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文化随笔]古道峥嵘

云影天光 收藏 2 8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走近古蜀道,心中一阵悸动,是因为历史影响我太深,还是因为我对它的苍凉雄浑而感到震撼?据史书,自黄帝以降,尧、舜、禹相互禅递,随后代代相继至夏、商、周三朝,开辟了华夏文明的正脉源头的时候,古蜀文明也与之息息相伴,蚕丛、柏灌和鱼凫开疆破土,杜宇、鳖灵安民治水,古蜀国,在蜀中这块封闭的土地上潜滋暗长,相传十二世。秦朝之前,四川还没有像样的通往外界的陆路通道,出川都要取道重庆三峡顺江而下,回荡在长江激流中的川江号子和将川江畔岩石刻深深痕迹的纤绳曾经是古蜀国和外界唯一的联系,可惜,历史总是出人意料,《华阳国志》《蜀王本纪》《水经注》都曾记载,战国后期,秦惠王的王庭里,曾经发生了一场改变古中国历史的辩论,主角是司马错和张仪,他们对是否攻打蜀国反复的针锋相对。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曾想到,他们的这一场辩论,会彻底的改变一个古文化的命运,没有站在文化高度看待历史的气魄和责任,他们只是思考着怎么样能冲出函谷关,冲出虎牢关,去征服更多的土地。结果,武人终于战胜文人,司马错赢了,历史开始充满荒诞,“五丁开山”的传说从这个时候开始让人浮想联翩,古金牛道,也便这样由天而降,横断了秦岭和龙门山脉,将秦国的甲兵带到了丰饶的成都平原,也终将秦国通向王霸大业的大门开启。而峥嵘的古道,在见证了蜀中三星堆文化的没落和消亡在几千年的历史尘埃中后,又当然地见证了都江堰这个伟大的世界工程奇迹的诞生,也许,连它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勾连"是岁月长河中的喜剧还是悲剧。

不再去思考,只是哀叹“蜀道之险,险不过雄关剑门;蜀道之难,难不过千里栈道。”历史的刀兵相见,千年的岁月峥嵘,一丝苍凉和豪迈在这古道中若隐若现。荒草中找寻不到两千年前在这里“地崩山催壮士士死”的悲壮,我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悲凉写进历史的婉殇。静静站在古道中央,看着脚下石板古驿道上深深的秦汉车辙,心中无限感慨,不由得让我想到了两个彻底颠覆了人们对历史文化的认知,却又和这个古道密切相关的人,一个是诸葛亮,一个是李白。 孔明,他那深谋远虑的隆中一对,早已决定了古道的命运。白帝托孤,六出祁山,前后出师表,病死五丈原,他赋予了古道太多的政治含义和道义责任,兴兵除暴,匡复汉室,一种士为知己死,士为天下忧的责任给了古道丰富多彩的历史过往,也给了我们追寻历史失落辉煌的理由,点将台,擂鼓坡,汉王山,筹笔驿…..一路走来,我一路激动,肯为一种信念而奋斗不屈的人,一定有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和抱负,他用他的执著感动了他的对手,也感动了人民,更感动了历史,古道两旁的古柏森森,用遒劲来显示他们对这位汉末伟大政治家的景仰和怀念,诸葛亮,这位从古道走进蜀地,又壮怀激烈的想从古道走出来的伟人,在历尽了人生的磨难后,终于在渭水桥边走完了他跌宕而哀婉的一生。周瑜死前大叫:“既生瑜,何生亮”,我猜想孔明死时,多半念念不忘的,也是他的对手司马懿吧?只是他走的异常平静,纵然埋骨定军山,他依然踏出了蜀中的土地,走过了蜀道,看到了渭原,无撼矣,或许在他踏出古道的那刻开始,他就明白,长安其实永远不属于他和他的王朝,他所要做的,不过是完成一种道义上的责任和人主的嘱托,可惜他肩上的责任太重,以至于他的悲壮感染了蜀中每一个百姓,行走在川西,仍然可以在路上碰到那种头裹白巾的老人,老人虽然老了,可讲起历史一点不含糊,他可以很清楚的告诉每一个路人,他头上的白巾分明就是为诸葛亮而戴,千年前的苍凉,甚至在喧嚣的现代,依然可以在这个朴实无华的头巾上找到它的传承,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关于古道,关于伟大遗志和精神的奇迹。

孔明死后,阴平偷渡,八王乱政,五胡乱华,中原开始被搅的一塌糊涂,喧嚣许久的古道开始沉寂,可惜,古道注定不会寂寞,孔明过后的600年,古道中又走出来一个血性的汉子。他一出场就不平凡,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篙人,一种大鹏起兮的气概把文坛震的稀里哗啦,甚至在他走后的100年,都有人不得不无可奈何的承认“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这是他在文化意义上的一次胜利,李白完成了600年前他的前辈用万千甲兵没有完成的伟业,用他的一只笔征服了长安,在文化的领域里获得了征服性的胜利。一曲“危乎高哉”让他站在文化之颠来俯视众生,还有什么能比杜甫的形容更加恰当的来比喻这位伟大而卓尔不群的文化帝王呢?“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这是一种文化对权力的征服,这一刻,整个长安拜倒在他的脚下,对他顶礼膜拜,他也当然的享受了当年他的前辈所没有享受到的荣誉和满足。可惜,一种辉煌注定要以另一种失意来作为代价,文化能在精神层面让权力屈服,但是,权力永远都能让文化在历史的囹圄中挣扎,文化帝王遇到了现实的尴尬,报国无门将斗志和青春一丝丝的消磨,直到诗人只能躺在床上慨叹临路的悲怆,或许这就是一种历史的平衡,一种历史的补偿,小人把持着权力,他们永远不能成为大师;而大师之所以能站在文化之颠,正在于他们体会历史的磨难,他们把文化的哀思寄予笔下,结果引来纯粹的报复性的文化和政治扼杀,一个一个悲剧,就这样铸成。“云想衣裳花想容”,即使是宫廷的应酬,仍淡淡的带着古道的气息,天宝的丧乱是中国历史的大不幸,但又是中国文化的大幸,因为除了从古道中走出的李白,古道又感染了另外一个文化帝王,杜甫,他的诗史,或许也和李白一样,在古道中吸取了沉郁的文化责任吧?

站在七盘关外凭吊,这是古道中一个重要的隘口,自先秦以来便作为秦、蜀分界的“西秦第一关”,往北,就是另一条大名鼎鼎的古道——褒斜栈道,突然想起, 1200多年前的一天,霪雨还弥漫的这条古老的驿道上,行来一位落魄的天子——李隆基。当他们到达七盘关时,车辚辚,马萧萧,一路饱尝忧患的李隆基终于听到了一个好消息:蜀中百官已齐集距此不过几十里地的飞霞镇接驾,天子从此太平大吉!明皇喜极而泣,在出卖了妃子的性命后,他终于换回了安全的踏上了天府之国的土地的资格,可惜没有体味过古道辛酸的人,注定肤浅,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历史的莫大讽刺,当我们在这里凭吊2000年前的孔明,姜维,张飞的时候,1200年前那明皇的眼泪和悲怆却早已湮没在满目萋萋的荒草之中。

不愿意再去破坏历史的雄浑和凝重,只是想在这个古道中追寻点历史的回忆,古道峥嵘,岁月留痕,历史的沧桑跨越了千年,用悲壮的挽歌来悼念他的主人。古道从诞生起就纠缠着悲怆和壮志,即使如今路边早已荒草丛生,剑阁峥嵘在炸药和雷管的轰塌下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风采,但是我相信,古道峥嵘,依旧守着它千年以来的文化宿命,依然将我们的欢乐和悲凉铭刻。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