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汽修是我的工作(暗斗)

军刀飞扬 收藏 20 5532
导读:[第一军团原创]汽修是我的工作(暗斗)

现在从事修理已经有两年了,在修理方面也小有成就。但是同老师傅们相比较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主要他们还是经验老到丰富。

由于我们的修理技术有了很大的提高,现在有好多修理任务都交到我们手里进行修理了。

在经常接触修理任务的过程中,发现有少数及个别的汽车驾驶员。(是一些老油条了)会经常用汽车有故障等问题为借口,逃避一些相对苦、脏、累和没有好处的出车任务。并且再他人领取了出车任务单出车后,为了自己干私活,又将停在修理间的汽车开出。有时他们会说车子有什么、什么毛病和故障,等我们换好修理工作服出来一看,汽车又开走了。

这样的事情以发生了好几次了,为了此事班长已经与他发生了好几次的冲突了。作为老油条的他能怕一个班长吗?因为人家上面有领导作靠山。领导会出面把事情摆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和稀泥,结果这老小子更加嚣张。

我们很是气愤,但是人家是老驾驶员了,你又能把人家怎么样了。心中只有忿忿不平,老这样也不行呀。一定要给这老小子一点教训,不能让他老为所欲为。

如果要想算计他,那就一定有机会。要想算计他,就要研究他。要想算计他,就要等时机。

这老小子开的是新东风翻斗车,康明斯的发动机,我把他仔细地研究一遍。发现与他捣蛋还真不容意,要想与他捣蛋只能在油电路上想办法了。

但是也不能太明显了,毕竟人家也是开了多年车的老油条老驾驶员了。在修理维护方面也有一定的技术、也有一定的水平了。

要做到让他看不出来;察觉不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经过我的摸索,我发现了一个小东西,哈哈哈哈;小而隐蔽;小而重要;小的好可爱呀。我如果在那里动动手脚,我想那老小子一定一定不会发觉的。

我的计谋成熟了,就等机会了。没有想到等这个机会算计他,也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一连近两个多月,这老小子也没给我机会。郁闷啊,我郁闷,我太郁闷了。

10月21日早班,天上下着小雨,雨不紧不慢地下着。天气已经很凉了,我们几个修理工坐在班里在看书,讨论汽车故障问题的处理方法。

这时,听到有车开进修理车间来。紧接着听到一个声音在喊:“有修理工吗?我的车有毛病”。

哈哈,哈哈。多么熟悉的声音,让我等候很久,让我等候快要忘记的记忆又浮了上来。

老小子,哈哈。老小子你又要故技重演了。

班长出去询问汽车有什么故障去了,我们几个在班里等候着。

一小会儿,班长气呼呼地走进来说:“TMD,这个老小子又在忽悠人。好好的车子他非说前束不对,说汽车在高速行驶中,方向发抖。让我们给他查一查前束,真是可恶。”班长又说:“肯定这老小子过一会又要出私车干私活去了。”

但是有上面的修理任务单,你不干还不行。于是我们无奈地换好工作服,慢慢地走出修理班,来到了车间。

我们把车子的前轮水平顶起;支好掩护的马凳和阻制车轮滑动的三角木。然后对前轮的前束进行检查,结果是前束很标准,符合参数的要求。

这个老小子又在忽悠我们了,他又想出去干私活了,我们在骂声中结束检察。

在往班里走去的时候,我特意留在后面趁人不注意,我把驾驶室掀起,伸手在我思考好的位置上轻轻地把一个插头拔松了。然后放下驾驶室,若无其事地回到班里换好衣服。静静地看这一场好戏的开场了。

9点多钟,哼着小调的老小子轻松地走向汽车,打开车门爬了进去。启动马达,马达轻快地转着,就是发动不起来。一遍一遍又一遍,一点着车的意思都没有。

老小子从车里跳下来,把驾驶室向前掀起,检查起来。然后又用手油泵来泵油。泵好后将驾驶室放下,又爬进驾驶室。

一遍、两遍、三遍地启动。哈哈哈哈,车子就是没有反应。气急败坏的老小子跑进修理班,叫唤道:“你们谁动我的车子啦。”

班长很生气地把上面下的车辆修理单往桌面上一拍说道:“任务单上写是调整检查前束,你的车子发动不起来,关我屁事。”

无奈之下老小子只好自己去处理车子了。

我动的手脚我自己明白,你老小子的修理水平比我还差一大节,你慢慢地干去吧。这时班长的目光定在我的脸上,我朝他会意的一笑,他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

时间过的真快呀,急着干私活出私车的老小子,忙的头上都出汗了。这可是10月底还下着雨的深秋的天啊!

我心中痛快呀,叫你老小子使坏坑人。现在也尝到被人玩弄的滋味了吧,我心中哈哈大笑。

无计可施的老小子只好擦干净手,向厂长的办公室走去。这时班长把我叫到车边问到:“是你动的手脚吧?”

我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班长又说:“这老小子肯定去开修理任务单去了,治一治他。”“让他今天不能出车,明白不?是今天不能出车啊。”

我说可以呀,谁知道班长又说:“那就辛苦你了,等一会修理任务单下来,就交给你来处理了。”

我靠,我晕死了,我无语了,看来要陪这老小子玩一天了。

果然,过了一小会那个老小子把修理任务单递了过来。班长也真的把这任务交给我来修理了,我也只好换好工作服去陪那老小子磨洋工去了。

磨洋工也很累人呀,明明知道故障在那里,可是又偏偏不能动它。我也只好仔仔细细地,认认真真地把燃油系统搞了一遍。

叫他试车,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了。中午已经到了,非常气恼的他也只好下班了。我也趁机把插头插好,但是班长交代是一天不让这老小子出车,没办法;也就只好下午继续吧。

下午,我看这老小子真的急了。抓耳挠腮,一个劲地给我上烟;说着好话,要我快一点修好车。

看着这老小子的猴急样,我心中也有些不忍心了。但又一想到他以前的所作所为,我又来气了。他现在急了,是急着开车出去干私活,挣好处。但是他今天玩漏了,玩砸了。你老小子就歇着吧,哈哈,我心中说。

时间快要接近下班了。老小子一看没有法子了,只好去打电话去了。我也很快地把工具收好,又检查了一遍插头,就等着那个老小子回来试车了。

过了好长一会儿,满脸沮丧的老小子慢慢地走了回来。无精打采地说:“明天吧,今天收了吧。”

看来已进到嘴的肉又跑了,他也很不高兴呀。

我叫他试车,他爬进了驾驶室里。一打马达,发动机轰地一声工作起来。但是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丝的笑容。很沮丧地把车开出了车间,开进他的车库。

这样的斗争以后又和他发生了几次。虽然不能杜绝他的这种行为,但是他也有了很大的收敛,不在向以前那么为所欲为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