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影子军团](原创)我胸中的剑

盐铁 收藏 40 220
导读:[铁血影子军团](原创)我胸中的剑

我胸中的剑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海子


读完中国社会科学院何帆的随笔胸中无剑,引发了我写这篇短文的冲动。


他说, 到了人生的这个阶段(三十岁后),你就会发现,放弃比得到更重要,忘记比记得更重要。忘记之后我们才能有更宽阔的胸怀去接受新的事物,领悟新的境界。


我还没到这个阶段,却慢慢即将步入,很难体会到放弃的境界,因为至少我还没得到,所以很难谈放弃,但如果放弃之后,能够更宽阔的胸怀去领悟新的境界却叫我心动。人的境界总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佳。佛揭道,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还是山,看水依然是水。三十过后,大概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了吧。


何帆他具体说的放弃,一是对名利的追逐,心态重新归于淡泊,因为追求美好的名

声会带来误导。追逐利益会让人变得贪婪,而贪婪会毁掉人的理性。理性是近代西方世界政治,文化和科学革命的重要推动力,如果说,作为现代人,我们还有什么信仰的话,除了还有一堆人相信上帝,一排人相信金钱,那么最时髦的莫过于理性了。时常有基督教徒敲我的房门,他们很热心宣传对上帝的至爱,而每次开头都会问我,我的信仰是什么,一开始,我会开玩笑地说,是共产主义,越到后来,我就开始思考,我难道真是个没信仰的人么?不,我有!那就是自己的理性。我不愿意糊里糊涂地活着,总是对生活,对世界,对社会充满好奇,仅用课本上的那点理论知识已经无法满足我的想象力,在和朋友聊天时,经常出现自己的论断。我对人性,对社会有着自己的理解,至少我认为,一个死去两千年的人是不够智慧来引导现代人的生活的。你可以尊他为神,我也不反对,我既藐视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推崇,也常常惊心自己作为个体的缺陷。不过,我们也没理由盲目遵从理性,作为个人的思考是有不足的,人类又何尝不是呢?


至于名利,大家都知道,那是虚的,是浮云,可古往今来谁又不曾为之心醉呢?如果全盘否定,那么也既否定了人的本性,人的存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名和利,至少,除了理想中的圣人,中等道德以下的人都是这么行动的。何帆不全盘否定对名利的追求,他用了个形象的比喻说明:为了让人体增强对传染病的免疫力,需要注射疫苗,而所谓的疫苗,其实就是小剂量的病毒,注射到人体之后,这小部分的病毒不会致人于死地,但会刺激人体内部蕴含的抵抗病毒的能力。追求一点小小的名利也是这样,能够提高我们对名利本身的抵抗力。

昨天和朋友看电视,里面正播放一段一些富翁在克罗地亚一小岛的悠闲生活,朋友说,现在终于找到了生活的方面了。我哈哈大笑,说,我早就是了,做一个职业的经理人,赚了足够的钱,在哥庭根乡间购置一套住宅,享受这里清洁的空气,美好的乡村气息。在荷兰的海边购置一个小屋,有自己的帆船,夏天的时候来这里度假,在蓝蓝的海水里钓鱼,晚上和当地的热情好客的土著一起烧烤...... 但我不曾想到要用钱来压自己,或者压别人,我只是用自己的双手勤劳致富,我也不想当个虚名的人,只想发挥自己一点微薄的能力,做点实在的事情。


何帆继续说,放弃对经济学的信仰。看他的履历,从本科到博士都是学经济学,现在又是挂满经济学头衔的学者,要让一个这样沉浸在经济学世界里的人放弃对经济学的信仰似乎有点天方夜谭。他自己也承认,经济学的体系博大精深,在这样的学科内沉迷一辈子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他放弃这种信仰的理由是,从认识世界的角度看,经济学是非常有缺憾的。经济学目前的发展程度仍然介乎手艺和科学之间,好的经济学家,无非是个熟练的工匠而已。呵呵,一个好的经济学家,就是一个熟练的工匠,说的不错,我在写论文的时候就很有体会,全篇都是引用别人的成果,你必须很严格表明这些话的出处,一篇十五页的小论文,仅注脚和资料来源就够过一页的。我的感觉是,把一些别人用过的砖拿来砌自己的窝。这根打麻酱有异曲同工之妙。我很想用些自己的话,自己的思考和理解,关键许多东西需要重新证明,那我没理由冒险把自己的砖砌上去,否则教授肯定不答应。譬如,欧元区是不是最优货币区,我很想跳出大师们的框架,用投资学的角度来分析,把引入欧元作为一项投资,把这项投资每年的收益折现,那就可以比较漂亮的组成一个短期和长期分析了。


他还说,社会学家和政治学家比经济学家更善于捕捉每一个时代的重大问题,而最好的经济学家,也会犯下在历史上最大的经济萧条到来前夕还在预测经济将进入—个长期繁荣的错误。呵呵,我看后又要笑了,心有戚戚。美国发生29年的经济大萧条前,伟大的经济学家费雪就坚持认为,美国的经济会持续繁荣。长期资本管理公司,一个拥有像诺贝尔经济学奖Myron Scholes 和Robert Merton,另外24名博士的对冲基金,因为过度相信这些人的数据分析和数学模型的应用,结果忽略了像俄罗斯货币贬值这样的无法估计的因素,因为把资金投入在风险很高的债券市场而损失惨重。我常常想,即使最伟大的经济学家也很难凭自己的智慧来预测未来,把握经济的趋势,那么,我一个如此卑微的人又怎么能轻言可以呢?有时候这种恐惧是很大的,特别是一个人在夜深的时刻,觉得人生之深邃,世界之复杂,自己却经常表现出一种未加思考的自信。


常常感到经济学的局限,或者应该说,建立这个体系的人的局限。我总结了两个特点。一个是,经济学家,往往是落在时代之后的记录者,更像个历史学家。他们着迷于过去的历史事件和数据,经过推理和数学分析,得出自己的理论模型,并且还运用这类模型去预测,调整将来。马克思断定,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不可调和的矛盾,无产阶级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可从今天看来,经济危机不一定只是在资本主义世界发生,经济危机也可以调和,因为资本主义政治家也从工人运动中得到了教训,采用了社会福利制度来消除两级分化,政府也可以通过积极地财政和货币政策来减弱经济危机发生的可能性。人类靠理性和反复实践得到了制服经济危机的工具,但同时,因为过分依赖这些得出的结论而在面对新情形时束手无策,当70年代中期爆发石油危机时,需求管理的凯恩斯主义已经失效了。


另外,经济学,特别是传统经济学太立足于对人的理性假设。如果说,自然世界可以用比较简单的数学模型来分析的话,那么社会的变量实在过多了,而且变量于变量之间的关系也不是恒定的。一定时间内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之间是可以替代的,但在长期或者当新情况出现时,这种关系就不再能坚持了。大家都明白这些,可是还那么喜欢用简单的模型来概括世界。这就像,明明世界是多维的,但我们还是用二维图像来表现它。我们不得不在承认简单模型的优点的同时,感叹人类思维的局限吧。我曾想,为什么没有一门单列的经济哲学来总结这些经济学当中的误区和不足呢?譬如老子,虽然不是经济学专著,但我觉得更像是一门经济学的哲学。他从自然的运行规律演绎到人类社会的运行规律,从而提出无为而治,很像是在两干几百多年前提倡让政府放权给社会,不要那么多计划和宏观调控,让百姓的智慧自己得到发挥,和亚当.斯密的自由竞争学说不同的是,老子不提倡竞争,不提倡市场经济,整个社会最好是相互隔绝的各个单元,这可能跟老子所处的时代是很有关系的,那个时代过于静止,社会的轮子转的太慢。如果现在的经济学家能跳出自己的学科,像何帆说的那样放弃对它的信仰,用更广阔的视野来观察这个世界,那么或许会更好呢。


何帆最后说甚至要放弃对学术生活的执着。因为,人生就是如此:把爱情看得太重往往为情所伤,把事业看得太重迟早要成为工作狂,把知识看到太重会变成书呆子,把财富看得太重会成为守财奴。所谓情深不寿,强极则辱吧。不过,个人体会到的是,要让自己放弃一些绚丽的东西真的很难。只能说,还年轻。现在往往恪守的座右铭是大宅门里白老七的那句话:老子要进一步都难,怎么能退呢?这或许跟他年龄没多大关系,个性使然。以我这个个性和年龄,介于两者之间,是进也难,是退也难,不能下定决心,往往乱起萧墙之内。不过,我相信,这是一个过程,一个临界点,一个分水岭,是进是退,天早已定,不需庸人自扰。


或许胸中还有剑,不能达到何帆所说的无剑境界。但无论有剑还是无剑,我都是个剑客。是剑客,便坦然对待人生,对待自己爱的人和被爱的人,甚至自己的对手。是剑客,必须有向道的决心和悟性,从容,但也坚毅不拔。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