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军团原创[吹毛求骨.艳魂寻古风]

天生老帅哥 收藏 6 100

吹毛求骨

---- 艳魂寻古风


书库中每有新作登场,我习惯于先看相关书评,再与自己的观感互证有无,对扬可的力作[艳魂曲]亦不例外。搭眼望去,本书可谓好评如潮谀词颇夥,甚至于拔高到欲领当今武侠小说之风骚的高度上来,除了友情赞助的过誉之言,列位论者的看法大致上是本书已深得古龙之骨兼具温瑞安之风。古龙固我夙好,于是在众方家的煽鼓曹丘下,我读此书的时候难免就要在其中搜寻古温风骨的痕迹。

小说的开篇便铺陈了一大段华丽都雅的风物描述,其遣词造句很有特点,看得出作者有意使句短词简,务求营造一种内在的张力以扣紧读者的心弦。在稍后的创作当中,作者运用了烘托和反衬的手法,继而波开浪裂水落石出,主角出场时其高明妙曼之意顿时四处弥漫。在情节的处理上起伏跌宕一波三折,看似尘埃落定忽又柳暗花明,鬼手迭出足见作者匠心独运。以此而言,[艳魂曲]确有三分古龙风采,但是,写到这种程度仅得皮毛而已,若云已获神髓还言之过早,这里让我们来对什么是古龙试作一番探讨。

究根寻底,我们可以发现古龙的内在精神其实是一种味道纯正的浪漫主义,古龙是浪漫的,。古龙的浪漫首先体现在他对人类和世界的难以抑制的热情上,爱情,亲情,友情,夕阳的壮美,流星的灿烂。。。他甚至对死亡也进行了激情澎湃的颂扬 ----- “洗净你的咽喉,带着你的剑来”,在死亡冰冷的双手中间,捧着的是鲜血喷溅出来的最后花朵。在他中晚期的作品当中,给我们淋漓尽致地展示了纯正的人本主义英雄美学。古龙笔下的英雄,几乎是宿命般地面对着一次次绝望的死亡危机,在这个由死亡编织而成的诡异的网络中,人被逼迫到毫无指望的绝境。没有消解破除和规避,古龙的选择是奋身拥抱死亡,在那义无返顾纵身飞跃的中,我们看到的是明亮眩目的身影,生命的小舟在危险的急流和礁石中左冲右突,云起雾落峰回路转,在对黑暗和丑恶的抗争中,一个英雄浴火而生。

古龙是寂寞的。“欢乐英雄”万丈豪情投射的背影里是落寞的孤寂,这种孤寂掩映在一片软红的环佩叮当声中,闪现在纵横的刀光和无边的杀气中,也飘散在剑尖滑落的那滴鲜血之中。人影乍分,生死已判,在胜利的光环下,古龙的英雄没有欢呼,没有喜悦,只有两声叹息和几分寂寞。在灵与肉的交融和搏斗中,古龙的感情跳脱而恣肆放纵,高高飞扬在世俗的藩篱之上。李寻欢这个名字,作为一个英雄的终极符号,象征着古龙对所谓礼法的蔑视和唾弃。

在小说中,古龙表述了他对世界悲悯的关怀和感伤,这种关怀和感伤,越过了悲痛和愤懑的剑气,常常以直接的方式袒裸在读者的面前,让读者感受到古龙心灵那束火焰升华出来的激情。英雄的孤寂,生命的觉醒和生命的激情,对于死亡的直视和颂扬,豪情与感伤的完美融合,以及每一个字每一个词所散发出来的诗情画意,古龙的小说包含了经典浪漫主义的全部要素。

.反观[艳魂曲],不客气地说,离尽显浪漫主义的意境还有不短的一段路要走。小说也者,不外乎人物和情节两大要素,无人物不成其为小说,无情节则如同泥塑木雕。情节为人物塑造提供了空间和场景,因此无论如何精思巧构都不能与人物貌合神离,否则即使辞堪[两京][三都],也是风中飘絮无根可基。在塑造人物方面,百般描摹不若一言传神.鲁迅说的写眼可洞见内心刻画入骨,他是文豪,非常人所能比肩,力稍欠逮者可在人物的语言多做文章。以小说中铁鞭飞舞的所谓牧童为例,既曰牧童应似在稚齿韶龄间,怎么眨眼工夫便早熟得要奸淫美女作虬髯暴客状了呢?又如那位神秘的杀手之王风三爷,前面罗列堆砌甚繁,就是为他的机诈智变枭雄本色抹油傅粉,结果甫一出场,单凭因为手下失误而挥出的那两记耳光,便把作者的良苦用心煽得荡然无存,一下子沦落为寻常江湖草莽而已,相形之下,我们几时见过上官金虹对喽罗动手动脚?迄今为止,我所看到的一干人等大段落的对话,几乎千人一口殊无个性可言,更象是作者在左手打右手般地自言自语。至于温瑞安,我的看法是跳脱灵动比起古龙来毫不逊色,但是最大的毛病就在于过分罗唣,在这一点上[艳魂曲]倒是适承其弊,拳来脚往盘桓数章犹不肯见出个高下来。

正所谓刻鹄不得犹类鹜,画虎不成反类狗,我倒是真心希望扬可不拘古格,写出自己的风格来.当然,也许前述众多方家的评论皆属谬托知己,作者扬可并无摹拓的初衷,如此一来,区区这篇拨开技巧表皮考本问源的吹毛求骨,便算是放了个空炮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