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的黄昏》外传 十七 龙哥独白(二)

欧文隆美尔 收藏 7 184
导读:《诸神的黄昏》外传 十七 龙哥独白(二)

《诸神的黄昏》外传之《亡灵军团》 十七 龙哥独白(二)


作者:欧文隆美尔



“没关系,请听我继续说下去,我请求您了。”


“。。。那就请便吧。”


“好的。。。我说到哪里了?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我的祖父,在医院中他一直呆到了四五年初,结果因为伤残不得不转入预备役并长期休养,他回家以后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家乡汉堡变成了一片废墟。在这场战争的最后时刻他重新被召回现役,祖父到达了B集团军并奉命指挥一支分队,但是已经来不及参加任何战斗了,他在赶赴前线的时候受到了这场战争中最后的一道命令--就地解散、化整为零、分散突围,尽量避免一切战斗,如果万不得已可以向美军投降。”说到美军两个字,龙哥可真的是咬牙切齿那决不是装出来的


“那后来呢?他逃出来了吗?”我很关心这位老前辈的结局问题


“是的,他所带领的分队成功的渗透过了美国人的防线,因此他并没有成为在美军战俘营里消失的百万战俘中的一员,他回家以后战争就结束了。”


“哦,那太好了。”我长出一口气


“是的,比起死在战争中的那些人来说他是幸运很多,但是这也正式我们这些人不幸的开始。”


“不幸的开始?这我就不大明白了,龙哥。”


的确如此,对于一个经历过如此残酷战争的军人,对于一个见到过无数到在身边的战友的军人,对于一个见惯了鲜血的军人,还有什么比享受和平更宝贵的呢?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恐怕所有接受过战火洗礼的军人都会有同感的。


“是啊,和平是很好,但是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和平啊。。。战争失败了,自己的祖国被敌人所占领,自己所珍视过的一切都被敌人毁掉了,这是一个热血男儿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要不然各国的抵抗力量也不会存在了,即使是那么浪漫的法国人也会不惜代价的同占领军战斗到底了。


祖父是军人,虽然整个第三帝国的政府、武装力量都向同盟国投降了,而且希特勒自杀以后德国军人对他的宣誓也同时自动解除了,但是由于当时的环境和可以理解的原因,很多德国军人都没有收到停战命令和退役通知,即使到今天这些发黄的文件也有很多被整齐的码放在仓库里慢慢的腐烂。所以,很有意思的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很多德国军人都没有放弃抵抗,他们都在用各种方式在继续战斗,当然,他们的抗争无意于螳臂当车,很多人在战争结束后的几周、几个月、几年、十几年乃至几十年以后才被强大到无以复加的昔日敌人消灭,然后就这样默默无闻的消失在历史当中。”


“是的,我读到过一些资料,很多武装党卫军的志愿兵一直在东欧的森林中同苏联军队战斗,某一些地区的德国游击队甚至在五十年代末才被彻底肃清。”


“嗯,看来你对那些历史相当熟悉啊,的确是这样的,但是他但是祖父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志愿兵,他是上校,是一名亲王,他要以他自己的方式继续战斗,端着长矛冲向风车的堂*讥柯德的勇气无人能否认,但那样是愚蠢的、是毫无意义的,所以亲王选择了暂时的隐忍。


整个五、六十年代他都和阿根廷有着密切的联系,积蓄力量,但是以当时的情况来说除了继续等待下去以外他别无选择。。。结果祖父没有等到他所期望的那一天的到来,他死于1967年,在他死的时候他把自己的一切、头衔、财产、名声以及这副重担全都交给了他的儿子。”


“就这样把这样重大的责任交给了自己的。。。你的父亲?”我感觉老亲王还真是不可思议,这种痛苦的责任居然还要传递下去


“是的,本来不该如此,但是我父亲也是货真价实的德国军人,所以这种责任他责无旁贷。。。他对于整个世界都进行了仔细的分析之后他认为能够或者说有潜力和美苏对抗的就只有共和国了,所以在他在位的时候大力推进了共和国同德国的关系。”


“那么为什么会对美国人有那么深的仇恨呢?占领德国的也不仅仅是美国一家,而且共和国在那个时候同德国也是敌对关系。”我有点弄不明白了,按理说那些德国人应该更痛恨分裂了德国的苏联人才对


“实际上这些德国人并不是狂妄的纳粹份子,他们都是些正直的军人,祖父对德国所发起的战争做出了深刻的反省--他不怎么痛恨俄国人,德国人在德国的所做所为也是可以理解的报复,因为毕竟是德国人才是侵略者,没人请我们去那里挨冻,我们是自作自受。。。对于整个欧洲我们也是充满了愧疚,但是美国人和日本人,这两个国家是我们永远也无法忍受的,两次战争,美国人都是先坐收鱼利然后趁火打劫,这是任何正人君子所不耻的行为,战争本来就没有道德了那些刽子手甚至毫无武德,他们对德国的一切--军人、平民、妇女、儿童、残疾人、奄奄一息的老人,军事目标、民用目标、商店、医院、学校、教堂、养老院、幼儿园、博物馆都痛下杀手,不仅仅是德国,整个欧洲他们都没放过。。。这种刻骨铭心的仇恨恐怕只有中国人才能真正体会,但是共和国所不能体会的是战败后家园被占的耻辱,抗战时期沦陷区的人们至少还有希望,可我们。。。


。。。


至于日本人,我认为同他们结盟是纳粹德国所犯下的最严重的战略错误,这些背后伤人的阴险小人实在太卑鄙,他们两次出卖了德国,要不是他们战争恐怕会是另一个局面了,妈的,我一想起那些狗屎就恶心。”


在我的记忆中龙哥从未骂过谁,但是日本人是个例外,骂那还是客气的,我还记得龙哥曾经在一次对外公开的演习中冲上观礼台当着主席、两位总长以及众多驻华使节的面对日本大使破口大骂并往日本人的脸上吐口水还威胁要打他耳光,并且把一支白手套扔到日本驻华武官的脸上,要求对方选择用手枪或者刺刀来和他决斗(当然没有得到应战的答复),那次我们六七个人冲上去都没能把暴怒中的龙哥拉回来(最后是还我们一起七手八脚的把龙哥举了起来才把他带离主席台,在此期间龙哥一直挥舞着双手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着日本人)。那可不是装模作样,谁都能看得出龙哥真的是无法忍受活的日本人在他眼前晃,也许正是因为那次才真正竖立了龙哥在我们当中的地位并让共和国军队承认了这位来历不明的白种人。


“啊,对不起,我。。。”龙哥为自己的失态表示歉意


“不,没什么,这个我可以理解。”我笑了笑


“谢谢,我说到哪了?哦,我想起来了,父亲死于1993年,他看到了苏联的解体,所以这对他们来说俄国人的仇报完了。”


“那么龙哥你呢?”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知道的问题


“我?我并不是那个时候的德国军人,从时间上来看你也能明白,所以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强迫性的使命、要求或者命令,父亲在我懂事以后就让我自己选择,非常不幸,也许是遗传基因的原因吧,我也最终选择走上了这条路。我的父亲是个真正的天才,我也听从了他的建议来到了共和国。之后的事情你自始至终都参与了,就目前的成绩来看,相当不错。”


龙哥把一个半满的两升水瓶举到嘴边一饮而尽,就像是用个普通的杯子喝水一样。


“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我实在想不同龙哥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他的家庭隐私


“也许是为了想让别人能够了解我吧,毕竟你相信我,不是吗?”龙哥苦笑了起来


“是,那当然,我当然相信你,这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任何疑问,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我指的其他方面。”


“是的,相当多,不过我不知道该从何问起。”我的确有很多的疑问


“那么我就从头说起吧,从最开始我和孟非认识的时候开始吧。”龙哥点了点头


“孟非?哦,是主席,你请继续说下去吧。”我明白他的意思了


“准确的说应该是前主席,我们是在二十年前认识的,那时候我们还都不到二十岁。我是中以军事交流团的成员,是的,我年轻的时候是在以色列接受的狙击手和其他军事训练。以色列人来北京是对中国军事交流团的回访,中以之间的军事、经济方面的合作是众所周知的。


我认识孟非也是个非常偶然的机会,那时候他还是所三流大学的三流学生,美国人刚刚轰炸完我们的大使馆,结果一下子就把共和国的亲美倾向给炸飞了,北京的大学生们被组织起来或者完全自发性的上街进行抗议游行,我遇到了正往美国大使馆里扔墨水瓶的孟非。


你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学生时代的样子,那时候他的体重至少有两百斤,又高又胖,不过那个时候起他就已经是个坚定的民族主义分子了。不过说实话那时候我也没想到他居然会成为现在的这个样子。也许正是因为有共同的厌恶对象,所以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就我个人而言,那次中国之行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还在国防大学任教的朱海鹏,当时他的军衔是上校,我们私下里做了很多交流,在哪以后我就下定决心要加入到共和国的军队。


不过当时的情况还不允许我这么做,一是我还未完成全部的训练、二是我也担心共和国之后的对外政策,我宁肯去当一个强大国家的普通警察也不愿意在一个以绥靖政策沾沾自喜的国家当总统。”


“那么台海一战就使你下定了决心?”我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到


“是的,我下定了决心,而且是很大的决心,你是无法想象我会为此付出多么高昂的代价,但是从那以后我感觉物有所值。。。


我是应该参加那场战争的,不过很多事情耽误了我的时间,可是无巧不成书,当我再次来到共和国的时候孟非已经成为了国家主席。这件事情很邪门也非常不合情理,但的的确确发生了。


以我对他的了解来看,一场战争、一系列战争乃至第三次世界大战都在所难免,可是战争爆发的速度还是出乎我的意料。朝鲜战争爆发可我们仍然处在训练当中,尽管加快了速度但还是没有赶上那场战争。


但是后来我依然参加了朝鲜战争的一些收尾工作,至于究竟是什么,我想你们早就猜到了。


也许我那时候依然把自己当做德国人,但是随后的日本战役,这是我本来的目的之一,再也没有比复仇更让人心情愉快的了,而且还是作为一个拿着武器的军人。


此役中我和秦雄建立和非常好的关系。”


“就是我们被派去支援他的那次吗?”


“是的,就是那次。。。在来这里之前我自认对共和国的军队有相当的了解,这是一支蔑视死亡崇尚无所畏惧,只求胜利的军队,即使面对最绝望的情况共和国的军人们仍然义无反顾,这支军队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是足以傲视群雄。。。来到这里以后我发现半个世纪的和平并没有消磨掉我们的战斗意志。


面对我们的世仇,所有到达日本前线的高级军官们都无一例外的亲自投入了战斗,亲手击毁敌人坦克的孟非、抗起防空导弹击落敌机的樊英明、端起机枪向敌人猛烈扫射的朱海鹏、亲自带队反击优势敌人的秦雄。。。


我就忽然想起来了方军那本《我认识的鬼子兵》,那里边,有一个山西老者的话‘瓶了吧!’


从这以后我就把自己当作了一个真正的共和国军人了


我不知道他们跟日本人有没有仇,有什么仇?


我也不想问。


我的感觉就是方军那本书,几十年前的那句话 ---


瓶了吧!


瓶了吧!


拼了吧!


我喜欢看历史书。一九四四年五月日军攻陷洛阳,直叩潼关,我军民奋起抵抗,背水一战,我数万关中将士如血肉长城伏尸关下,换得日寇再无力西窥我关中大好河山。抗战中日军未能踏入陕关一步。


不用问了,我想我已经读懂,那种几十年之后依然势不两立的悲情。


此恨绵绵无绝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