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年代市井风情之三百六十行

新兵蛋蛋子 收藏 0 74
导读:九十年代市井风情之三百六十行

三百六十行的内容


主要行业

三十六行分别指:肉肆行、宫粉行、成衣行、玉石行、球宝行、丝绸行、麻行、首饰行、纸行、海味行、鲜鱼行、文房用具行、茶行、竹木行、酒米行、铁器行、顾绣行、针线行、汤店行、药肆行、扎作行、仵作行、巫行、驿传行、陶土行、棺木行、皮革行、故旧行、酱料行、柴行、网罟行、花纱行、杂耍行、彩兴行、鼓乐行和花果行。


杭州工商界素有三百六十行之说。行之名,始于南宋。南宋周辉《清波杂志》记有肉肆行、海味行、鲜鱼行、酒行、米行、酱料行、宫粉行、花果行、茶行、汤店行、药肆行、成衣行、丝绸行、顾绣行、针线行、皮革行、扎作行、柴行、棺木行、故旧行、仵作行、网罟行、鼓乐行、杂耍行、采辇行、珠宝行、玉石行、纸行、文房行、用具行、竹林行、陶士行、驿传行、铁器行、花纱行、巫行等三十六行。清人徐珂在《清稗类钞》中说:三十六行者,种种职业也。就其分工而约计之,曰三十六行;倍之,则为七十二行;十之,则为三百六十行;皆就成数而言。


中国有句名言——“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句谚语也不知流传多少年,反正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所谓“三百六十行”,即是指各行各业的行当而言,也就是社会的工种。俗话说得好:“敲锣卖糖,各干一行”。关于行业,自唐代开始就有三十六行的记载。宋代周辉《清波杂志》上便记有肉肆行、海味行、酱料行、花果行、鲜鱼行、宫粉行、成衣行、药肆行、扎作行、棺木行、故旧行、陶土行、仵作行、鼓乐行、杂耍行、皮革行等等。


由三十六行如何发展为“三百六十行”呢?据徐珂《清稗类钞•农商类》载:“三十六行者,种种职业也。就其分工约计之,曰三十六行;倍之,则七十二行;十之则三百六十行。”可见“三百六十行”只是一个约数,其实自古之来,行业的工种决不止“三百六十行”,三千六百行也不止。不过“三百六十行”只是概括数,民间所流传的“三百六十行”是个统称,多年来习惯成自然,说起来方便,听起来顺耳,所以至以现在,说起行业还是笼统地称“三百六十行”。


二十世纪初的旧中国,上海洋人开办了不少香烟公司,随之民族资本家也创办了好多家香烟工厂。中外香烟公司为争夺卷烟市场,于是想出新招随香烟每盒赠送一张小画片,这种画片上海俗称“香烟牌子”,天津俗称“毛片”,现在统称烟画。这既是赠品,也是烟草公司的广告。烟画上的内容丰富多采,除了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水浒》,还有京剧脸谱、动植物、戏曲人物、仕女等等。不少烟草公司还分别出版过“三百六十行”的香烟牌子。他们所出的虽然版本不同,但表现的馄饨担、剃头挑、弹棉花、烘山芋、舞女、****等行业却是大同小异。当年冯懿有先生的父亲冯孙眉老先生是著名烟画收藏家,他收集这种小画片已到了痴迷境地,几十年乐此不疲,在老上海首屈一指,多次公开展览他的藏品,故有“上海滩香烟牌子大王”的美誉。现在这位“大王”已仙逝多年,他在离世前除将不少烟画捐赠给有关博物馆外,还将余下的三千多张烟画传给了儿子冯懿有。冯氏子承父业,从小受父亲影响,冯懿有也爱玩香烟片子,他不惜重金又收集了数千张烟画,在他的藏品中就有不同版本的“三百六十行”香烟牌子,虽然不全,但可以从多角度来反映旧中国老“三百六十行”的一些基本情况。


现在这种七八十年前的烟画已成为稀有品,当一些收藏爱好者和民俗工作者知道冯懿有收藏有“三百六十行”烟画,便纷纷前去借阅,有的为了研究,也有的为了一睹为快。但冯懿有年近古稀,无法照顾众多借阅者的要求,于是产生出版三百六十行烟画之意。事有凑巧,我因在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过《中华收藏文化大观》一书,与责编张竞毅先生比较熟悉,真是无巧不成书,张先生也早有出版“三百六十行”的设想,当他问起我谁有“三百六十行”烟画时,我即介绍冯懿有,他俩于是一拍即合。《中国•老360行》一书,我们采取画面与文字并重的形式,特别是文字部分难度很大,虽然烟画上有的也有几个字的标题,而笔者所写的文字说明每篇都需在700—1000 字左右。根据画面所提供的行当,我们将从其起源、发展、演变、传说、祖师爷、趣闻铁事、民族风情等多方面来介绍旧中国以老上海为缩影的江南百年间的各行各业社会沿革特征,力求做到此书既有历史性又有知识性,既有民俗性,又有趣味性。行文着眼以小见大,进而真实地反映旧中国的一些历史面貌。如修路工,我们并没有简单描写他如何修路,而是通过修路工,进一步介绍了中国的第一条以铁藜木修筑的大马路;又如背枕木也没有停留在如何背枕木的具体操作中,而是通过背枕木,介绍了中国有史以来建造的第一条淞沪铁路建与拆,拆而又建的历史事件……


另外,三十六行是中国唐代社会主要行业的统称,反映当时社会行业的分工。三十六行延伸出中国民间常用的七十二行或三百六十行的行业分类之说。


三十六行的论述,见於宋代周辉的《清波杂录》。徐珂在《清稗类钞•农商类》中说:“三十六行者,种种职业也。就其分工而约计之,曰三十六行,倍则为七十二行,十之则为三百六十行。”可见三十六行只是虚指数,实非具体数字。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