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影子军团原创]我与车(之省际班车篇)

herman_zh 收藏 6 246

[size=14]我与车(之省际班车)[/size]


遥远的省际班车


省际班车这个词现在已经用得很少了,甚至听到这个词就感到了遥远。但在上个世纪,中国的铁路、高速公路还很不发达时,连接各省际间最便捷的工具就是大客车和所谓的“旅游客车”了。


那种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上路就全身叮当作响的客车,在八十年代就基本换成所谓的旅游车了。但那时的八十年代,经济比现在差了几个档次,所谓的旅游车自然也都脏兮兮、臭烘烘的,根本不能与现在奔跑在各条高速公路上的大巴相提并论。客车的功能的确是完全实现了,但同旅游二字我看完全是沾不上边。那时的车辆也没有什么卫生、消毒体系,所以每次旅程结束后,个人是一定要洗澡消毒的!


这样的旅游车现在已离我们远去,但留下的记忆却无法泯灭。


武汉——宿松间的班车


从一九九八年起,我已经很少在学校分配的长航系统工作了,骨子里的不安分让我向往所有能吸引我的、挑战性的工作。九九年,女友慧(日后的老婆)家里收购了安徽安庆市宿松县的孚玉液化气站。


慧是长女,也无兄弟。我与慧在第一时间去液化气站做了交接。我们是不可能长期留在乡下的,自然就要为以后的转租做准备,去了解第一手资料。于是,我们从九九年的五月一直待到了九九年的十二月。这期间慧一直留守宿松,我则需要经常往返于武汉——宿松之间,毕竟对单位还不能轻言放弃。


那时武汉至宿松间的公路很不发达。从宿松回武汉,需要经过黄梅、黄石、鄂州后才能到达武汉。而且有时司机为了多拉客,很多时候还要从鄂州再过江绕行黄州(现在的黄岗)。


司机老宋


这条线路上的班车一共就两辆,其中一辆车的司机姓宋,我的话较多,大家又都是武汉人,一来二去的就很熟了。


老宋大约四十多岁,很有点小市民的味道。象这样一个单程,本来六、七个小时就可以到的,但他通常都要走上十个小时,原因就是可以沿路多载客;而且他是每趟必定绕行黄州的。后来跟我熟悉了后,他干脆就不要我的车票,作为交换条件就是,我要坐在前面和他聊天,并且帮他吆喝那些沿途搭车的人。


我自然是乐得这样了。因为在我第一次上他的车时就发现有很多毛病,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每排座位间的距离太小了,膝盖被卡得紧紧的。因此我总担心,万一发生个追尾什么的,根本就无法闪躲,膝盖那还不得碎掉?!坐在前面位置宽敞了,视线好了,也有人聊天了,自然乐得!


从宿松县城出发后,当时还需要经过一段大别山系的的尾巴。这段路不长,但很不好走。因为道路很狭窄,有的地方就只有两车道,勉强并排三辆车,而这段路又以大货车、大客车这样的大车为主,所以稍微有点问题就会堵车。


听老宋说最严重的时候两天都堵过。我自然不相信会堵车堵上两天,但我相信一天的可能还是有的。因为这段路在两个县城之间,车流量又特大,稍微有问题就堵车,而且所有的司机又是见缝插针,等县城的警察赶来后,整条路早已经堵得结结实实了!


一次特别的堵车


有一次我从武汉到宿松,就这样被结结实实的堵了一次!按照正常情况下午四、五点钟就可以到了的,但最后是晚上十点才进城!我们就在这段山路快走完时堵车的。老宋是跑长途的老油条了,开着车一路往前插,居然也走了大约二里地,实在走不了了就停下来等。再看看前面,仍然是一条长龙,一直蜿蜒到了县城,在长龙的尽头几乎都可以看到县城阑珊的灯火!


这本来只是一次很平常的堵车,但就是这次堵车让我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在等待的过程中无可事事,只有闲聊了。但老宋一句很平常的话,让我作出了结婚的决定!慧是我大学同学,当时已经交往六年了。可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我迟迟不愿意结婚!慧比我大,自然很着急,所以也没少暗示我。现在想来,我当时不愿意结婚的原因还是说不清,也许是我特殊的经历,也许是对前途没有把握,也许是双方过于熟悉,还或许是不够爱?反正现在儿子都有了,也没法再去探究了。


老宋一句很市井的话,不知触动了我的哪根神经,让我有了强烈的共鸣。老宋见我等得有点烦了,就安慰我说,“不要着急,老婆在哪家就在哪,你很快就能到家了!”我的环境从小就跟别的小孩不一样,所以好强,所以更愿意漂泊。但听到了这句话后,在当时的那个情景,让我作出了第二年结婚的决定!


雨后的彩虹


坐长途汽车还能看到很多在城市里不可能见到的东西。山林和田野就不必再说了,这样的叙述太多了。但有一次让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彩虹。


大家可能没有不知道彩虹的,可是能在城市里见到的又有几个人?我也只是小时侯在乡下朦朦胧胧的见过,在小学的课本上见过,最真实的感觉彩虹是在老宋的车上。


那一日从宿松回武汉,正赶上一场蒙蒙的秋风细雨。与其说是雨,不如说更象雾。从山路出来,就在公路上可以看到很明显的一个分界。在界线的东边,也就是我们来的方向都是湿的,而西面的路上一点雨的痕迹都没有。从山路出来就是开阔的田野,天也特别的蓝。我座在右侧,我欣赏着漂浮在蓝天上的白云,视线跟着从一朵白云跳到另一朵白云,突然在南偏东的方向看到了雨后的彩虹!真实的颜色、真实的感觉让我感叹不已!只是好景不长久,彩虹很快就淡了,消失了。


现在的宿松段公路


随着沪蓉高速的逐渐完工,武汉至宿松的旅程早已告别了那段难熬的山路和所谓的旅游大客车,取而代之的就是黑油油的高速公路和各种现代化的大巴。我最后一次见到老宋是2001年的黄梅县城,完全是偶遇。我停车加油,他开车路过时给我打招呼,我估计现在他的车应该已经报废了吧,自那次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老宋了。


现在的宿松县城离沪蓉高速只有一步之遥。在高速公路的宿松入口处就能看到我当年工作过的那个液化气站。以前在武汉~宿松间的车程需要十小时,现在则四小时足矣,现在的宿松人可能都早已忘了以前出门的艰难。宿松的经济也随着公路等基础设施的健全而迅速发展!新规划出的工业园里的一排排的厂房也正每天都在把它的产品送上公路,送到它该去的地方!


后记


虽然最早期那些臭烘烘的“旅游车”都已经被舒适快捷的大巴所取代,虽然我也喜欢豪华大巴的服务与快捷的节奏,但是那一代的省际班车承载了一代人的希望,也是当时中国经济无法缺少的一个环节。它给我留下的情节和特殊的回忆,我想我是无法忘怀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