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送温暖)[小潭原创]迟到的书评

9月幸福的9月,小说讨论区重赏有质量的书评,但9月也是忙碌的。因为这个月我的小说正好在这个月结束,而且同时压来的还有实习与论文。看着一个个熟悉的朋友通过自己的努力大把大把的赚工分心里很是羡慕,直到今日——九月的最后一天,也是活动的最后一天——我才有时间静下心来,写一篇书评。

可当我坐到电脑跟前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什么准备都没有,什么书都没有看。大失所望之情溢于言表。其实就算看了,我也不随便造次。原因很简单,写书库内的书吧,斟字酌句好不辛苦,写书库以外的书吧,根据活动规则又要吃亏。思量再三想到了这个月和nononono的讨论和刚刚完稿的小说,于是乎大发奇想,干脆就谈一谈写小说的一些方式方法,其必然会引用到自己的小说,这样也就不能说我的书评和书库无关了。

写小说除了组织故事和确立思想,是小说的根本,是作者写小说以前就定下来并且轻易不会改变,而且需要有他的独创,最好不去遵循前人的理念(似乎也没法遵循)。其余的部分似乎还是有章可循的。既然是写故事,那就要有一个叙述的角度。这是谢小说的人第一个就遇到的问题。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因为他无非就两种:第三人人称视角和第一人称视角(当然我不排除有第二人称的出现,但我们完全可以把它看作一种经过处理的第三人称叙事方法)。这么说就好办了,因为面对的只是一道二选一的单选题。可事实上青梅这么简单,由于视角的局限在以后的叙述上就决定了故事脉络的走向。如果选择了第一视角,那么你很难开分线,也就是说注定了小说是由单线构成的。这种方式虽然简单、传统但其局限性很大。因为所叙述的每一件事必须要有主人公“我”的直接或间接参与。这给组织小说故事带来了很大的不便。而且叙事手法也受到了控制。如果事是主人公直接参与的那还好说,但如果主人公不在场你怎么办?只有通过故事里人物的对话、书信等方式转述故事。但是这种方式不能用得太多、太滥。因为方法的局限导致这种叙述方法很难吸引人。显然远没有主人公亲身经历来的朴实、亲切。但第一视角也有他的优势。除了刚才说的结构简单不容易出大的方向性错误外,他有更多的心理独白,也会使小说更感性,所以有的时候因为主角的不同会有很特殊的艺术效果。比如《狂人日记》里的狂人视角,《尘埃落定》里的傻子视角,这些不仅起到了新奇的小说,更叫人眼前一亮。

相对于第一视角,第三视角就显得从容冷静多了。他不但有更大的发挥程度,比如《亮剑》赵刚在最后总参部里慷慨激昂的演讲,如果用转述的方式我们很难想象还有那样的效果。这是第三人称在叙述方法上自由度的体现。很难想象《三国》这样的恢宏场面如何用第一人称来描写。《神雕》中男女主人公分了合、合了又分,我们如何用第一视角来记述故事,这就无法避免大篇大篇的转述。而这正是应该避免的。除了自由度高了,我觉得这种视角更多的体现在了冷静上。《亮剑》中李云龙在节粮度荒适合妻子的那番对话虽然没有一句心理描写但依然很震撼人。但如果是第一视角就无法避免的直抒胸臆,这样是不是会削减几分可观和真实性呢?我觉得还是大家自己思考,有一个答案的好。相同的第三人称视角也不是尽善尽美,他最大的优点其实也是他最大的缺点。自由度高,就要求更大协作的驾驭力,同时我们可以分多线的叙述有时候还会削弱故事的主线。正如我和nononono探讨三国中说道的,《三国》的主线就不明确,他甚至认为三国更本就没有主线!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还有一个暗礁是叙述者似乎对作品中的人物、事件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其掌握中,受其任意摆布,这无行中剥夺了读者探讨、解释作品的权利。


说了这么多,才发现似乎仅仅说了小说中视角的选定,而且似乎是其中最简单的二选一的选择题。真叫人有点郁闷。不知道后面要写多少,才能完成这一巨大的工程,因为后面还有故事线的设置、人物塑造、故事设置等一系列问题。10.1马上就要到了,趁着小说写完了,论文也交上去了,我有心思先给自己放个假,所以就先写到这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