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徐志摩小赌婆儿的大话

平岛射日 收藏 6 41
导读:[转帖]徐志摩小赌婆儿的大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方才天上有一块云,白灰色的,停在那盒子形的山峰的顶上,像是睡熟了,他的影子盖住了那山上一大片的草坪,像是架空的一个大天篷,不让暖和的太阳下来。一只灰胸腔的小鸟,他是崇拜太阳的,正在提起他的嗓子重复的唱他新编的赞美诗;他忽然起了疑心再为他身旁青草上的几颗露水,原来是阳光里像是透明的珍珠,现在变成黯黯的,像是忧愁似的,他仰头看天时他更加心慌了,因为青天已经躲好只剩白肤肤的一片不晓得是什么。他停止了他的唱,侧著他的小头,想了一会儿,还是满心的疑惑,于是他就从站著的地方,那是一颗美丽的金银草,跳了出来,他的身子是很轻,所以最娇嫩的花草们的小脚在他们的头顶上或是腰身里跳著舞。每回他过路的时候,他们只点著头儿摆著腰儿的笑,因为他们不觉得痛,只觉得好玩,并且他又是最愿意唱歌儿给他们听的。现在他跳不上几步,就望见的一个朋友;他是一只夜蝶,浑身搽著粉的,伏在一株不会开花的耐冬上。他就叫著他的名字,那是小玲珑,问他为什么天上有了这样大变动,又暖又亮的太阳光为什么不见了?但那小玲珑有他自个儿的心事,他昨晚上出去寻他的恋爱,那是灯光,在深深的黑暗里飞了半夜,碰了好几回钉子,翅膀上的金粉,那是他最心疼的,也掉了不少。灯亮,他的恋爱,还是不会寻著。他在路上只好有一对萤火虫那是他本来看不起的,在草堆里有可疑的行为;此外他的近视眼望得见的就是那颗可怜的大星,还是在那里一闪一闪的引诱著他。可怜他那不到三分阔的翅膀如何能飞得到几万万里路,虽则那星如其要人的性命他是一定不迟疑的奉献。所以他忙了一夜,一点成绩都没有,后来在一块生荆刺的石头上睡了一会,直到天亮才飞回来的。现在他贴紧在一株快开小白花儿的耐冬身上,回想他一晚上的冤屈,抱怨他自己的思想,像做梦似的出了神。他的朋友招呼他,他也不理会,一半是疲倦,一半是不愿意,所以他只装是睡熟了没有答应他。那灰胸膛的雀子是很知趣的,他想不便打扰人家的好梦,他一弯腰又跳了开去。这时候山顶上那块云还是没有让路,他的影子落在青草上更显得浓厚了。所以他更是著急的往前跳,直到他又碰见了一个老朋友,那是一只尖尾巴青肚皮的跳虫,他歇在一棵苦根草的草瓣上,跷著他那一对奇长的后腿,捧著他的尖尾巴像在搔痒似的。“喂小赌婆儿”(那是他的浑号,他的名字叫做土蠖!)我们的小雀对他喊著,“你的聪明是有名的,现在我要请教你一件事,方才我们的青天,我们的太阳光,不是好好儿的吗?现在你看,为什么暗沈沈怪怕人的,青天不见了,阳光也没有了,这是什么缘故呀?”“缘故?”那虫儿说,“那是兆头,也是不好的兆头哩,我告诉你说,我的小哥儿”(我们要记得那尖尾巴青肚皮长腿子的跳虫不是顶老实的虫子,他会说话,更会撒谎,人家称他聪明,夸他有学问,其实那都是靠不住的,他靠得住的就是他那嘴。)“这又是什么兆头呢?”我们的小雀儿更著急的逼著问,那虫子说:“常言说的小儿快活必有灾难,今天原来不是上好的天时,偏是你爱唱的那小调儿,唱了又唱,唱了又唱,唱得天也恼了,太阳也怒了,不瞒你说我也听厌烦了。你知道为什么天上忽然变黑了?那是一个大妖怪,他把他那大翅膀盖住了天所以青天也不见,太阳也没了。那妖怪是顶怕的,他有的是一根大尾巴,顶大顶大的大尾巴,他那尾巴一扫的时候我们就全得遭殃。你不记得上回的大乱子么?我们那颗大个儿的麻栗树刮断了好几根青条,好几百颗大龙爪花也全让札一个稀烂不是?两个新出窠儿的吴知了儿正倒运,小翅膀儿也刮糊了,什么了儿也知不了了。你说这不可怕吗?现在又是那兆头来了,你快想法子躲起来罢,回头遭灾可不是玩儿,你又是有家的,不比我那身子又轻又松腿子又长又快的,再会,我这就去了。” 小赌婆儿说完了话就拱起了他的腿湾子,捺下了他的尖肚子,仰起了他的小青嘴儿,扑的一跳,就是三五尺路,拐一个湾又跳,又一跳,就瞧不见了。我们老实的小雀儿听了他那一番大话,一句句他都相信是真的。他抬头看一看黑蔚蔚的天,他心里害怕,真的像是那大妖精快要要作怪似的。他是顶胆小的,况且小赌婆说的不错,他是有家的,那更不是玩儿,他做家长的总得负责任不是?他站著翘著他小尾又出了一会神。这会他胆气有了,他就拉开他的翅膀,那是蓝毛镶白边顶美的翼子,嘴里打起了口号,他就飞飞飞了。那口号是找人的太太与他们的小孩子的(他有一个小身材的太太,三个小孩子都像他,就是毛儿没有长全)。这回他有了心事,再不说闲话了,虽则在路上他又碰到好许多朋友,那绰号叫小蛮子的的螳螂,浑身穿著灰甲的黑板虫,爱出风头的一对红蜻蜓姊姊,草丛子上那怕人的大黑毛虫,还有好几个游手好闲的长脚蚊虫,他都没有打招呼,他要寻著他的妻子要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