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狼的诱惑

枫刀落叶 收藏 74 419
导读:[转载]狼的诱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者:可爱淘

第一章


“彩麻,你能去安阳真的好棒,既可以见到芷希和戴寒,又可以和妈妈生活在一起, 真的是好羡慕你啊!”


“勾构,我以后会经常回来的,你也可以到安阳来看我呀。记得常给我写信,还有打电话。”


“喂,各位!车子马上就要出发了。”长途客运站的管理员冲我们叫道。


“你快去吧,否则可要被车子落下了。”


“嗯,我要走了,勾构。我一到妈妈家就会给你打电话的。”


“别哭了,我们吻别吧……”


“嘿嘿,好吧……”


我,今年19岁,即将要离开生活了十八年的工洲,搬到住在安阳的妈妈那儿去。我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好朋友们,心中又酸又涩,从没想过透过玻璃窗看别人送你也是一件这么伤心的事。勾构因为舍不得我而一个劲地怦怦掉眼泪,德喜躲在酱缸台后面哭得不敢出来见人。


汽车狠心地驰离了工洲,也把我的人带走了。我渐渐把工洲抛在脑后,开始为自己即将在安阳开始的生活欢欣雀跃。忆美,姐姐来了!


没有谁告诉我说会到车站来接我,所以凭着妈妈告诉过我的她在安阳的地址,经过三个小时的艰难跋涉,我终于找到了妈妈的家。


“该死的公寓,没事盖这么高干什么。”我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爬着楼梯,一边埋怨这设计公寓的人。


603号,这个门里住着久违的妈妈和忆美,只要我把这张门打开……喀嚓!门开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立在门前。


“Hi,你好,小鬼!” 见对方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我,我忙咧开嘴,和善地向开门的小鬼打招呼。


“大婶,你是谁?” 那个留着葫芦似的发型,长得像只狸猫的小鬼不为我的笑容所动,依旧警惕地问道。


“-_-我不是大婶!”我的脸立刻乌云压顶,我最恨别人叫我“大婶”了。


“妈妈,那个推销平底锅的大婶找上门来了!”可气的小鬼冲着门里面大声叫道。


“喂,喂,小鬼,我是……”我辩解的话语还没来得及出口,一个漂亮的中年女人已经闪到了门口。


“啊,彩麻你来了?!”漂亮女人看了我一眼,异常平稳地说。


“嗯,妈妈,是我。”我的眼睛立刻烟雾弥漫,三年都没有见到妈妈了!T_T


“妈妈!”我激动地扑在妈妈身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嗯,好,这间是你的房间。肚子饿了吧。个子长高了不少啊!”……妈妈的语气淡淡的,不带任何感情,仿佛和她说话的不是好几年都没见的亲生女儿,而是某位邻居刚给她介绍的自己的亲戚。


“这个大婶是谁?”刚才那个开门的小鬼用一点都不欢迎的表情盯着我。


“这是你的姐,你的姐彩麻。彩麻,这是你弟弟,你以前见过他一次的……”妈妈对着竹浩和蔼可亲地解释着。


啊啊!我三年前见过的!那个小不点!我记得他以前鼻孔很大的,怎么又变小了?哇~!真是神奇。


“长得真难看。”小鬼打量我半晌,在嘴里说道。


-_-……-_-……他是说我吗?是说我吗?我的世界霎时变成了灰色,脸色也好不到哪去。


“竹浩,你美术学校的车在等着你呢,你还不快去?”


“嗯,知道了。”小鬼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推了推呆愣在鞋架旁边挡住他道的我,嘟着小嘴出去了。


一点都不招人喜欢的小鬼, -_-他真的是我弟弟……?


“他真的长大了好多。”我感叹道,不过越长越不可爱,我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嗯,最近孩子们都长高了许多。忆美那个臭丫头成天只记得臭美和打扮,她知道你要过来,已经追着问了我好几天了,——姐姐到底什么时候过来,姐姐到底什么时候过来……啊,对了,我给你准备吃的去,你先去自己的房间休息一下吧。”


没有看见我的新爸爸,我还是五年前见过他一次。妈妈在这三年中变了许多,现在她已经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时髦城市大婶了。




我的房间打扫得很干净,布置也很利落。我无意中打开自己隔壁的房间,进去一看,我的妈呀!居然全是用粉红色布置修饰的。粉红色的床,粉红色的梳妆台,粉红色的书桌。这一定是忆美的房间!!


忆美这么喜欢粉红色吗……我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_-


我的视线突然落到了书桌上那个粉红色相框上,相片里的女孩真的是忆美吗?喔喔!真的是忆美,她长大了,长得好可爱喔,T_T看着久违的妹妹,我流出感动的泪水。咦?她旁边那个男的是谁?比戴寒长得还要帅,真不愧是我妹妹忆美呀,就是有眼光,有水准。想起戴寒?!啊,对了,还有芷希!我慌慌张张地抓起电话。


丁丁冬,丁丁冬,丁丁冬……


城市里的电话铃声都很独特。


“喂?”手机那头一个声音尖锐的女生接了电话,我立刻听出是谁。


“是芷希吗?”我还是小心地确认了一下。


“你是谁?”芷希没有听出我的声音,不太耐烦地问。


“是我呀,我是彩麻。我现在到安阳了,我在安阳!”我在电话里冲好友兴奋地嚷嚷着,希望她也能分享我的喜悦之情。


“你不是说明天到的吗?”芷希有丝诧异地问道。


“啊,我临时改变计划了,你现在是在学校吗?”


“没有,现在放寒假,我怎么会到学校去。你住在火界洞吗?”


我曾经和芷希提过一次妈妈在安阳的家。


“嗯,是的。”


“我也在家里,我现在就过你那边去,30分钟之后就到。”芷希在电话那头斩钉截铁地说道。


“嗯!嗯!”我头点得像捣葱。呵呵,芷希还是老样子啊,这么有主见,总是能很快地做出决定,以前我们俩在工洲时我就习惯什么事情都听从她的安排了。


把行李收拾到自己房间的抽屉里,又换上了一套舒适的衣服,我激动的心才渐渐平和下来。不过喜悦并没有散去,呀嚯呀嚯,呀嚯呀嚯!真是太好了。芷希和戴寒是我中学二年级时在工洲的同学,也是我的好朋友,后来他们都在二年级的那个寒假转学到了安阳,于是我就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芷希和我的初恋情人戴寒。我和芷希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往来,直到前不久我们还一周能通一两次的电话。我和戴寒刚开始是一周联系一次的,可不知怎么搞的,从一年前开始,我和戴寒就失去了联系。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从现在开始,我每天都可以见到他们了!我开心地倒在床上,从口袋里掏出戴寒初中二年级时送我的银戒指(是一对情侣戒指,戴寒一个,我一个),飞快地吻了一下。


“妈妈,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我走到门口招呼道。


“嗯,怎么不叫他们到家里来玩?”妈妈知道我去见朋友,埋怨地说道。


初进家门,我不想给妈妈添麻烦。


“不用了,我们出去见面就好了。”


“那好吧,不要回来得太晚。”


“我会的。^o^”


就在这时,有谁敲响了我家的门,想到可能是芷希,我立刻连蹦带跳高高兴兴地去开门。


门开了。


“芷希!”


一切尽在不言中……


……


“芷希,我们这是去哪儿啊?”我紧张得左看右看。没办法,从小生活在农村的我,实在无法一下适应这城市的车水马龙。


“我带你去安阳最繁华的大街,——第一大道。”芷希扬了扬下巴,有着城里人的骄傲。


“哇!太好了,那儿都有什么?”被诱惑的眼睛无法从商店的橱窗上收回,我一边问芷希一边不住地感叹着美丽的衣服。


“彩麻。”


“什么?^o^”


“还有一个人想见你……”


“是谁啊?是谁啊?”我回过头,迫不及待地问,难道还有什么朋友在安阳是我不知道的,除了芷希和戴寒之外。


“嗯,你去见不就知道了。”芷希的表情有些异样,不过已经被重聚的兴奋冲昏头脑的我是不会注意这些的。




20分钟过去了,在路上颠颠簸簸的巴士弄得我头晕脑胀,就在我认为自己马上要吐出来的时候,芷希终于告诉我可以下车了。下车的地方比我以前见过的任何地方都要繁华,当然,这同时也意味着人很多,芷希熟门熟路地领我进了一家看起来非常漂亮的咖啡厅。O_O糟了,我忘记带钱出来了……我极其恐慌地意识到这个严重问题,不容我多想,芷希就直接领我走向一个靠角落的位置。


“芷希,你去哪儿呀?你想吃什么?”芷希走得飞快,我在后面吃力地跟着,惟恐走散了。


“郑彩麻!好久不见……”一个高个子的男孩见到我们,立刻从靠角落的位置上站了起来,并且高亢着声音冲我叫道。……戴寒……是戴寒。


“戴寒!”我抓着戴寒的手,高兴得蹦蹦跳跳。他变得更帅了。


哇,哇,肤色健康黝黑的戴寒……


“你长高了不少啊。”戴寒拍着我的肩膀笑眯眯地说。


“那当然,我一天可是吃四顿饭哦!”我贴近戴寒的身边,比划了一下自己现在能到达他肩膀的身高,自豪地说。


“你一个人过来安阳的?”


“嗯,嗯,你看这个,这个戒指,是你送给我的,你还记得吗?”我献宝似的拉出脖子上一直戴着的银戒指。为了防止它丢掉,我特意把它做成了项链坠。


“……当然,你还没有弄丢啊?!”戴寒诧异地看着它。


“我怎么会舍得弄丢呢!”我捂着戒指甜蜜地说道。要知道,这可是我最珍贵的宝贝,每当看到它,我就会想起自己和戴寒曾经有过的甜蜜时光。


“我们坐下吧。”芷希突然插进话来说道。


女招待在我们面前摆上了两个漂亮的盛满冰淇淋的杯子。漂亮,漂亮,真的是太漂亮了,这两个杯子的大小也合适,我要是用它来喝可乐的话简直是太美了。忆美也很喜欢喝可乐的,可惜我没带钱,否则可以帮她买一堆可乐回去。能给妹妹买礼物,一向是我最大的乐趣。


“勾构他还好吧?”戴寒起了个话头。


“嗯,他好得不能再好了。你怎么没给他打电话,他接到了一定很高兴。”我一边在美美地吃着好味的冰淇淋一边快乐地答道。


“我忘记他的电话号码了,哈哈!”戴寒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你能把他的号码写给我吗?”


戴寒皮皮地看着我的样子一点没变,真的是一点都没变。戴寒,T_T我好感动,我现在随时都能回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


“好啊,没问题。”桌子上有笔,却没有纸。


“你身上有带纸吗?”


“没有,我手机也没带,就写在我手上吧。”说着戴寒就伸出一只手来。


淡淡的香水味钻进我的鼻孔,我最讨厌男人喷香水了。


戴寒还是有点不同了,以前的戴寒是不会这样的。戴寒的手也长变了。T_T好怀念以前的他。


我颤颤悠悠抖着手就要在戴寒手上写下勾构的电话号码。嗯?勾构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来着?勾构,T_T对不起,我太激动了,一下子把你的电话号码给忘记了。


“彩麻。”从进门就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芷希突然叫我的名字。


“什么?”


我抬起头看向芷希的时候,她的脸突然变得僵硬起来,脸色也微微有些惨白。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我有话对你说。”芷希一脸慎重。


“嗯,你说吧^_^,你也要我告诉你勾构的电话号码吗?勾构的,勾构的。”


“不是,不是这件事,是……嗯……”


“彩麻,芷希现在正在和我交往。^_^”戴寒轻松地替芷希说出了接下来的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