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秋意的生命表达

wcm008802 收藏 0 95
导读:乡村秋意的生命表达


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位事事细心的人,对生活中日常经历的许多事,往往不太注意。这就难免时常会有些东西被忽视,哪怕那事也许很重要,本不该这样粗心大意。比如秋意,眼前这乡村的秋阳所表达的秋意。虽然,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我就没有,也不可能逃避与它不断往复的照面;不管心情怎样,是否意愿,总免不了在秋来秋往中,一次又一次地穿行在秋阳的光照里。但是,当我裹着一身的秋意,再次回到故乡,走近久违了的乡村,沐浴在融融的秋阳里时,仍感到许多新鲜与陌生。我发现,竟有许多秋阳的生命表达,被我不知不觉中轻易遗失。


是十月黄金周的一个上午,偶然所获的难得悠闲,引发了我的雅兴,第一次对这既熟悉又陌生的乡村秋阳,进行一次认真的阅读与观赏。这有点像一本喜爱的书,早已买回,因种种原因,一直被放置在繁杂的书厨里,不曾认真翻阅。一个偶然的机会,才重新把它抽出。世界就是这样,总是在偶然与必然之间交替。那天,兄弟姊妹约好,回乡下看望父母,给老人家带回一些远离的天伦。虽然我们都早已在城里安家落户,我们仍习惯用一个回字,表达这样的心情。按照过去的习惯,这天上午的生活通常是这样安排的:我们从城里的超市买回一些菜,已制作好的成品和带着泥土朝露的鲜活;姐姐妹妹们负责上灶操厨;我们会一次又一次地劝年迈的父母在客厅里看电视,40多个卫星频道可任由他们选择。可是,他们无论如何闲不住。我们心里也非常清楚,父母此时最大的热情和幸福,就是和儿女们在一起,哪怕掐掐菜,添添柴,洗洗碗,也比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舒服。本来该是主人的儿子儿媳们,反倒成了宾客,只需喝茶打牌娱乐。这就是父母,秋阳般的父母,哪怕是尚存最后一席温暖,都要毫无保留,全部照耀他们的子女。


可是,在我们正要动身回家的时候,夫人却接到电话,省里有领导来检查节日安全。我只好暂时一人先回,约定的四方城也成了三缺一。只好各取所好。于是,一个关于秋天的偶然,就这样必然地降临。我抬了一张竹椅,来到二楼的露天平台。本意是要沐浴秋阳,观赏满坝的风景,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从来没这样有意识地,认真地观赏过乡村的秋阳,此时的我,竟然有几分不习惯。我感到,眼前这成都平原乡村的秋阳,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像秋阳;似乎没有直接的物证,能够证明它的存在。它不像夏阳,有艳艳的光束,从浑圆结实的太阳里喷射而出,照射到大地,让大地上的一切景物,顿然变得美丽而生动。走出室外,你不仅强烈地感受到那阳光的存在,灿烂,艳丽,热烈;而且,照与被照,源头与泽荫,主次分明,层次清晰。秋阳就不同了。它似乎没有带来什么独有的特征。既没有唐诗里的洁净,空灵,天高气爽,也没有宋词里的平沙晚照,潮退舟斜。此情此景,很难让人联想到阳光二字。倒感到是一种溶液,似用雪碧和橙汁勾兑的鸡尾酒,淡淡的,澄明的,平和的,盛满了一只硕大无垠的酒杯;那天上的云朵,是酒杯里飘逸的汽泡,一朵朵,一串串,不停生存,又不断飘散。太阳,不过是汽泡的一种,一个生命积聚的精灵,飘浮在酒杯的面上。它并不算是最大的,但是更沉稳,结实,更富灵性。你就会感到,仿佛不是有了太阳的照耀,才有了世间的生命万物;而是世间的万物,在一只美丽的容器里,被一种温馨的溶液长久浸泡,才赋予了生命的气息。忽然有一天,这生命的精灵,像嫦娥奔天般腾空而起,飘逸升腾。经过九曲十八弯的考验,不少的走失了;只有少数的精华,从溶液中浮出水面,到达了天穹的顶层。它们汇聚到一起;太阳,只不过是它们集聚的生命之魂。


能够证明秋阳存在的,是院落边的那棵树。那是一棵水杉,是我刚参加工作时栽的纪念树,树高已过二层的楼顶。柔软的秋风,时断时续,挟着秋阳,轻柔地吮在脸上,有一丝温馨的痒。树叶已经泛黄,开始有一些稀稀疏疏的掉落。想起那两只红遍神州的蝴蝶,“待到秋风起,秋叶落成堆”,我曾不只一次,为这优美的句子所感动。但是,要不是秋阳,眼前这飘落的秋叶,就没有这般的诗意。那针状的杉叶很细,一进入秋天,叶根就不断萎缩,有点弱不禁风,怎敌得过秋风的招手。悠悠然然的飘落,本来是表达的一种依恋,无奈和愁绪,是要去回应文人墨客们多愁善感的句子。许是经过了秋阳炮制的那澄明的液体浸泡,那飘逸的针叶,也一扫落叶的灰暗,惆怅,忧郁,带上了几分金黄,明丽,清爽。面对这样的飘落,你不会感觉到它是脱离母体,奔赴死亡;而是母体派出的生命的大使,奔赴地母,像美丽的落红,去完成化作春泥更护花的神圣使命。飘落,只不过是秋天一种收藏激情,储存生命的仪式。如果不是,长久的飘逸,为何仍不见树下落叶成堆的衰败之景。


秋阳的神奇还在于,它使原地不动,僵硬凝固的树,改变了存在的姿势。还记得夏季回家看见的情景。正是中午,骄阳火辣辣地照下来,浓绿的树冠,定影成院落旁一堆大圆桌状的阴影,枯燥,单调,僵硬;在强大的光艳包围下,它显得力不从心,奄奄一息,令人担心随时都有被呑噬的危险。眼前的树就不同了。秋阳斜斜地照在它的身上,把它丰富的身影,透射在院坝的水泥地上,像一位美丽少妇的侧影,风情万种;树叶正在飘落的枝杈,在微风吹拂下,婀娜多姿,疏瘦横斜;别墅的投影,山门的投影,竹林的投影,与树的投影交识在一起,阴阳互补,动静结合,便构成了一幅巧妙的乡村工笔画。由于有了秋阳,这淡淡的阳光,斜斜的照射,画面的每一部分,从原型到投影,就摆脱了庸常,富有了动感和生命。


于是,我坚信,秋天并不只意味着落叶,不仅仅是生长愁绪的季节。拂开秋天的落叶,你就会发现,只要秋阳还在,秋天就在收藏生命,积聚希望。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