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乌龙山原创]茶楼记六(谨为新斑竹们贺)

dxn2020 收藏 53 126
导读:[铁血乌龙山原创]茶楼记六(谨为新斑竹们贺)

    上回书说到云老板失了黑龙令,正待领罪,却见飘司令施施然从怀中掏出一物,黑底圆边,上刻一条张牙舞爪的飞龙,正是黑龙令。云老板和一旁的楚师爷见了均是大吃一惊,正待询问,瓢司令却摆摆手道:“慢来,慢来,你二人且莫着急,听我细细道来。前几日,洒家下山公干,忽然内急,四顾无人,便于道边行个方便,正爽利间,猛一抬头,见道边树上贴有一纸,待洒家方便已毕,趋近看时,纸上书云‘办证,刻章,忽悠村马二拐子’,洒家寻思,山中令牌太少,需得添置,故此寻得此人,又刻得章数十枚,今日可算派了用场。甚是便宜,洒家刻了八十余枚,方用去碎银七两,值得,值得。”


    二人闻得此言,面面相觑,赞道:“久闻司令大才,果不其然也,此般妙计乃我等万万思之不得尔。”飘司令哄然大笑道:“洒家亦知此计甚妙,昨日又命石头下山寻马二拐子,令其再刻二百枚,从此山中令牌不虞匮用矣。”二人喏喏。


    云老板乃领命而回,一路无话,到得茶楼,召集众伙计,将山中之命如此这般这般地布置一番。众人哄然应诺,各各归位不提。小堕亦欲随众而散,云老板却唤道:“小堕兄弟留步,某家有事相商。”


    小堕闻唤,心中忐忑,暗想:“前日我与杀手哥哥打扫茶楼,拾得铜板三枚,莫非此事犯矣?昨日我上点心时偷得一枚臭豆腐,与杀手哥哥分而食之,抑或是此事?”正寻思间,却听得云老板温言道:“山中兄弟不日将至,茶楼菜蔬酒水无多,你可速去采买,莫使众兄弟饿坏了肚皮。”


    小堕大喜,心知是个好差事,当下也不多言,谢过云老板后,急忙出了茶楼,唱起歌儿,颠起步儿,往广场而去。


    时已近午,诺大个水街广场上摩肩接踵,真正是哈气成云、挥汗如雨,好不热闹。驯猴的老倌,潜水的大鸟,这是耍把势卖艺的,大米稀饭小米粥,肉丸子胡辣汤,这是南北小吃,广场边,马路牙子上,或蹲或坐,挤满了各色人等,或扛着扁担,或扎着长索,短衣麻鞋,见小堕路过,纷纷招呼道:“老板,雇人不?雇俺吧,俺便宜,一天一个铜板。”“老板,雇俺吧,俺力气大,一天可以盖二十层楼!”“老板,俺不要工钱,管饭就行,俺还是新来的,请帮帮忙!”


    小堕一概无视之,匆匆掩面而过(仇家太多,不得不小心为上。)。到得菜场,一番讨价还价,买了各色果品菜蔬,交代脚夫送至茶楼,自己翻身直奔米行而去。菜场边只一家米行,米行的老板乃是镇上有名的财主——财大户,提起这个财大户,十里八乡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全镇的米行他家就占了十之有八,此外还有数不清的盐行布铺,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只是近日年事已高,不问世事,把所有的店铺都交给女儿打理,自己隐居在家,去享那老来福。这财大户膝下只有一女,叫做财神,生的是姿容俏丽,体态婀娜。财神虽为女子,却是巾帼不让须眉,把个生意打理的红红火火,比她老父时又不知兴旺了多少倍。


    这财神既是有才有貌,少不得有那多情的王孙公子,热血的青年俊彦,好事的风流书生,逐利的鄙俗富豪,日日守在门口,只盼着某一天,头上掉了泡凤凰屎,这美丽又聪慧的财神能对自己嫣然一笑,从此可带着个MM,带着嫁妆,赶着那马车回。


    只是这财神年纪虽小,却是甚有主意,无论是何人,总未能得其明眸一顾。或传其闺中密友曾言到,其选婿需得条件若干,均为财神亲手拟定,然其内容外人终究不得而知矣。


    小堕既到米行,少不得也要胡思乱想一通,一面随口应付着米行伙计的殷勤推荐,一面把个眼儿偷偷的只管往米行的内堂瞅,然而这财神连日来惮于门前汹汹人潮,早已是深居简出,极少抛头露面了,近日更是连中门都很少出,小堕在米行外堂虽把脖子伸了又伸,脚尖儿踮了再踮,却如何瞅得着?没奈何,胡乱指点了几样米,又交代米行伙计送至茶楼,悻悻然出了米行,这回却是要去买酒。


    小堕平日即好饮贪杯,今日又是得了上令,心中早早便打定主意,要寻个酒肆痛饮一番方得称心。正走间,忽见路边有一酒楼,崭崭新的门脸儿,门前挑着一个斗大的酒帘儿,上面四个大字——“第一酒庄”,小堕心道:好大的口气。心中疑惑,索性就去探个究竟。刚走到酒楼门口,一阵酒香扑面而来,当时就把个肚子里的馋虫勾起,连声赞道:“好酒,好酒!”伸出袖子揩了揩嘴角的口水。


    门口的小厮早已看见,忙高声叫道:“老客一位,楼上请。”这是店家招揽生意的秘诀,不论脸儿生熟,兹要是来人,就是老客。小堕到得楼上,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将将落座已定,便有另一个伙计上来招呼道:“敢问这位老客,用点什么?”小堕道:“劳烦伙计,把你们掌柜的叫来,我这有桩好买卖送于他。”


    不多时,听得楼梯登登登登一阵响,上来一个人,小堕一看,居然不是别人,正是前几日因听得明先生一席话匆匆而逃的恶狼,不由得哈哈大笑,恶狼一看见小堕,也是满面春风。当下恶狼命伙计摆了几样酒菜,两人落座已定,正待把酒言欢,忽听得楼下有人大喊:“恶狼呢?这个杀千刀的?丢下生意不管,跑到哪儿去灌黄汤?是不是又和哪个小妖精勾搭上了?别被老娘我逮到,不然一定要吃鞭子。”


    声如雷鸣,把个恶狼惊得是面白如纸,手中酒杯再也拿捏不住,当啷一声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颤声应道:“如花娘子,小可在此,有一桩大买卖!”


    老狼怎生成了酒楼的掌柜?这狼婆又是何人?欲知详情,请听下回分解。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