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疑云(1)

一本三国演义,彻底损毁了周瑜一代儒将的名誉.有这样一个小故事.老将程普开始认为周瑜年轻,居功自傲,曾多次在公众场合给周瑜难堪,但周瑜“折节容下,终不与校(较),普后自敬服而亲重之。”并对人说:“与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一个三朝元老都口服心服的人,试问何以会是一气量狭小之人 ?况当世之人已对其有了定论“雅量高致、谦让服人”.

公斤与孔明,或许是半斤八两,为了孙权,思量除潜在之敌,何以量小不能容人之说?况其曾通过诸葛谨试图说服孔明,试想,如真嫉其才,何以愿得一如此对手?

为国思谋除隐患,尽忠尽责,可堪一个忠字.至于中箭受伤,也是毒发而亡,何来气死?

雄哉公谨,奇哉公谨,怨哉公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