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幽幽


欧阳少峰来到了少室山下,他已经很累了,但是他不能休息,他继续向山上走。


满眼苍翠、溪水潺潺,在他的眼里已经毫无颜色,因为他两眼呆滞、心情沉重。


他加快了脚步,不知不觉中“踏云三晃影”的轻功施展了一个淋漓尽致,疾速的向山上飞去。


少林寺就坐落于少室山的主峰,高贵的朱红大门、高高的灰色围墙,还有那已经站在山门下的高高的慧聪长老。他在等他,他就已经到了眼前。


“老方丈别来无恙呀,欧阳这里礼过去了”,欧阳少峰彬彬有礼,一躬到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她已经走了,缘分已尽,又何必强求呢?”慧聪长老悠然地叹道。

欧阳少峰愣了、更呆了,他得知消息后,没有停留就从荆楚之地的绿林山来找她了。可是,她还是走了。


他相信慧聪长老的话,因为他是武林第一正道门派——少林的住持;因为所有的武林中人都相信他,所以他也毫无疑问的相信了慧聪长老,他只是伤心,伤心没有见到她,伤心那个很近的往事。。


她叫宫紫柳,她和欧阳少峰是师兄妹。他们的师傅是上官冶,是武当的掌门人。他们俩是上官冶下面众多弟子当中最出色的两个。


他们俩从小就归于上官冶门下。所以,他们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有件事,那件令他伤心、令她绝望的事,硬生生的将两人变成了仇人,分外眼红、不共戴天的仇人。。


那一天,上官掌门在武当山和老朋友少林寺住持慧聪长老品茶论天下武林,两个人谈的太投机了。都是老朋友,当然谈得投机。借着兴奋,慧聪住持提议让欧阳少峰这个武当大弟子献上决艺,以助聊兴。


上官当然答应了,欧阳少峰更是兴奋得应允了。他还想让慧聪长老指点一二呢。


于是,众人来到了天井当院,表演开始了。。


欧阳少峰是武当的弟子,当然要表演武当剑了,更用的是武当剑法之精华,必然也会用到武当剑里面的“回首飘零剑”,此招看似无奇,但武当上乘内功已全然灌注于剑上,让对手难逃这飘零一剑。


欧阳少峰已经回房取了自己心爱的玄冰剑,那是上官师傅传给他的,他爱若至宝。但,今天,有尊贵的少林主持在,他要用此剑来表演,一是为了显着尊重客人,二也是为了炫耀武当、成就自己。


满院顷刻间就被点点银光包围了,光彩闪闪、夺人二目,剑气逼人、惊人之魂。上官冶高兴、高兴极了,他要向老朋友展示一下武当的威风和实力,也为了几个月之后的武林盟会练练兵。


时间飞快,剑已走到险处,绝杀之技来了。欧阳少峰一个轻飘飘的回身,一着“回首飘零”,剑指正北方。正北方坐着上官冶、慧聪主持。


他必须剑指北方,他要让师傅和慧聪从正面看到他得厉害。


他惊呆了,因为他的剑里面居然又飞出来一柄短剑。短剑如电闪般的刺向了正北方,刺向了上官冶、慧聪。。


短剑没有刺中慧聪,也没有刺空。而是不偏不倚的正中上官冶。


震惊了。满院的师兄弟都震惊了。宫紫柳更是震惊、伤心、气极,因为她此刻也相信了武当山上的传言——欧阳少峰急于登上掌门之位。开始,她以为是师兄弟们嫉妒欧阳少峰,现在看来是真的了。她连恩师都干杀,真是人心幽幽、其险难知!


这种突然的事情发生了,欧阳少峰当然在武当山上呆不下去了。他在众师兄弟的围攻之下,身负重伤后,艰难的离开了武当山。他去了荆楚之地的绿林山,那里有他的唯一朋友——他的忘年之交,欧阳俊。


伤好了,也得知宫紫柳下武当至少林去了,是去求少林主持慧聪主持公道,发下武林追魂贴,以抓住歹毒的、弑师的自己。


他心里明白,自己出去会有什么风险。但他还是去了少林寺,他要向她那个梦牵魂绕的柳妹解释清楚,他要说他不是弑师凶手,他要说那里面另有原因。可是,却没见到柳妹。因为,宫紫柳在说明了来意之后,又匆匆的回到了武当。


慧聪并没有难为他。只是告诉他:你是自作自受。


欧阳少峰无语。他要将事情弄清楚。是谁偷换了他的剑?


这一日,夜已深。欧阳少峰重上武当。只是和以前不同的是,他这次是偷偷上去的,悄悄地、无声无息。


他来到了师傅房中。人已去、屋空留,他伤感极了。环顾四周,月亮的清辉洒进了屋内,映在他的浑浊的泪珠上。


猛然之间他看到了一样东西。啊,师傅的棋盘,那上面还有围棋的棋子。也许是师傅临走之前有过交代,也许是什么原因,那个棋盘居然没有动,还在原来的那个位置。


睹物生情,他仔细地看着、看着,心里一震,因为他看到了里面的内容。他狐疑、他震惊、他愤怒。


他收起棋盘,棋子已经嵌入其内,和棋盘成了浑然一体。他泪如泉涌,那是师傅在最后一刻竭尽全力的做的一件最有用的事情。


黄河岸边,欧阳少峰来到了这里,只是旁边多了一个人——宫紫柳。她并不会原谅欧阳少峰,她只是对棋盘产生了疑问。他们一起来求证于少林寺住持慧聪长老。


慧聪已在面前,他们早就约好了。面对棋盘,慧聪无语,进而犹如离弦之箭,猛然间窜向欧阳少峰。欧阳少峰毫无准备的吃了一掌,一个叫“达摩神力金刚”的一掌。欧阳少峰颓然倒在了黄河岸边,嘴里流出了鲜红的、鲜红的血。


宫紫柳,不明白,她看不懂棋盘。更不理解,为什么慧聪会立即杀掉她那个昔日的峰哥。是为了师傅报仇吗?不象,因为慧聪老和尚那天在自己求他发武林追魂贴时,已经说明,不参与此事。。难道是……


由不得宫紫柳多想。慧聪已对她下手了。她哪里是老和尚的对手,眼看着将要香红落尘埃。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欧阳少峰从地上疾速飞起,转身一着“回首飘零剑”直刺老和尚。只此一剑,老和尚已身负重伤。


但,慧聪就是慧聪,武功奇高。他身负重伤却没有死,而是在威武的、杀气腾腾的欧阳少峰面前,道一声佛号,扬长逃走。


看不见慧聪了,欧阳少峰“哇”的一口吐出了还是那样鲜红、鲜红的血。又一次颓然倒地。他起不来了,他真的起不来了。


宫紫柳明白了,她当然明白了,只要是正常的人到此时都会看明白的。。


她一把将欧阳少峰抱在了怀里,“峰哥,对不起。。”,一句话未讲完,以凄然泪下。。懊悔的泪。。


“莫哭,师傅的棋盘告诉了我,是慧聪、是他偷换了我的剑、是他得知师傅已经练成‘永乘神功’而使他的武林盟主宝座难保时,所以才。。。。那一剑飞出时,并没有直接刺向师傅,而是慧聪用了自己浑厚的内力,将短剑的方向改变了,也就是慧聪的这一点,让师傅觉察出来了。。。进而明白了慧聪之动机,,,但,。。。师傅太相信我了,他不会想到我的剑里会飞出短剑来。。他一点也没有戒备。。”


“呜呜。。。”宫紫柳哭得更厉害了。。


“柳妹,慧聪更大的阴谋应该是在即将到来的武林盟会上,你,你可以去找荆楚之地绿林山上的欧阳俊,他是个隐士,武功盖世,他,会帮你的。。。”


“嗯,峰哥,我真糊涂呀。。呜。。”


“柳妹,你记住,人心幽幽,其险难知。。。。你莫哭,你要笑,你笑起来很好看。。。”


“。。。。。。。。”她笑不起来,即使她笑出来了,他也看不到了。。。。


他就这样走了,怀着未竞之事走了。。。


她也走了,只是她背着满身的仇恨。。。

(完毕)



最难理解的是什么? 人心。

最深最深的是什么? 人心。

有人的地方就有人心,由人心的地方就免不了凄艳、悲凉的故事。。。



Cdaguang.达光

2006-9-28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