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别处》[转](全文)

第一章 爱上林安西 文 / 李英爱




路灯亮了。

空气中弥漫着湿漉漉的花香。

站在六楼的阳台上,可以看到远处有一列火车正轰隆隆地驶过,黄色的灯光在旷野里一闪而过,在暗夜里泛出一丝温暖。好像你一个人在陌生的他乡,天黑了,你感到疲倦可又无处休息,这时候你看到一点遥远的黄色的灯光,像是看到了家一样。

有人喊我。是女儿。

“妈妈,该给我讲故事了。”

我回来,关好阳台门,拉上窗帘。女儿已经打开了她的故事书,正在看插图,她说:“妈妈,石头也会开花吗?”

讲完故事,女儿乖乖地躺下睡了。她今天疯了一天,马上就睡熟了,额头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我把台灯的光关小了一点,在温暖的灯光下我看着她的脸,这张脸上有云飞的影子。但是,很奇怪的是,在这张脸上我常常也会看到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林安西的影子。


认识林安西有十几年了。合欢花开过又落的时候,我从初中升入高中,每天上课下课,渐渐地有了新朋友。学习并没有占用我所有的时间,甚至在上一些比较容易的课的时候我还有时间走神,悄悄地低头看小说,甚至于逃课。班主任老师是我妈妈的同学,又黑又瘦,四方脸,脸上的皱纹显出了他的诚实、疲倦和无奈。他告诉我妈妈我的种种劣迹,可是我的成绩并不坏,而且我妈妈也管不了我。

那时候校园里正流行琼瑶的爱情小说,但是我更偏爱武侠小说。我哥哥在城里开了一家书店,他那儿几乎所有的武侠小说我都看过。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我看过很多遍,我非常喜欢李寻欢,心想要是真有这样的人就好了,我长大后能不能碰到这样的人呢?心里天天都在这样想。

很快就到秋天了。树叶飘了一地。我的同桌天天在学林黛玉,不但学她走路,还学她做诗,学她咳嗽,说起话来酸得掉牙。但是她仍然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俩一起吃饭,一起看书、谈心,有时候她让我也学学曹诗,可是我对曹雪芹的诗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喜欢的是画片里的贾宝玉和林黛玉。有一回她请我到她家去玩。

回到学校已经是晚自习时间了。我们从林荫道上走过,瞥见暗处有两个人影,风吹着落叶发出簌簌的声音,夹杂着似有似无的啜泣声。接着人影分开了。有一个人走出来,若无其事地跟我同桌打招呼:“嗨!美兰。”

灯光照在林荫道上。美兰给我们介绍:“郑英玉,我的同学。我的表哥,林安西。”

林安西朝我点点头。瘦瘦的个子,眼色里流露出一种镇定的忧郁。忽然我的心一颤,似曾相识的感觉象潮水一样涌上来。我们朝教室里走去,林安西的教室在第一个,他就这么走进去了。他并没有回头看。风在我们后面吹着落叶,美兰挽着我向前走,我们的教室在前面一排第一个,正对着林安西的教室,在我们拐弯进教室的时候,我看到美兰悄悄地往林荫道的方向看了一眼。


美兰过生日。我送给她一本漂亮的信笺,上面是淡淡的斑竹影,角落里有一些《红楼梦》里的人物。那天正好是星期六,下午不用上课,我们很早就回到家,甩掉书包一溜烟地上街去了。我妈妈不怎么管我,她每个星期给我五块钱零花钱,只要我向她报告我的行踪,她默许我可以有我的自由,条件是我保持成绩在班里前十名。美兰爸爸在家里做饭,要我们一定在五点之前回来,因为家里还请了别的客人,五点左右就该陆陆续续到了。

我们在街上四处逛荡。秋天的和风无论如何是有些凉意了。美兰买了一只白色的发卡,又在百货商场买了一条红丝巾。回去的路上趁着高兴我们唱起歌来了,唱的是当时最流行的《恋曲1990》,“春天刮着风秋天下着雨、春风秋雨多少海誓山盟随风逝去……”

美兰的妈妈也回来了,正在跟客人说话。美兰亲热地喊了一声“姨妈好”,我也礼貌地问了一声“阿姨好”。美兰的妈妈说:“英玉,今天晚上好好陪我们美兰玩,不许走,我给你妈妈打电话!”我还没来得及答话,美兰就拉着我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屋里已经有一个人了。我的心莫名其妙地一颤。这个人是这么熟悉,像是前生就已经相识,此生再次重逢,再也不能逃避。

林安西站起来跟我们打招呼。美兰看见她表哥在这儿,跳过去问:“送什么礼物给我?”桌子上放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林安西笑着点点头,美兰迫不及待地打开。是一方暗绿色的镇尺。我也凑过去看,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字:“宁静致远”。

吃完饭,大人们都出去了,留下我、美兰、林安西,还有美兰的一个邻居,也上高中一年级,跟林安西一个班,是美兰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叫张德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