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秦王嬴政的周围

zhonghuaphoenix 收藏 29 17685
导读:[原创] 秦王嬴政的周围

秦王嬴政一统六国,在历史上书写下了重重的一笔。在统一的过程中,在庙堂上为其出谋划策;在战场上为其浴血奋战的这些人物却不得不提。当然也包括那些坏事做尽的人。


与太子共事的大将——蒙恬

我们先看看«史记—蒙恬列传»是怎么写的:蒙恬者,其先齐人也。恬大父蒙骜,自齐事秦昭王,官至上卿。秦庄襄王元年,蒙骜为秦将,伐韩,取成皋﹑荥阳,作置三川郡。二年,蒙骜攻赵,取三十七城。始皇三年,蒙骜攻韩,取十三城。五年,蒙骜攻魏,取二十城,作置东郡。始皇七年,蒙骜卒。骜子曰武,武子曰恬。恬尝书狱典文学。始皇二十三年,蒙武为秦裨将军,与王翦攻楚,大破之,杀项燕。二十四年,蒙武攻楚,虏楚王。蒙恬弟毅。

蒙恬祖籍齐国。其祖父蒙骜为秦国名将,事秦昭王,官至上卿。曾经伐韩、攻赵、取魏国城,为秦立下了战功。其父蒙武曾为秦裨将军,与王翦一起灭楚,亦屡立战功。蒙恬少年学习刑狱法,担任过审理狱讼的文书。始皇二十六年,蒙恬被封为将军,攻齐,因破齐有功被拜为内史,其弟蒙毅也位至上卿。蒙氏兄弟深得秦始皇的尊宠,蒙恬担任外事,蒙毅常为内谋。

由此可见,蒙恬不仅在家族光环的照耀,更在历史的舞台上展现着自己的才能。由上可知,蒙恬在扫平六国的战争中参与的并不多,但在最后为统一一战的攻齐战争中立下功劳。正是这一战显示了蒙恬的丰富经验,自此他的能力被嬴政所认可。

嬴政统一六国后,以蒙恬为大将,扶苏为监军率三十万大军北击匈奴,日夜兼程赶赴边关。扎下大营后,他一边派人侦察敌情,一边亲自翻山越岭察看地形。蒙恬仅一战就将彪悍勇猛的匈奴重创,使其溃不成军,四处狼奔。在黄河之滨,以步兵为主的秦军与匈奴骑兵再次展开了激战,匈奴主力受重创。最后匈奴人被彻底打败,向无限的北边逃窜。蒙恬以锐不可当的破竹之势,一举收复河套、阳山、北假等地区。使匈奴望风而逃,远遁大漠。汉代贾谊就评价当时匈奴的状态说:“ 不敢南下而牧马。”在这里,有两点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蒙恬对付匈奴的军事运用;结识了扶苏。先说蒙恬对付匈奴的军事运用。从蒙恬个人角度来说,他出生在将门,从小就受到了忠君爱国思想的浓厚熏陶。再加上他祖父、父亲都是秦国将军,为国效忠和带兵打仗是家常便饭。

这里我们介绍一下秦国军队的兵器与战法。秦代军队的兵器分为远射兵器、长兵器、短兵器三类:远射兵器有弓、弩、箭;长兵器有矛、戈、戟、钺、殳、铍;短兵器有铜剑等。另外还有防身的甲、盾。根据《中国全史》介绍,秦时的矛长达6.3 米。实际上秦军的长矛的长度和马其顿军队的长矛相似。将士身着的甲衣由金属扎叶制成,不同兵种着不同形式的甲衣。秦军“带甲百余万”,当然大量配备是动物的皮制作而成的复合甲,轻便坚韧,虽然远不及金属甲坚硬,但负担轻,灵活方便,使得军队可以灵活的实施各种杀伤技巧,并能保持长时间作战而不疲劳。穿皮甲和金属铠甲在近距离博杀时各有优劣,穿金属甲有时能抵挡兵器的杀伤。

秦军中有弩、步、车、骑四个独立兵种,中国通史引用秦简《效律》的介绍,兵器与兵种的配置取决于作战的具体环境和具体战术:山林川渎地形复杂,宜为“步兵之地”,“车骑二不当一”;丘陵平原为“车骑之地”,“步兵十不当一”;两军于平地浅草相拒,为“长戟之地”,“剑盾三不当一”;丛林地带为“矛梃之地”,“长戟二不当一”;崎岖险阸为“剑盾之地”,“弓弩三不当一”。从这里既可难看出,秦汉时代战术思想与兵器兵种配置的一般关系。

秦军中最重要的是弩兵。秦代,最强大的兵种应该属于弓弩手,弓弩“言其声势威响如怒,故以名其弩也”。弓弩手已成为一支完整而相对独立的兵种,由“善发强弩、远而必中”的摧锋之士组成。在战术上形成与车兵、骑兵的密切配合,而且对射手的选拔也格外慎重与严格。作为秦代的弓弩手,他们必须是年轻健壮的“材力武猛者”,经过至少两年的培训才可作为射手初入军阵。秦军的弩发射起来密集如雨,电影《英雄》已清楚的再现了这一过程。根据中国军队的传统,中军以轻装步兵、战车部队和重装步兵为主。为左军 由弓弩手,骑兵部队和战车部队组成。右军为步兵、战车部队。后军为指挥部。种列阵方法,在军阵的前方和两翼将形成异常密集的火力。

蒙恬所率领的秦军的理想战法应该是,首先利用强大的弓弩对接近的敌军进行尽可能的远程打击。削弱其的力量、造成其的混乱。然后以两翼的车骑部队出击,利用战车的冲击力和骑兵的机动力,不断动摇、冲破敌军的防线,最后是中军主力出动,一举打垮对手。

至于结识扶苏,可能是蒙恬的矛盾点,蒙恬与扶苏治国思想大体相似;但扶苏却不善于与嬴政交流。当嬴政沉迷于一扫六国的狂胜喜悦中时,他的长子扶苏却说出了:天下未定,百姓未安,反对实行“焚书坑儒”、“重法绳之臣”的话语。因而被秦始皇贬到上郡监蒙恬军。这是蒙恬已受命修建长城。这样蒙恬与扶苏结下了不解之缘。但也是这种不解之缘也导致了蒙恬悲剧的结尾。








股肱之臣——李斯

李斯,公元前284年生,公元前208去世,本为楚国上蔡人。师从于大思想家荀子,后入秦,初为赢政食客,辅佐赢政一统六国,秦帝国建立后,拜为丞相。但晚节不保,为胡亥、赵高所腰斩。李斯的人生有三个大转折点:师于荀子;佐于赢政;罪于赵高。

李斯在楚国做过“郡小吏”,但郁郁不得志。后拜先秦的最后一位儒家——荀子。荀子博学深思,其思想学说以儒家为本,兼采道、法、名、墨诸家之长。且颇有向法家转变的趋势。李斯与韩非皆崇尚法家正是得到了老师的亲传。与周游列国的先辈理论家不同,李斯更愿意直接参与政治。正是李斯在这里学到的精髓为他指引了将来的发展道路——去秦国。他分析了当时的形势,认为“楚国不足事,而六国皆弱”,唯有秦国具备统一天下,创立帝业的条件,于是他决定到秦国去施展自己的才能与抱负。

李斯入秦后,先在吕不韦手下做门客,逐渐的取得吕不韦的信任后。吕不韦推荐其作了秦王政的侍卫。李斯有了经常接近秦王的机会,自此不断的将自己的思想兜售给赢政。此时胸怀雄心壮志的赢政尚还年轻,但其实现天下一统、秦一统六国的思想却与李斯不谋而合,慢慢的赢政开始信任李斯,其思想也与赢政的思想逐渐融合。很快李斯成为秦王嬴政的一名心腹。

好运一直跟着李斯,秦王政十年,秦国发生了韩国水工郑国事件,秦宗室贵族建议驱逐客卿,这极有可能让李斯这名客卿终止他与赢政的合作,但他上《谏逐客书》一书谏阻。这说明了李斯政治眼光独到,他看准赢政是一位具有政治头脑和战略眼光的国君。不管这次是不是李斯充分展示了自己的才华,还是赢政想借此事打压国内的保守势力,李斯不久升为廷尉。李斯这次因祸得福为其以后在秦国的政治舞台上的发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李斯重新受到赢政的重用后,制定了蚕食,各个击破六国的策略和部署,并努力组织实施。结果仅仅用了十年的时间,就先后灭了六国。一统六国有秦军将士浴血奋战的功劳,但最高统帅的赢政采用作为谋士李斯的政策更是功不可没。建立了一统天下的秦帝国之后,李斯坐上丞相的位置,同时也走向了事业的顶峰。

秦帝国建立以后,随即而来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从管理一个诸侯国到管理一个一统地帝国的体制问题。是否沿用分封制?李斯建议赢政废除了造成诸侯分裂割据、长期混战的分封制,实行郡县制。把全国分为36郡(后增加到41郡),郡下设县、乡,归中央直接统辖,宫吏由中央任免。在中央设三分、九卿,分职国家大事。这一整套封建中央集权制度,从根本上铲除了诸侯王国分裂割据的祸根。秦帝国统一后,由于过去各诸侯国长期分裂割据,语言、文字有很大差异,对于国家的统一和经济、文化的发展极端不利。李斯积极地向秦始皇提出了统一文字的建议,并亲自主持这一工作,他简化字形,整理部首,形成了笔画比较简单、形体较为规范,而且便于书写的小篆,作为标准文字,推行全国。李斯还在统一律法、货币、度量衡和车轨等方面积极地向始皇帝赢政献计献策。

李斯为巩固刚刚建立的秦帝国的威严;为打击儒生以古非今、诽谤朝政的倒行逆施。李斯这位推崇法家思想的丞相书写下了“焚书坑儒”这篇“大作”。

事物的发展往往是有盛必有衰的。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率领大队人马,继续他的求仙之旅。没想到在平原津就一病不起,药石无灵,病死于沙丘平台。李斯为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附和赵高伪造遗诏,立少子胡亥为帝,同时假造圣旨让扶苏自尽。害人终害己,赵高篡权后又施展阴谋,诬陷李斯“谋反”,将其腰斩于市,从而为李斯画上了一个句号。




品级最高的宦官——赵高

指鹿为马就是弄臣赵高的“杰作”。本想在史书上找到关于赵高的一些文章,但是却只言片语的在其它人的传记中出现。这样一个阉人能做秦王嬴政的中车书令,能做胡亥的丞相,必有其可写之处。曾有史料说赵高为赵国贵族,他的父亲战死沙场,母亲被卖到秦国做奴婢后受尽屈辱而死,赵高及其兄弟皆受到阉刑。他自己被送入秦宫做最低级的苦役。但赵高很懂得怎样利用自己的聪明机灵去察言观色,阿谀奉承。很快,他就摆脱了杂役工作,转到文书部门处理文字事宜。他开始读很多关于秦王朝的书籍。尤其对于秦国律法,几乎能背得滚瓜烂熟。

正是因为他通晓秦国的监狱行政和司法审判,而被嬴政所赏识,委以中车府令,并命胡亥向他学习律法。赵高不久就把小主人侍候得对他亲信有加。自此阉人赵高正式开始了其弄臣之路。

赵高的服侍确实不一般,不仅把持住了了胡亥,更加把秦王嬴政服侍的面面俱到。曾有一次赵高犯下大罪,嬴政交蒙毅审判,蒙毅判其决死刑。嬴政念及赵高反应灵敏,特别下令赦免,并且官复原职。后赵高又被委以中车府令兼行符玺事。这正反映了赵高将做奴才的本领发挥的淋漓尽致。

始皇帝三十七年,赵高和胡亥秦二世随从秦始皇出游会稽。至平原津,始皇病危,赵高遂与胡亥、李斯合谋,秘不发丧,篡改始皇遗诏,立胡亥为太子,又矫诏赐死扶苏和蒙恬。胡亥还咸阳,为二世皇帝,赵高任郎中令。赵高就像一个赌徒,他将自己的前半生压在胡亥的身上,压在了自己无法选择做宦官的身上。但是这个疯狂的赌徒却赢下了足可以让自己疯狂一世的赌注。当赵高这位郎中令看到还是丞相李斯的时候,赵高不在是那个奴颜屈膝的奴才,他变成了一条毒蛇,他的慢慢地向李斯“游动”。当赵高这条毒蛇看准时机的时候,就诬告李斯谋反罪状,胡亥命赵高案治,那李斯还能逃脱?李斯受笞打捶击千余次,不胜痛苦,只得诬服,但李斯自负对朝廷有功,确实无谋反之心,从狱中上书自陈前功,请胡亥明察赦免,赵高将书其余一旁,并说:“囚犯那能上书。”于是判处李斯五刑罪,受腰斩于咸阳市,并诛灭三族。从此,赵高成为了秦的二皇帝。

其实在记杀李斯之前,赵高已导演了一出“历史大剧”。嬴政驾崩不久,赵高就唆使胡亥将其兄弟姐妹殉葬,赵高对胡亥说:陛下的兄弟姐妹众多,个个封王称爵,恐怕日后有变,不如尽早除之!可怜这些王子王孙,金枝玉叶。赵高并不知足,再次向胡亥进言:若要帝位稳固,必先将朝中老臣大将大换血,全部换上自己的心腹。胡亥是本就是个没主意的人,自然这位二皇帝将自己的对手一一轻易地铲除。朝中赵高大权独揽。其后赵高为了显示自己的权位,故意在二世面前指鹿为马,对不随声附和的大臣,捏造罪名加以迫害。

终于各地起义军蜂拥而起各路豪杰纷纷举事。当刘邦攻下武关,赵高再一次投下了重注,企图再次将胡亥作为筹码献给刘邦。赵高与其婿阎乐等人密谋,乘胡亥在望夷宫斋戒之机,诈诏发兵围宫,“可怜地”胡亥被逼自杀。但刘邦根本不买赵高的帐。赵高又企图篡位自立,但又恐左右百官不从,只好立子婴为秦王。

当然,坏事做尽的赵高夜没有好下场。秦王子婴认识到赵高的险恶用意,在赵高督促其到宗庙受玺的时候,经过周密的策划,令早已埋伏好的手下人挥剑杀死赵高,结束了赵高罪恶滔天的一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