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蓝剑军团原创[酒事杂谈]二

天生老帅哥 收藏 7 34
导读:铁血蓝剑军团原创[酒事杂谈]二

酒事杂谈(二)

酒之一物,天下间同好甚多,不分男女勿论少长,朱门贵人浮白流觞,伧夫野老乱噇黄汤。但得真趣,哪管它红梁新酝白堕鹤觞,分什么浑醪村酿老酒小烧,喝到兴处,一样都是醺眼中风物飒然醉步下酒乡路稳;若丧酒德,短褐蠢汉便要撒泼放刁,峨冠君子亦免不了会无赖流氓。只不过载笔叙事的都是文化人,对同行自然曲意偏袒巧为粉饰,对劳动人民就白眼皱眉悻悻嗤鼻。没文化的大虫牛二横行市井那是混帐行子,被杨制使一刀拿下闹个满城喝彩;“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狂饮狎妓流氓成性的李太白因为才华卓绝,于是赋诗为仙把盏称圣。倘若放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今天,牛二扰乱社会治安当然会被拘留罚款,象李白那种出没青楼的花丛老手,至少也要享受一下传唤问话的待遇吧?

文有文品,酒有酒德。小说[聊斋志异]中以酒为题的故事有三篇,分别曰友曰狂曰虫。酒徒车某素来无酒不欢癖于糟丘,被时人目为痴汉。室内终日酒香缭绕之下,结果把一头狐狸道友给招惹了进来,车同志奉行烟酒不分家主义,不讲什么AA制,反而备旨专候恨相得晚。这位狐朋屡次叨光之后过意不去,想方设法要给东道主弄点酒资,拾遗掘藏囤积贸易无所不为,于是宾主之间打得火热友好非常,朋友由酒肉而知音,诚为难得。相形之下,另一位酒桌常客缪先生就显得酒德有亏,他贪杯至酗,喜欢使酒骂座搅得满堂大哗。某次这个大哥喝得酒精中毒一命归西之后,在九泉下好生受气,于是一同做鬼的舅舅百般周旋代为筹划,终于打通关节让颠酒贼能偷渡还阳,没想到就在等待传送的紧张时刻,让他逮着个倾怀尽釂的机会,大醉之后顿忘其死故态复萌,只管絮叨纠缠却把归期给耽误了,当真是“死犹弗悟,不足复为人”矣!还有一个酒虫刘同志,颇富家产不以饮资为累,却被番僧教唆设刑自虐,一通折磨之后吐出腹中酒虫,据说此虫乃酒精,以瓮贮水入虫搅之便可佳酿立得。酒虫一去,刘同志从兹视酒为仇,反而体形渐瘦家道日贫,最后反而弄得连饭都吃不起了。

有人千杯不醉,也有人一盏即倒,酒量各有大小饮啄自有定数。李渔的[半半歌]中说酒至半酣最妙,既尽其兴又不失态,不会胃溃疡也不得肝硬化。所谓少年多荒唐,我就曾经做过一醉之下放诞忘形的事情,醒来后深自悔责,立誓但凡把盏皆以七分为限,过此虽相劝者言重语刻刀斧威逼亦不从命。在东北工作三年,就因为这个誓言的制约而欠下酒债无数。

东北人之性直善饮举国闻名,所以我每上饭桌都是两股战战暗自惕厉。在南方喝白酒通常是以三五钱小杯为盛,到得东北往往摆上台面的都是玻璃大缸,一看就让人心惊肉跳。有客户孙某酒量极豪,与其私交甚笃后屡蒙熏陶,我的酒量也日新月异行情看涨。喝酒要喝气氛,在东北这种气氛就很奔放。去年中秋,我孤悬千里盘桓异乡,为孙客户概然招饮于家。适逢佳节,但见席设院中宾朋盈座,几张圆桌上杯盘罗列肉山酒海,屋檐下薪柴若臂炉火熊熊,一口大铁锅内方肉翻滚热气腾腾。皎月清朗于上,人声鼎沸于下,此情此景,怎不使人意兴飞扬豪气顿生?不用行令无须猜枚,革命全靠自觉,个个都是一杯两开仰脖而尽。第二天我细细算来,自己居然破天荒地喝下了接近两斤高粱小烧,实属异数。

酒事纷纭谈资颇多,然而走笔至此思绪已乱,姑待厘清之后另行开篇道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