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倾城

wrhustwr 收藏 8 102
导读:[转载] 倾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倾城 ——双城记



(一)蓦然惊艳,突如其来的缘分,伤痛中清醒和快乐的回归

三月,往年的这个时候这个海滨小城早已是阳光明媚了,可是今年却已经连续了一个星期的雨。每日里听着雨声淅淅呖呖,看着湿地里大大小小的水洼,视听都渐渐变得麻木。长夜也因此变得更加亢长。

每天还是依旧排练,每个礼拜乐团还是依旧更换客席指挥,老的少的不同面孔的人们每日里以各种方式经过着我的生命历程,仿佛厚厚的一本图书飞快的翻过去可是只在心里留下淡淡影像而从不记得,来不及记得……

我本来就是一个容易遗忘和被遗忘的人。

可是晨不同意我的论调,他说:遗忘是很难的,至多是可以不去想,特别是像你这么美丽的女子,就一直在心里从来都不曾离开过。

一直以来,我都对我所认识的任何人介绍说:“他是我弟弟。”

晨比我小一岁,我们都是水瓶座。消瘦的脸,不笑的时候薄而润红的唇是直直的倔强的坚强,挺拔的鼻子,很男子气的鼻尖透露出不可折服的骄傲,浓密的眉毛有着天生完美的弧度,下面是一双缀着美丽睫毛的细长的大眼睛,凌乱得恰倒好处的短发,鬓角从耳际的浓密慢慢隐没到下颌……好像《白色圆舞曲》里将臣的脸,苍白的华丽和伤感,让人怀念甚至迷恋,越久越不可自拔。

是在一个聊天室认识的。那段日子是我此生中最最阴霾的时光。

爱情其实是一种痛苦。当人在完全奋力付出一切去爱另一个人的时候,往往会忘记了保护自己。

而那时的我,不能和深爱的人在一起,并且已经失去联系很长时间。每日里只懂得不停的折磨自己,上网到很晚,宿醉,失眠,烟灰缸里堆成小山的烟头,每天凌晨三点是最最痛苦的时刻,酒醒,伤痛就又都涌上前来把我撕得粉碎,忍不住的时候就就只得打电话给妈妈或者好友sunny,一边痛哭发泄一边接受安慰。可是这些都帮不了我从这要命的爱情中解脱,只是为了虚耗着这个流离失所的灵魂好让自己哪怕只换来一秒的停止思念,心脏被拧成一条被绷到极限的弦,时刻提醒,他不会再出现在我的天空里了,他放弃了。那么,我也放弃吧,放弃一切还能够坚持的。

晨第一次就问我:“你有多爱他?”

“很爱。”

“很爱而已,没什么。”

我在视频前苦笑,摇头,不知该说什么。

“你忘记还有爱你的人了,他们对你的爱一定不比你对那个人的爱少。对不对?”

“是吧,极度痛苦的人都是这样的吧!会忘记除了自己爱的人之外的一切。”

“你很痛苦吧?”

“是的!痛苦得想要立刻死去。”

眼泪顺着脸颊轻轻的滑落,拖着长长的尾巴,在皮肤上划出两道蜿蜒的沟壑。泪还是热的,泪痕已经冷却。没有表情,伸手拂去,仿佛拂去一粒尘。

他没有看见。继续谈话。

“可是你这个样子如果被深爱着你的人们看到,他们也会像你一样痛苦,为了你一个人痛苦!你忍心吗?快乐不快乐,不能寄托在别人身上的。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除了自己任何人都不可能左右,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而活,为什么要痛苦?为了别人!可是为什么要快乐?那是为了我们自己。快乐就在你心里,可是你把它们都掩埋了……”

窗外和风习习,夕阳将落。转过头去,恍惚中感觉眼中明亮了许多。望向远方缓慢流过的云彩,在光线下微微变换着颜色。我半闭着眼睛,一半在享受着这片刻的轻松,一半在思索他的话。那些什么时候被掩埋的快乐,真的是一直都住在自己心里的吗?不寄托?那么梦呢?理想呢?迟疑片刻之后,我还是决定试一试!

长街一角处,冷清的雨夜。路旁大树上为风轻响的叶子。被爱情遗忘的寂寞女子一个人走在不知要往哪里的大马路上试图从内心里自我挖掘出快乐来。可是好象真的很难,雨是停了,可是还是这样漫无边界的夜,还是这样漫无边界的无望青春的无奈流逝,落眼处尽是伤痛。明天永远是明天,今天依然被无限延长中……

那夜,仍是尼古丁和酒精搅拌着失眠。

自那之后几乎每次打开电脑就会遇见那个好心的陌生男子。他说的每句话看似平常,可是又有着说不出的适当的温暖和让人不得不信服的道理,让人心存感激。我们聊天,视频,一起分享好听的歌曲,这样的陪伴让时间飞快的流过,不再是数着秒捱过每一分钟。我不禁开始想,他是哪里的?他是真实存在的吗?还是上天怜惜我而暂时给予的一个虚无幻象?终于有一天,在他下线之前我提出要请他吃饭,为了感谢他长久以来的开导和帮助,尽管这样的帮助收效甚微。

周末,雨天,傍晚,我们约好在世贸大厦的入口处碰头。马路泥泞,过往的人们行色匆匆。我从TAXI上走下来,看看时间,刚好6点。正在这时他打过来电话问我在哪边,他说他到了可是没有看见我,正在寻找身边有没有什么显眼的标记可以告诉,远远看见一个男子站在商场门口的自动贩卖机旁边听电话边向我招手,可是看不清楚,行人们来来往往不停的挡住我的视线。还是慢慢的走了过去,越来越近,他面对着我走来的方向展开笑颜,确实是一个美丽的男子,只是看上去才刚20出头的样子,黑色的休闲外套,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白色运动鞋,短发随意的散在各处,歪着肩膀,落落的站在人群中间却一眼就足够让人记得。他一只手拿着电话向我这边轻轻挥动,一只手惬意的斜插在上衣口袋里。我开始后悔穿了这件暗绿色的外套,虽然不是特别正式的外套可是这一件稍微夹杂了唐装的元素,和他休闲随意的装束走在一起或许会有奇怪的感觉。他慢慢的迎了过来走到我旁边和我并肩,一同走进了大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