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海军高雄港之役:一场因妓女引发的战斗

szw1976 收藏 41 55453
导读:中美海军高雄港之役:一场因妓女引发的战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民国四十七年官校毕业后,被分发至会稽军舰(AOG-306,原为俄油轮陶甫斯号)任见习官,同船的尚有李植甫、史所京、刘若铎诸兄。我们四个菜鸟开始时啥也不懂,一切行事小心谨慎,抱持三多一少的原则(多看、多听、多做,少开口胡说八道),力求表现,免露马脚,尤其在周末校阅时,拿出官校四年磨练出来的看家本领,把住舱内务整理得有条不紊,地板腊打得光可鉴人,被子折得有棱有角,因此常得长官夸奖,不辱四六班风。三个月见习期满,正式占缺任官:植甫轮机员、所京舰务员、若铎通信员、我则为航海员,自此有了职责在身,管人也管事(几个人、一点事),走起路来也就有点风了。


“会稽”号运油舰实在来历不凡——它是一艘国军强掳来的苏联船! 当年任务十分单纯,盖因那时石油公司油管尚未贯通,新竹以北军用油料端赖油轮运送,储于油库。因此,我们当时的主要和唯一任务,就是每月一次由高雄运送空军喷射机燃料油至基隆。船大又少动,生活空间舒适,比起其它同学的作战或运补舰艇,我们真像是在海上璇宫之中。


闲言表过,书归正传。在民国四十七年某个明月高挂,风平浪静的午夜,会稽军舰安祥地系泊在高雄港中的两个水鼓之间,船头水鼓共系了一艘老美的驱逐舰,它的船尾对着我们的船头。那时美国仍在协防台湾,第七舰队的船只进出高港频繁,对高雄的特种行业的繁荣,有一定的贡献。


话说当晚万籁皆寂,绝大部份的人们都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我们舰首的值更士兵忽然发现,我们和美舰之间的水面,有许多舢舨聚集,仔细一看,原来中间一只舢舨,其中卧一裸女,老美船尾值更兵正放下卡宾枪,顺车叶护架爬下舢舨,一时之间无风而浪起,舢舨摇晃不已。不久浪又止,老美爬回船去,进舱呼朋引类,依序爬下舢舨去兴风作浪。我方值更兵不敢隐瞒独享,赶紧报告警卫长,老班长有老忌讳,认为在我船头做此种事,实在是霉气,一时火起,拉开冲锚炼用的水龙头,对准目标一阵猛冲,也为中美海军高雄港之役拉开了序幕。一时之间,鸡飞狗跳,老美水兵抱头鼠窜回船,舢舨四散奔逃。欲火未息的老美回船以后,心有未甘,召集同伙,由厨房中取来一堆蕃茄、洋葱、马铃薯,投向我们船头,老美系仰攻,我们则是居高临下,我们的船头比他们的船尾高出太多,要不是恨极了,想丢上来也不是那么简单。老美知道自己犯纪理亏,加上黎明将至,不敢恋战,此一不为人知的中美海战遂在老美吃了哑巴亏的情况之下匆匆落幕。次日清理战场,船头甲板上满是蕃茄、洋葱和土豆、白白便宜了我们的伙委。


纸包不住火,舰长钱怀源上校知道以后,认为此事伤风败俗,有碍国际观瞻,不能不了了之。乃一方面向港警所报案,并派军官至美舰正式反映,请其约束士兵不得再犯。派去办交涉的军官是中华民国海军会稽军舰轮机员李植甫少尉。于是李少尉刻意打扮,换上白军常服,先以灯号通知美舰,然后搭乘本舰小艇前往办理交涉,我们一路目送目迎,看李少尉孤身一人,精神抖擞,直入番邦敌营,再看他毫发无伤,全身而退,凯旋归来。我心中那份钦佩和羡慕真是无以言宣,套句俗话“俺真他‧。。。打心窝子里头佩服”。不知植甫、所京、若铎诸兄记得此一段往事否?


后记:


1.

去港警所报案的人回来说,其实港警早就知道,惟因靠港吃饭的各行各业,合法的、非法的为数众多,抓不胜抓。港警的老爷警艇发动起来像是放炮,而且速度奇慢,它还没到,别人早已跑得无影无踪。就以我们船头发生的事为例,那些掩护的舢舨如果一字排开,挡住警艇来路,港警也只有跳脚的份。既然抓不到,干脆不抓。深更半夜自己不睡,还要扰人清梦,坏人好事的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只有傻瓜才会去做。不如眼睁眼闭,处变不惊,利人利已,皆大欢喜。


2.

园地创刊以来,由于两位园丁辛勤的耕耘,期期精彩,而且越来越精彩,收到后总是一口气看完,不愿中断。阅读中幻觉时光倒流,依稀抓到一些年青时的影子,当年的种切彷佛又在眼前。有说不出来的一种亲切感觉。对于像我这样已成"Passe"的人而言,实在是一种无价的享受。特别在此向两位园丁申致最高的敬意和谢意。


2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