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绝对好书——诺贝尔奖)

小说《情欲》最初发表于1989年,是耶利内克的代表作之一,曾获诺贝尔文学奖。迄今已发行了9版,被翻译成英、法、荷、意、西、葡、希、土、日、丹麦、瑞典、立陶宛等多种文字。本书根据2004年1月德文版第9版译出。

两个已婚的男女

作者 : 菏耶利内


薄薄的窗纱隔在这位笼中的女人与其他有家也有个性的人中间。这些可怜的人,他们也有自己的住所,在自己的住所里他们那亲切的面部表情才被理解。仅只有这道窗纱不同。他们只有对厂长暗示过那种事儿才能睡去,有情的厂长是他们永远的父亲。这个男人向女人兜售情欲就像呼吸一样没个停顿。当然他控制自己,他有足够的女人可以让他呼来唤去,但他只需要这个女人,这个属于他的女人。他无知得像四周的树木,但他结婚了,这就是他去享乐的平衡点。两个已婚的男女没有羞色,他们欢笑着,他们两人就是彼此的一切。




此时冬日的阳光并不强烈,也使一代年轻的欧洲人显得沮丧,他们在这里长大或者来这里滑雪。造纸厂工人的孩子们,只有当他们大清早六点钟走进牲口棚成为动物残酷的主人时,他们才能认识这个世界。这个女人正牵着她的孩子在散步。当汽笛声响起时,她在这里被看成大多数人的代表,而另一半人就在这个男人的造纸厂工作。人们总是在摊在自己身上的另一半事情上看清自己。这个女人头脑单纯。她牵着孩子漫步了一个小时之久。孩子被光线照得迷迷糊糊,宁可在运动中变得缓慢迟钝一些。他几乎是刚一溜开,就开始跪在雪地上,搓着积雪扔着雪球。大地好像被注入了新鲜血液那样鲜活起来,白雪覆盖的道路上散落着鸟的羽毛,一只袋鼠或许一只小猫徐徐地跳动着,自然地表演着。一个动物被咬着了,尸体被拖走了。鲜血滴落在地上。这个女人是从城里被带到这儿来的,她的丈夫在这里拥有一个造纸厂。这个男人算不上是这儿的居民,他是单独的。




再说这个男人吧:他就是一个相当大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还可以讲话,而且儿子也必须开始学拉小提琴。厂长并不认识他的每一个工人,但是他知道工人们的总体价值,并且向大家问好。他还成立了一个工厂合唱团。合唱团要和捐助者们交谈,目的是让厂长能亲自指挥这个合唱团。合唱团坐着车子唱来唱去,为了让人们称赞这是一个优秀的合唱团。他们常常绕着这个小城市高声歌唱,留下他们数不清的脚步。同时,在城里橱窗前留下无数的愿望。合唱团从一开始就在大厅里唱,在酒家里唱。这只鸟儿,当它飞行的时候,人们只能是从下往上看。歌唱者们迈着从容的步伐从租来的黑色汽车里走下来,为了打发无聊,他们开始在阳光下练声。他们表演时,他们的歌声响彻云端。而他们的家庭却因此没有了父亲而被蹂躏,收入甚低。歌唱者们吃香肠,喝啤酒,喝红酒,他们伤害自己的声音和自己的感官,因为只有这两样他们能够支配。遗憾的是他们这些人出身低贱,来自格拉茨的一个乐队就能够取代他们所有人。但他们还是支撑着,看事情如何发展而定。这种可怕的无力的声音,被空气和时间淹没了。厂长要他们用自己的声音去乞求救济。只要他们能用歌声引起人们的注意,哪怕十分微小的救济,也是一个伟大的开始。合唱团只是作为老板的一个爱好。男人们如果不去唱歌,就呆在牲口棚里。如果涉及到镇代表队被残酷地淘汰,老板也会把自己的钱藏起来。他要保障自己和他的歌唱家们有基本费用度过这种可怕的时刻。这些男人,地球上的建设者们,他们始终要不停地建设。当他们成为退休者的时候,他们的女人还能认出他们的建筑作品。但是在周末,他们那种神圣的力量却变得软弱。周末,他们不是登上建筑工地的支架,而是踏上酒店的舞台压抑地歌唱,好像死亡者能够回来为其喝彩似的。这些男人要变强大,所以他们要有自己的作品,自己的价值。他们要有建设者的成就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