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华网 首页 >> 国际频道 >> 国际扫描

志愿军战士家书:战地中秋月




又到中秋月明时。尽管在今天,许多传统佳节已成为等待抢救的"非物质遗产",中秋仍然对中国人有着特殊的含义:圆满的明月一直在暗示着家庭成员的团聚。50多年前的中秋节,在异国的一轮明月下,志愿军文艺战士邵亢难抑思乡之情,挥笔给弟弟邵尔钧写下了长长的家书。但是,在这也许是洒泪写下的家书中,我们读到的却不是感伤,而是带有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烙印的壮志豪情。半月谈编辑部特摘发这封带着硝烟的战地家书,向节日里仍坚守岗位的军人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战 地 中 秋 月



家书作者 邵亢



致尔钧同志:



你没有来过朝鲜,你知道朝鲜人民是怎样过中秋节的吗?



他们都把碗擦得干干净净(朝鲜大部分用铜碗),在今天做上一顿好吃的。一家老少,有的是一个家族,穿着浆洗很白的衣服,到山顶上去祖坟前祭奠。这就是永怀不忘的意思吧。痛哭一场以后,便在坟前吃得一干二净。我没有看到他们吃过月饼。他们用粟籽油、豆油摊"弦水"吃(用白面和上瓜丝后,用油煎),再吃点麦芽糖,喝点米酒,这就是一般农民的过节生活。一年来,春耕夏锄,在敌机轰炸和破坏下,战胜了一切困难,现要收获了。你可以想一想,他们内心是多高兴?



你看见过朝鲜的月亮吧?这可是开玩笑。你现在正看月亮吗?记起月夜来,在朝鲜几个有意义的月夜记得特别清楚。



一九五〇年十月下旬二次战役一开始,我们一连在华阳洞挖阵地,阵地挖在一个山坡的下面,从月亮一上东山就干,给工作添了多大方便啊!"好啊!趁着月亮不落,突击出来!" "没问题!"大家一致响应。挖下一公尺,下面就是泥。一刨一个坑,插进铁锹不摇晃都不出来。过了凌晨两点,地上凝了一层冰霜,一踩,"格格"的声响,棉鞋上沾了不少泥,都冻着了。伙房不知在什么地方,很艰难地送来一顿面片汤。冷啊!穿着棉袄干活热,一休息就要冷。干吧!越快越好。天快亮才干完。吃完饭,躺在山坡上就睡了。可是敌人跑了。追!当然要追!步兵翻山越岭在追,炮兵挂上炮,上公路追!就在这个月夜,我记得很清楚。



在朝鲜这三年,有几个月夜我是忘不掉的。一九五〇年十一月的月夜,是我初经顽强军事劳动的一天,我可没有熊,我跟战士们一样干。你知道,秋天是打仗的好时候,有月亮也是夜战的好时候。一见到月亮,或是见过中秋节的月亮,都要有些想法。你记得李白有此感触吧!"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五一年的中秋节,是个很热闹的月夜。部队向前移动,小后方要搬家,我接受搬家任务。这天晚上,坐着汽车跑了一夜。敌人的夜航机B25又投弹又扫射,路炸得坎坷不平,天空上悬挂起几十个照明弹,再加上皎洁的月光,地上有一根针都能看见,公路两旁的高射机枪和高射炮,向天上交织成一片火网。坐在车上颠簸得坐不稳,敌人一排机枪打在附近,汤姆弹在地面上爆炸了,闪出蓝色火花。我告诉司机:"把紧舵轮,快跑,可能发现咱车子啦!"那阵可没想家或是怕死,总是想快跑过封锁线,胜利完成任务!



一九五二年的中秋节,比起以往的日子更有意思。我正随部队参加一次反击战。月亮还没有上山时,我同一个同志野地里割荒草,敌人冷炮在附近不住地落。连夜挖阵地,困哪!已经三天四夜没睡了。再努最后一把劲,割些草,铺在靠山崖的单人掩体内,好睡觉。吃月饼吃梨吃苹果吧,不然怎么打胜仗啊!真是的,月亮照在静静的阵地上空,这是激战前夕恐怖的寂静。眼睛像塞满什么东西似的,眼珠都不灵活了,勉强地记了日记,倒头便睡。



五个年头过得多么快,不知道明年的中秋节是在什么地方来回忆今天,是怎么样的活着。



我身心均健康,勿念 祝幸福



致军礼


邵亢于朝鲜成川郡玉井

癸巳中秋 1953.9.22




发帖人,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