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祭]浪子的寂寞风情!!

浪子是一个复数词,是指一群怀着某种心事或目的而作远游的人。

在晓风残月下,浪子们都会不约而同的想喝酒,想喝下那杯是用往事酿成的酒,或苦,或酸,绝不会甜。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浪子是天生寂寞的代名词,他们寂寞得没有一切,只有影子作伴,也可能,他本身只是他影子的影子。你如果没有经历过这种漂泊,你是无论如何也领略不到这种寂,唯有寂宽才能领略寂寞。

这种寂寞的感觉,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痛”,是的,“痛”这个字被人们用得很俗了。正如“无何奈何”这个词一样,其实,世上最绝望的事情莫过于“无可奈何”这四个字。而人心最大最苦的感受,无论怎样来菜容,也都只是一个“痛”。“痛”是最原始的也是最终的悲哀。





有人说,古龙是时代最后一个浪子。


是每次在文坛风云人物的聚会后,他就会从风光里回到现实,回到他那死寂的世界里,在那个死寂的世界里,也曾有过欢笑,也曾有过“家”的存在。但是,浪子天生是无根的,没有浪子能死守在一个窝里,也没有一个女人能忍受着一个浪子,所以,有“家”,“家”散,有如吸食大麻,销魂,再吸食。


是的,他的中文水平实在是比不上金庸,假设国文功底是内家功力,他的确内功不太精也不大纯正,他只不过是一柄快剑,用的是最直接的招式,一剑穿心。


但这已够了,内功和快剑,最终都是用来杀手,谁的小说都是用来给人看的,从现在的所谓的“古龙现象”成风就可以知道,他的影响实在已超出了“武侠小说”这个单一的范畴。


他说:“等写稿吃饭是作家的悲哀,至少,是我的悲哀。”他很老实,他很坦白。写作是一件高雅而体面的事,作家们都不愿去踢破埋在内里的真相。因为,一旦与“拉屎吃饭”这些凡人才会有的事扯上关系,那么群众就会觉得作家也是人,就再也不能保持高高在上的不食人间烟从的神秘了。


但古龙却没有,因为,他实在不算是一个作家,他只是一个以写作来谋生的人。

他写作,因为他要吃饭。而且,他写的都是浪子,都是一群被社会误理或遗忘了的人群。他写的,只是他自己。他冲不破现实,譬如他冲不破要迎合群众这一个现实。所以,他捏出了沈壁君。

再始,再不是恨不相逢未嫁时,而日勇敢地冲破牢笼,走出婚姻的束缚。这其实也正是古龙想冲破现实的无奈而转化出来的一个形象。

但好像转化得没有彻底,最终还是不了了之。也许,古龙也只不过是个凡人,他没法击败现实,所以,只有被现实击败,纵不至于打回原形,但至少也已被现实打得左右迷失。但他不甘心就此屈服,所以沈壁君最后的命运还是不了了之。她和十一郎最后也只是一个悬案。或者,这是古龙既不得不面对现实且又不甘心就此屈服而作出的决定吧。









——我醉欲眠君且去,还君明珠泪双垂。

是的,古龙能还他爱的女子的只能是一串明珠的泪,甚至连泪也没有,只能是一刻相看无言的默然。

是的,古龙有过的女子太多了,看来的确是他负了她们,但他能够怎样?男儿有泪不轻弹,也只能是“我醉欲眠随烟去,还君一瞥双默然”罢了。


\

坐在床上,习惯性的拿起床头的书,望着封面上的古龙二字,突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因为我们只有在书中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古龙,只有在看书的时候古龙才是真正的古龙,突然间我憎恨起了这个流俗的世界。


床头上放的是《武林外史》,翻开书,又一次走进了那风雪的江湖。永远的微笑伴着白色的倩影在视线中越来越清晰,那爽朗的笑声仿佛就在耳边,这一刻,我情愿醉,醉在那个江湖世界里。然而,窗外的雨声惊醒了我,合起书,惆怅难抑,到底我还是个局外人,到底还是永远与江湖擦肩而过,到底我不是古龙,没有办法为自己创造一个绚烂的江湖.


酒不会醉人,人却自醉,如果可以,但愿长醉不愿醒,其实已经醉了十几年了,但我不在乎,不在乎继续为古龙而醉。


可以忘掉那一切的伤害么?或许古龙在世可以杯酒泯恩仇,或许他会淡淡一笑,云淡风轻的让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汗颜,只是一切都已经无法想像。

无力是一种悲哀,是我的悲哀,也是古龙的,这个世界在利益的面前仿佛没有了一点道德良心。古龙,我们是不是应该庆幸你早已远离这丑恶的红尘?天堂很远,以酒遥寄,天上人间,共论江湖,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寂寞如雪,熊耀华坐在厅堂内,身边依然是荡着那抹孤独的寂寞。

风更冷,而此时浪子如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