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从历史看中国崛起的时间表(一)

狼牙 收藏 48 9617


吾沉浮铁血数载,曾因众所周知之原因对其丧失信心而誓言:“散金子走人,从此不再上铁血”。然造物弄人,一惩口舌之利何等简便,真当此别离却处处流露惺惺相惜之妇人状,依依不舍、欲拒还迎,吾实枉称英雄也。

吾观夫铁血现状,拒议国是,慎言外交,更有甚之者竟禁谈石油、交通、城管等民生琐事。吾乃鄙陋之人,亦感如哽在喉、不吐不快,而况有识之士哉!呜呼,位卑忧国之道之不存久矣,如流以纳布衣之谏也愈难矣。嗟忽!吾亦当变心而从俗呼?

久未涂鸦,下笔千言,离题万里,怡笑四方了。闲话休提,且言正事:

近来,很多战友在灌水和发贴的时候,激动之余动辄拿现时的中国与强汉相提并论,似乎中国早已脱离第三世界,马上就能赶英超美了。窃以为,该思维很是危险,其弊有三:

其一:盲目乐观,忽视现实。世行公布2004世界GDP排名:1.美国116675亿美元 2.日本46234亿美元 3.德国27144亿美元 4.英国21409亿美元 5.法国20026亿美元 6.意大利16723亿美元 7.中国16493亿美元.经济普查修订数据后,中国04年GDP为19317亿美元,重返世界第六.。2005年中国GDP总量为182321亿元-按国家统计局给出的2005年汇率换算成美元约22257亿美元.这些数据看起来非常的鼓舞人,但是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呢?大家都知道GDP是什么,但头脑中没有直观的印象。我打个比方吧,两辆车在路上走,你不蹭我我不挨你的。那没事。一但两车相撞,那么GDP增长了。再比如说:两个女人都有自己的孩子,她们也都在自己家中照顾自己的小孩,相安无事。一旦你到我家来当保姆,我去你家看小孩,那么又坏啦GDP又增长了。中国有13亿人口,国内生产总值与国民生产总值的绝对数字大是很正常的,但我们更应该看到现阶段诸多的不足:国有、集体企业的改制让大多数原企业负责人迅速的完成了资本主义国家花了近百年时间才完成的资本原始积累。国家三令五申不得再成立什么诸如经济开发区、工业园、农业园之类低税或免税区,但很多地方领导依然故我,名为发展地区经济实则为自己的亲属或朋友办实业逃避国家税收提供庇护所,很多企业甚至明目张胆的进行“圈地运动”不管以后企业效益如何,只要园区成了气候,光卖土地都能大赚一笔。如此这般怪现状在当今中国还数不胜数,大家也都有目共睹,无需我赘述。更不能盲目乐观.让一点点成绩蒙蔽了清醒的头脑。

其二,锋芒太露,树敌过早。中国首先提出了世界应向多元化发展,而美国自二战以来苦心经营,谋求的就是全球霸主地位。二者之间的矛盾显而易见。近年来美国发动的科索沃、伊拉克以及阿富汗三次局部战争处处显露出其充当世界警察的决心,一但中国自以为是,处处示强(驻南联盟大使馆被轰炸一事便是例证),那么很可能成为美国的头号假想敌,美国的战略方针是绝对不允许一个强大的统一的能与其分庭抗礼的中国的出现,现阶段中国还无力与美国对抗,挑战美国的权威。即便美国下不了决心与中国进行大规模的全面战争,但局部地区的战争呢?以经济手段抑制中国发展呢?以人权问题孤立中国从而降低中国的国际地位呢?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任何一种情况出现其后果都不难想象。中国自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以来经济至今已持续28年高速发展,骄傲自满的情绪在很多人甚至包括部分领导人心底潜移默化的滋生着、顺延着。但我们不能忘了国民党统治时期也曾经历了10年的经济高增长期(史称“黄金10年”)。结果怎么样呢?一个小小的日本就让中国礼崩乐坏、山河破碎、邦分崩而离兮。中国和平高速发展的时间不是够长了,而是远远不够,这些伪大国的思想只能给中国带来灾难性的结局,我们务必得再争取到40-50年的和平发展期。这个时间对我们来说相当重要,这段时期内我们应该继续执行以经济建设为纲的国策,不要空谈什么大国责任等等(对中国近来在阿富汗增兵1000维和,我很不以为然),大国不是靠自己说的,而是靠的是不容置疑的国力,我始终认为:“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在于实力。”锋芒太露,过早树敌只能激起新一轮的中美军备竞赛,显然这不是我们现阶段国力所能承受得了的。

其三,左倾冒险,遗恨万年。大家可能会说我危言耸听,由于我国的体制现在正慢慢向民主靠拢,我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坚信在我有生之年必定能看到中国成为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为什么我们现在提倡“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呢,这就是我们以胡总书记为核心的新一代党和国家领导人已经看到民主的重要性。一但国内自上而下认为我们已经相当强大的人多了,形成了强大的民意基础,是必影响到领导人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的决策。我们不是已经强大了吗?那卧塌之旁岂容他人酣睡,何况酣睡之人还半闭双眼对我虎视眈眈呢!中日世仇、不共待天、无法调和,何不干脆灭了他?越南出尔反尔、恩将仇报如此刁邻不要也罢,更免谈友好,得让他再次称臣纳贡,北面而侍?印度阿三(属作者模仿某些人的口吻,事实上我特别反感此类蔑称)凭借其主子(英国)划定的一条中国历届政府都不承认的“麦克马洪线”大举蚕食我西藏领土,战败后还不断骚扰边境。是可忍孰不可忍?北狄俄罗斯割我宝藏兴安岭、夺我北亚唯一终年不冻港“海参崴”、逼迫外蒙独立……切肤之痛岂容忘怀?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等弹丸小国也敢强占我南沙群岛,如此跳梁小丑不杀何以立国威?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且不说中国将腹背受敌、四面楚歌,单说一个日本,又有多少人自认为现在我们与其进行常规战争能有十成胜算?又有人会说,常规战争打不赢我们可以打核战啊,他不是没核武器吗!真实情况是这样吗?核战的代价太大,别说我们就是任何一个有核国家都下不了决心来进行核战,没有新的技术或武器能够控制或减小核武器的破坏力和杀伤力之前,世界是不可能发生核战争的。所以说夜郎自大只能带来左倾冒险主义的抬头,胜之则万幸、败则遗恨万年。

肯定有人想问我,你说这么多那你认为中国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强大起来呢?那么让我们先来看看历史:

一:西汉王朝(公元前206年-公元8年),始于汉高祖刘邦,终于孺子婴,共12帝。西汉是我国第一个统一强盛的帝国(秦朝是我国第一个统一的国家,但并不强盛且二世而亡,故免去)。在西汉统治的近四百年的历史中,通过一系列的政治经济的改革,使国力强盛、人民安乐,呈现出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在此期间,中国一直以世界强国的面目屹立于世界之林。因此,西汉王朝可视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中兴。那么,汉朝真正强大又是什么时候呢?很多人都知道结果-----“文景之治”。我们就来看看“文景之治”是在什么情况下产生的:汉高祖刘邦,生于前256年,出身布衣,连个名字都没有,人称刘三(或季),刘邦是后来自己取的名字。早年任亭长。后响应陈胜,吴广起义,自称“沛公”,后先项羽入关,攻克咸阳,项羽怒,欲杀刘邦,刘邦巧赴鸿门宴,被封于巴蜀。养精蓄锐,拜韩信为帅,暗渡陈仓,反攻项羽,经4年大战,最后败项羽于乌江自刎而亡。刘邦统一全国,建立汉朝。刘邦称帝后,恢复和发展生产,定下“休养生息”的基本国策,并先后杀死韩信,彭越,英布等异姓王,大封同姓王,巩固政权。刘邦死于前195年,时年62岁。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布衣皇帝。(高祖时代结束)刘邦死后惠帝刘盈继位,一生为人软弱,政绩乏善可承。被母后专权,可统一并为吕雉时代。刘盈在位7年。24岁就一命呜呼。惠帝死后就是吕雉长大8年的专政,吕后,姓吕名雉,刘邦妻子。她是刘邦定天下的得力助手。她手段残忍,野心勃勃。惠帝死后,她先后选立刘恭,刘弘为帝,自己掌握实权,又大封吕氏家族。她死于前180年,时年62岁。死后,吕氏家族就被陈平,周勃一网打尽。(吕雉时代结束)吕雉死后文帝刘恒继承大统,“文景之治”开始。文帝刘恒,刘邦第四子。即位后削弱诸侯势力,减轻农民赋税,重生产,促进社会经济的恢复与发展。汉文帝还是一位十分节俭的皇帝,死于前157年,时年46岁,在位23年。文帝后景帝刘启即位,平定吴楚七国叛乱,汉朝统一的中央集权统治大大加强。景帝继续推行减轻赋税和徭役,实行与民休息的政策。完成历史上的“文景之治”。景帝死于前141年,时年48岁,在位16年。(文景时代结束 )事实上文帝景帝时代并非西汉最强盛的时候,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仅仅经济上强劲是远远不够的,例如:北宋时期经济、文化空前发展却积弱百年,何故?就因为他没有强大的国防体系,只能沦落为列强的鱼肉,向蛮夷之族称臣纳贡。还有个例子就是当今的日本,虽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国力之强无可质疑,却处处仰人鼻息,受制于人。我们不得不佩服美国人,一部和平宪法,就牢牢的控制了日本的生死。《日美安全防护条约》表面看来美国承担起了保护日本的责任,自讨苦吃,实际上更是把握住了日本的生存命脉,让他丝毫不敢轻举妄动。以上两个例子就能充分说明,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强国,必须具备强大的经济基础、完善的政治制度以及压倒性的军事实力,三者缺一不可。西汉时期能同时做到这三点的,只有汉武帝时代了。武帝,景帝第九子。武帝在政治上继续加强中央集权,陆续夺去大批王、侯爵位。并与匈奴进行长期的战争,先后以卫青,霍去病为将,屡次大败匈奴。武帝时是西汉最强盛的时期。武帝死于前87年,时年71岁。刘彻在位54年其间国力空前强盛,我们现在常挂在嘴边的那句:“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便出自这位罕有的明君之口,试想没有强大如斯的军队保障,他能说出这句豪气冲天的话来吗?西汉自高祖刘邦斩白蛇起义建立汉朝至汉武帝刘彻汉旗所指无不望风逃遁共经119年、厉7帝、4个时代才得以完成霸业。(本人寥寥千字,概括一部汉史,不当之处还请指正。)

[同意发表]caishen1990/djlygjs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