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鹰”登枝了,中国还当“鸽”吗

1980229xt 收藏 0 10
导读:日本“鹰”登枝了,中国还当“鸽”吗

东洋大海之上,一只1954年出生于本州岛山口县的、“纯种”而又年青的日本“老鹰”,终于如愿以偿,登上了扶桑的枝头。


2006年9月20日,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落下帷幕,内阁官房长官安倍晋三以绝对优势击败另两位对手,成为继小泉纯一郎之后的新总裁。结果一经公布,自民党国会议员全体起立,齐声欢呼!


9月26日,安倍晋三在临时国会首相指名选举中获得过半数选票,顺利当选第九十任日本首相,成为日本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也是第一位战后出生的首相。


从此,这只“比小泉还小泉”的日本鹰足以鄙夷天下,傲视群雄了。


这只老鹰不寻常


安倍晋三——日本小泉内阁中一只对华强硬的鹰。几年来,由于他的言论越是激烈、强硬,支持率就越高,所以,他非常乐于被贴上强硬派的标签。其实,强硬正是安倍的生存之道。为此,他不无得意地说:“只管叫我鹰派好了,我毫不介意!”


出身于显赫的政治世家的安倍晋三,有“纯种政治家”之美誉。他的外祖父岸信介和外叔祖父佐藤荣作,都曾担任日本首相,父亲安倍晋太郎曾任外相,祖父安倍宽为众议院议员。在这几位长辈之中,对安倍影响最大的要数他的外祖父——即日本前著名“鹰派”首相岸信介。


岸信介是臭名昭著的二战甲级战犯,1957—1960年,岸信介出任日本首相,奉行极端敌视中国的政策,大力鼓吹重整军备、再建“大东亚共荣圈”。


1964年11月就任日本首相的佐藤荣作,是岸信介的胞弟。佐藤共担任了三届首相,为战后在这一职位上呆的时间最长的人。但同时,他也是迄今为止参拜靖国神社次数最多的人,多达11次。此外,他与其兄岸信介一样,也采取敌视中国的立场。他推行“两个中国”政策,公然插手台湾事务,干涉中国内政,使日中关系走进了死胡同。


有意思的是,这个家庭祖孙三代都出任过自民党干事长职务,以至于成为日本政坛的“神话”。安倍晋三之父还是小泉纯一郎的政治恩师,正是由于他的大力推荐,小泉才得以走进竹下登内阁,并从此崭露头角。1991年,安倍晋三正式踏足政界,并于1993年当选众议员。在政途上,他从不缺乏显贵之人的庇护,前首相福田赳夫、竹下登等多位政坛大佬,都曾对他鼎力扶助。尤其是在小泉纯一郎执政之后,安倍晋三得小泉悉心栽培,一路平步青云,官运亨通,成为仅次于首相的实权人物,并最终被小泉钦定为接班人。


有评论说,安倍的父亲执政风格较温和,不过遗憾的是,安倍晋三更多地继承了外祖父的基因。母亲洋子说:“晋三的政策像外公,性格像父亲。”安倍自己也说,“比较而言,我继承外祖父的DNA要比父亲的多”。


实际上,安倍晋三具有罕见的固执性格,言辞也远远谈不上温和。据记载,在他3岁时曾因故遭父亲的厉声斥责,“安倍毫不示弱,一言不发地瞪着父亲。父子俩对视了一个小时,最终还是父亲‘投降’。”


《沙家浜》中的刁德一说阿庆嫂不寻常,实际上,阿庆嫂只不过是掩护了被日本鬼子追得无处躲藏的胡司令,只不过是个抗日的共产党而已。她与这个既有根基、背景,又翅膀很硬的安倍老鹰的不寻常相比,真可谓小巫见大巫了。


好厉害的鹰喙


安倍非常善于利用大众媒体,经常就国民关心的问题慷慨陈词,给人以直率和快人快语的印象。“鹰派”言论是安倍晋三成名和获得超强人气的重要“秘诀”,这使他赚取日本选民的支持率达到了“极高”的程度。安倍的一系列表演,得到了日本鹰派和右翼势力的拍手喝彩。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对其赞不绝口,称其“不愧是岸信介的后代”,右翼势力则称其是“了结战后政治恩怨的人”。


在仕途上,安倍晋三采用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手法,即:靠敏感话题赢得媒体好感——媒体报道增多——知名度提高——民意调查排名攀升——党内各派争坐他的“顺风车”——赢得党内多数支持——竞选总裁取胜。作为一名少壮派政治家,安倍晋三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一步登天,主要得益于他的鹰派作风。


不妨体味一下他承袭自外祖父的“鹰派强国论”,听听他选择什么样的敏感话题,欣赏欣赏他是怎样的激烈和强硬:


在台湾问题上,安倍晋三坚持“以台制华”,而岸信介即是日本台湾帮的开山鼻祖。


2004年3月,时任自民党干事长的安倍晋三,在东京发表演说,他“祝福陈水扁再次当选”,又说“像李登辉这样了解日本的‘卓越领袖’,在世界上也是很少见的。”


当年12月,在安倍晋三等人的活动下,日本政府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允许李登辉访日。


2006年7月,安倍晋三在非正式会见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时称,美国和日本不会坐视并容忍中国大陆对台湾动武。


安倍至今仍在为甲级战犯辩解,他的个人网站上赫然写着:“我认为,甲级战犯不能被称为战争罪人。”今年2月14日,安倍晋三在日本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宣称:“在国内法上,甲级战犯不是罪犯。”他说,“是东京审判判处了七人死刑,我们国家并没有自主地审判他们。因此,在日本,不能说他们是罪犯。”


安倍支持参拜靖国神社,是小泉参拜的忠实拥护者,在各种场合均为其撑腰、打气。他说:“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理所应当的,这是首相的责任。下任首相当然要继续参拜。”“别国不应指手画脚”——他厌恶至极!


安倍晋三力主将“和平宪法”,修改成一部被日本在野党所称的“走向战争的宪法”,说“我国的安全保障与宪法之间的背离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曾公开表示,现行宪法第九条有关“放弃战争”的条款是日本“正常化”道路上必须搬掉的“拦路石”。2006年9月1日,安倍晋三干脆明言:“如果成为自民党新总裁,我将在修改宪法的政治日程中发挥领导作用。”


9月26日下午,安倍当选日本首相。如今,已由小泉纯一郎代表政府提交国会的修宪最终草案,获得批准指日可待,安倍晋三关于“我希望亲手制定一部新宪法”的“宏愿”,很快就要实现了。


安倍一贯强烈要求实行集体自卫权,加强日美同盟。强调在处理与周边国家关系中,要充分考虑日本的国家利益,采取强硬立场。


对中日友好的提法非常反感。日中两国在实现邦交正常化过程中,中方曾说过,要把发动战争者与普通日本民众区分开来。安倍对此不以为然,他辩称,“邦交正常化时,没有这方面的文件留下来”。他还指责这种区分法是“阶级论”,“日方没有人这么理解”。


屡屡攻击中韩,称中韩借历史问题“干涉”了“日本内政”。


关于核武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在早稻田大学发表演讲时说:“使用核武器不违背宪法”,“原子弹在宪法上不成为问题”,“使用远程弹道导弹在宪法上也不是问题”。他急不可耐地要改变日本的战败国形象,“既不受宪法束缚,也不背历史包袱,该说就说,该做就做”。


提出:“对美亲而不从,对华近而不和。”


在对中国外交上,安倍主张日本应主动出击。他认为,中日之间不只是靖国神社问题,重要的是,如何让中国的“威胁”和“反日影响”不要继续扩大。另外,在东海油气田争端上,他表示要不惜动用武力。


安倍晋三借朝鲜问题发出“先发制人”的战争叫嚣,可谓项庄舞剑,意在“中国”。美国《纽约时报》说,这是迄今为止日本政界公开发表的“最强硬”的言论。


大力支持日本教科书清扫所谓“自虐史观”,公然宣称“没有南京大屠杀”及慰安妇等问题。


不承认日本发动过侵华战争,甚至连吐出“侵略”两个字都忌讳!


中国“鸽”面对日本“鹰”


中国是鸽子的化身,每每企望和平,却屡屡被当年的侵略者和今天的敌人们视为威胁,实在匪夷所思。


在日本战后的历史上,由政府发起、推动的修宪狂潮共有四次,次次都与安倍世家有关。上世纪五十、六十年代的第一、第二次,始作俑者为岸信介和佐藤荣作;八十年代由首相中曾根康弘推动的第三次,其幕后指使、煽动者又是岸信介;本世纪的第四次修宪,其领导者则为由安倍晋三“力主”的小泉内阁。


无庸置疑,安倍晋三的血管里流淌的是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的血液;心中充满的,是对中国人民刻骨入髓的敌视和仇恨!他的每一言每一行,皆毫不掩饰,且常常连一点政治家的圆滑和含蓄都不讲。尤其对中国,此人君临天下的做派,连敲带打的言辞,虽非咋咋唬唬,但几乎每一句都带着杀气!


然而,道貌岸然的外表,无以掩盖日本民族劣根性中顽固、卑下、猥琐、可怜的特征,无以掩盖一个昔日的战败国深藏于心的、对13亿中国人民以及世界正义力量的永远摆脱不掉的恐惧。


安倍晋三很快将成为日本海陆空三军的统帅,根据即将掀开盖头的日本新宪法,一支新的大日本皇军享有打遍世界的权利。可以说,安倍这只老鹰,不仅翅膀硬、喙硬,而且爪子也是相当的了得!


乌鸦是日本的神鸟,尤其以名古屋和东京为最多,“有时它们一来就铺天盖地,能把半个天空给遮蔽了”。日本有句俗谚,说:一早听到乌鸦叫,这一天都会过得很好喔。我们也将安倍晋三称为“鹰”,实在有点太抬举他,如果把他比作一只日本的神鸟乌鸦,似乎更恰当——尽管他的声音不像乌鸦那么聒噪,也不那么歇斯底里。


中国也有句俗谚,叫:喜鹊报喜,乌鸦报丧。中国人最喜欢喜鹊,每当它登上枝头的时候,往往给人带来喜讯;中国人最讨厌浑身羽毛通黑、嘴大而直的乌鸦——许多地方唤作老鸹,因为它最不吉利。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也就是安倍的外祖父和外叔祖父执政时期,日本是中国的敌人,他们二人也是世界上最死硬的反共分子,都梦想着重新灭亡中国。今天,我们衡量安倍是敌是友的标准可能有很多,如是否参拜靖国神社等,然而,他从来就不承认日本侵略过中国,仅这一条还不足够吗?所谓“听其言,观其行”,他的言行我们“听”、“观”的尚不足?除此之外,我们还应该做点什么呢?


和平是正义战胜邪恶,革命消灭反动的必然结果,而不能靠企求得来。不论安倍晋三是只日本老鹰还是日本老鸹,他总是登枝了。中国,你不能够再当和平鸽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