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杀手的自白

虎王殿下 收藏 76 112

“狙击手的枪声响了,一颗7.62毫米的弹头高速旋转着打进宁伟的眉心,从后脑穿出,爆起了一团血雾,碎骨和血浆飞溅开来,强大的冲击力使他的身子向后飞起,仰面栽倒。”

(《血色浪漫》第二十三章)


我知道,这一刻总有一天会到来。死在自己最熟悉的杀人手法下,算不算一种报应呢?我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轻,慢慢地往上飘着。真是奇怪,像我这种罪孽深重的人难道也会去天堂吗?又或许是去接受审判,然后再被重重地打入地狱永世不得翻身?我不知道,也不惧怕,因为这些罪孽是我亲手造成的。可我还不想走,因为她,也因为他们。我伸出双手,想要抓住自己的肉体,但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灵魂属于另一个虚幻的世界,而不是人间。


飘着,飘着,我依稀看见了钟大哥向我跑来,不,只是我的肉体,还有张海洋大哥。我宁伟这辈子欠他们的情只能来生再还了,如果我还有机会获得新生。


一个女子从墓碑后站了起来,是姗姗。她看了眼我的遗体,举起我留给她自卫的手枪,指向自己的太阳穴。我亲爱的女人,你想干什么?千万别做傻事啊!我用自己那颗早已黑暗的心祈祷着。我想告诉她放下枪,却没有能力,只是远远地观望着。我已经看不清她的手指和扳机。她倒下了。我能猜出她刚才做了什么,真有点后悔教她使用手枪了。也许,在审判的地方,我们能够再次相见;也许,她还有去天堂的权利。


我慢慢地飘着,周围是一朵朵白云,偶尔还有几只鸟儿飞过。回想起当年在部队,我接受跳伞训练时也曾到过这个高度,所不同的是,当时,我还是一个人,一个活着的人,一个共和国的卫士;而现在,我死了,来到这儿的只是我的灵魂,一个肮脏的灵魂。


人生的一个个瞬间开始在我眼前跳跃。


我看见一位慈祥的妇女,爱抚着身边的孩子,她的脸有些浮肿。那是母亲!我亲爱的母亲。辛辛苦苦将儿子拉扯大,希望他将来能当上军官,娶个好媳妇。母亲啊,儿子没脸去见您,儿子杀人了,还杀了个好人,给您老人家丢脸了。儿子唯一做到的,就是给您找了个好媳妇,希望她能好好孝敬您。回想起当年,儿子实在太不懂事了,吃光了您的午饭,逼得您只能偷偷吃车间里的糨糊,结果还中了毒。母亲,对不起,儿子没让您过上好日子,还给您脸上抹了黑,让您失望了。


我看见了一个个绿色的身影,是部队。亲爱的母亲,儿子顺利参军了,还是侦察营。在部队,我认识了钟跃民钟大哥,张海洋大哥,还有已经牺牲的吴满囤大哥。我宁伟一辈子没服过谁,惟独敬佩钟大哥。老北京顽主当道的那会儿,我还穿着开裆裤呢。记得刚进部队那会儿,我是部队的刺儿头兵,钟大哥却看出了我的实力,把我调到了他的班里。三位大哥都很关心我,将自己的绝活传授给我,宁伟在此谢过大哥们了。可宁伟却不幸走入了岔道,退伍后将这身本领用在了黑道上,替李震宇杀人,甚至还杀了张大哥的手下,刑警李东平。宁伟一生杀过很多人,在部队时杀恐怖分子,退伍后又成了黑道上的冷面杀手,唯一后悔的就是杀了警察,总的来说他是个好人,只是太没自知之明。


我看见了一个男人在街上追打一个女人。女人疯狂地叫着,求饶。一旁一个军人出手了,一脚踢断了那个男人的三根肋骨。那就是我。可令人费解的是,那个女人却反过来训斥起我来,“你为什么打我男人?!”我真的没想到,他们会是夫妻,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欠揍的女人呢?更让我想不到的是,那一脚,断送了我的军旅生涯。母亲啊,我亲爱的母亲,儿子太冲动了,儿子没法完成您的心愿当上大军官了。


我又看见一个人,一张罪恶的嘴脸,是锤子,也是我的小学同学。如果不是因为他,也许我现在正好好地经营着我的公司;如果不是因为他,钟大哥也不会因为挪用资金而坐牢,更不会因为这50万元失去他心爱的秦岭;如果不是因为他,我又怎会去那些娱乐场所,去认识姗姗,让一个善良的女人最终为我徇情;如果不是因为他,我又怎么会入狱,越狱,又走上黑道这条不归路呢……但是,没有如果,我已经死了,我的灵魂正等待审判。只后悔当初没彻底结果了他。


门,我看见了一扇门。它徐徐地打开,射出一道道刺眼的光芒。是时候该受到审判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