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要温一温。许三观,你又卖血了。八角三分钱,小笼包子,馄饨,话梅,糖果还有半个西瓜,许玉兰,你怎么就跟了他呢?


一乐,二乐,三乐,苦中作乐,一乐再乐。何小勇是谁爹?谁知道呢,谁把谁压在墙角了,谁又在门槛上挥泪如雨。没认出鼻子,没认出眼睛,没认出脸,认不出亲情,你是谁的种?


精纺的手套,一副,两副,三副,积攒一件线衣了,今天过节。一乐撒完泡尿回来,扬起手里的石头,那一摊血……拍拍手中的灰尘,砸的就是你!敢欺负我的二弟三弟。谁叫你这个爹?你爹,他爹,到底是谁的爹?


又卖血了,抄家的物什还能还回来,大床没被肢解。茶不喝了,脚不落了,桌子没有了,箱子搬走了,陪嫁的绸缎,也值两块钱啊……砸破的头皮可以用血补起来,断线的风筝,这线该咋接?三十五块,三十五块,卖血,谁说是卖祖宗?


九年的乌龟,千年的王八。这回,谁叫你把手伸进人家的被窝里暖和?十斤肉骨头,五斤黄豆,两斤绿豆,一斤菊花。三十五块才花了五块,这五块钱,花的值啊!喂喂,你回来,你回来,十斤肉骨头,五斤黄豆,两斤绿豆,一斤菊花,你怎么把我家的东西拿走了?


人民公社,大跃进,大炼钢,大天灾。床底下还有两缸米,一个月的粮吃了四个月。睡着吃,吃了睡。玉米粥里加点糖,那是过年才有的事。我这三十五块的零头呢?血头啊,你也太黑了。一乐,没吃到那一碗面条,这次,你就是我亲爹?


十三年的乌龟,没做成千年的王八。名正加言顺了,谁是谁爹谁知道?好儿子,养你十三年没白养,冲你这些话,爹再养你十三年也高兴……菜刀划破的脸,儿子,你给爹争了一回脸。摸摸淌在脸颊的血,谁说一乐不是我儿子?


批完了破鞋,斗完了妓女,毛主席说身边只能留一个。三乐,你还是别走开,都十八了,你还吸着鼻涕。卖一次血喝八碗水,两个月你想赚七十块,三观,钱是那么好赚的么?


一乐,你可不能死,你才二十一。爹有的是血,再多喝几十大碗冷水,这血,它就淡了,它也就多了。林浦,百里,那盘炒猪肝,还有那二两黄酒没来得及温呢…….松林,七百毫升,怎么把人家的也给我了?我不要,还你!!你有病啊?你才有病!!我要的是钱,谁要你的血了?我都活五十岁了,我的一乐可还年轻呢!这血啊,爹就一路卖过去,就算把这命卖了,哪顶得上这血钱??


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黄酒,要不要温一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