件受到影响,美国将一如既往地履行自己对民主台湾安全的责任。很快,中国政府又对美国政府的这种立场进行了驳斥,在联合国会场上的孙哲再一次同美国的代表吵成了一团。


当日中午,台北市西郊的一条宽阔的马路上,原本两军隔着这条马路对峙了四五天,双方来回在这片小区进行拉锯战,不少要点都数易其手,几乎所有的建筑物上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弹孔,残酷的巷战使双方在道路两边的建筑中流尽了鲜血。可今天,经过双方军官小组在火线上的紧急磋商,这条六车道的宽阔马路被选定为受伤战俘的移交地点。


两边的建筑物内依旧有大量的机枪手和狙击手在相互监视着,而临街的一楼则被插上了鲜艳的红十字旗,十来名两军的军官都没有带武器,站在街心的隔离带上拿着名册进行清点,上百名我军的卫生兵和担架兵抬着台军的伤员放置在街心马路的隔离带上然后退回,再由台军士兵将这些伤员抬回到自己防区的建筑内救治。两个多小时的移交过程中,我军一共向台军移送了七百四十多名轻重伤员和三十余名普通战俘,以及五十六具台军士兵的遗体。而台军也向我军移交了四名战俘和四十多具我军士兵的遗骸。


移交结束后,少数胆大的两军士兵在道路两边互相扔来香烟和巧克力等物品进行交换,我军方面有战士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部收录机和扬声器,挂在了残破的建筑物墙壁上放起了邓丽君的老歌。这熟悉的旋律让两边不少抬担架的士兵在休息的时候跟着小声哼唱,原本两军对峙时的紧张气氛和敌意在这个时候慢慢地变得淡化了。相互虽然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两边的军官,尤其是台军的军官也在尽量约束着自己的部下减少这样的接触,可两边的士兵还是相互间问候起来。尤其是台军的士兵,由于台军上层封锁消息,不少士兵不知道具体的战况进展,还有家在郊区和中部的家庭所在地都已经被解放军占领,更是托解放军士兵帮忙打探自己家人安危的。两支军队都种同源语言又相同,一旦话匣子打开了隔着马路就聊开了!


这种情况有些出乎台军军官的预料,表情有些尴尬地加快了清点伤员的速度,提前草草结束了交接仪式,两军这才各自带部队回到了自己控制区内。双方又很绅士地给各自担架队和伤员一个多小时的疏散时间,直到下午四点半多了,也就是双方商定的停火时限过去半个多小时后,才有一个士兵关掉了一直响着的那部挂在墙壁上的收录机,大喊了一声:“开打叻!”


又过了几分钟才有人向天上开了一枪,整个安静了一下午的街区开始乒乒乓乓打了起来。不过要是有心人仔细观察一下的话,就会发现两军士兵打出的曳光弹道似乎都比平时要高出了那么一点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