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龄人纷纷升职之时,我还在一个普通的职位上“资深”着呢。要说心里丝毫没有想法,不大可能。看着别人的升职公示,或多或少有些失落。毕竟,大家的年龄、资历相差无几,当年都是一群涉世未深的小丫头,一起攒饭局、看话剧、泡吧、旅游,亲密无间。


可渐渐地,状况就有了差异。那种微妙的感觉有时候很难形容,昨天,还和你一起斜靠在沙发上讲隐私、寻求你帮助的那个人,今天突然成了你的上司,彼此心里作何感想?


当然,我不是那种喜欢吸引眼球抢风头的人。既不喜欢管别人也不喜欢被人管,从读书开始就不爱当班干部,进入了职场自然也没想着当领导。而且,我一向对职务光环笼罩下的热闹不屑一顾。


我需要什么?一个职务,还是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认可?看着别人为了自己的上升空间打拼努力,我扪心自问。我可以获得一个职位,拼争一个编辑一室、编辑二室的负责人,或者改行去做市场,做发行,争个名分。可这是我喜欢的吗?相比于应对复杂的人际关系,在是非争斗中察言观色,我更喜欢读书写文章,和一些志趣相投的人坦诚相处。凡事总有失有得,权衡的结果,我选择了放弃,放弃可能取得的一个职位,从是非纷争中淡出。


在我怡然自得于自己的“无官一身轻”之时,老同学的一个电话突然让我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对我依然是个小编辑惊讶不已,“都快十年了,哦,你们该叫资深编辑了吧!”


话语之间,已经明确告诉我,一个在杂志社待了快十年的人,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编辑,是一种失败。


心底的不安在得知更多同学的消息之后,逐渐加剧。当年的同学,除了个别人之外,都已小有成就,能够独当一面,惟独我还是一个靠写字谋生的小编辑!


其实,每个人都在这个社会中选择适合自己的位置,在应对各种各样的人生变故中学习成长。可成长,仅仅是升职吗?能力的培养、学识的积淀,不也是一种成长,一种坦然面对自己心灵的成长吗?


进入职场的每个人,都需要上升的空间,它的直观表达可能是“一官半职”,但绝非全部。你能够有一个职位,至少说明你能独当一面,它既是个人能力的体现,也代表着公司对你的认可。当然,它更是社会评价一个人的重要标尺。当一个陌生人不了解你时,他很容易就从你的职务来直观判断你的能力。


我可以不在杂志社狭窄的职位上升通道中竞争,但我能不在乎社会的评价、他人的眼光吗?下一次的同学聚会时,我能在所有成功人士面前,坦然说我还是一个无所作为、可有可无的普通编辑吗?


并且,问题的关键并不仅仅在于“一官半职”。这些年,目睹职场竞争,确实存在不公平的因素,也确实有钻营小人,但也有公平竞争和机会,为什么我没有争取?是不是我已经习惯于安逸无扰的生活?


这么一问,确实吓了自己一跳。在逃避职场纷争的同时,我也在逃避竞争、逃避挑战、逃避压力呀。成长空间是无法和升职空间画等号的,但是,在个人职业生涯中学习竞争,学习应对挑战,学习面对压力,又何尝不是一种成长?


想清楚这些之后,我离开了杂志社,去一家网站做频道的主管。当然,我看中的不是主管职位,而是这个位置能让我学到新东西。成长的过程就是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份新工作,新职位,会带给生活新的改变。你需要调整自己的心态,掌握专业知识,从一个你已经熟知的缺少新鲜感的领域里走向一个新空间。


按传统的说法,我有了一官半职,争取到了我的上升空间。但我以为,我个人的成长,远非在职场竞争中获胜那般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