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越来越累

wrhustwr 收藏 7 36
导读:[转载] 越来越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



我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我睁开眼,我很费力地睁开眼。视觉是我身体最先醒过来的知觉,我看见了白色,很刺眼,我不得不使劲地眨着——也就是闭了睁、睁了闭,如此反复了几次,我终于看清楚我看见的是白色的屋顶和日光灯。接下来我的意识也苏醒了,我感觉到了我的身体的其他部位的存在,和一些部位的疼痛。

“醒了醒了。”

这声音让我艰难地偏了一下头,一张有些夸张的大脸凑近我的脸,我感觉到很熟悉,但记忆还是没有跟上我的视觉。这个时候的我肯定象个白痴,显得若无其事而又天真无邪。同时我也肯定,这个时候醒过来的我和早晨睡觉醒来的我是不一样的,我一般早晨刚醒来的时候,身体的各种感觉也是按照顺序次第苏醒的,但那时候我的大脑应该是很忙碌的。比如我可能在想我做了什么梦,能不能记起来,因为我的睡眠一直不是很好,常常是很拥挤地做梦,可一醒来就什么也不记得了。接下来我在想应该怎样动员自己立即起床,穿衣服、洗脸、刷牙、吃早餐,然后很愁苦地去上班。在后面的一系列身体动作的同时,我的思维就会顺着这个思路或者说是模式一路想下去,想已经过去和即将到来的许多事情,想得很多、很乱,也就很累。我生命的很多时间就是这么在没完没了的想中度过的——我想我的累可能就是这么想出来的。

又有几张脸凑上来,脸上的笑容如花朵般开放。

“我说不会有事的嘛。看看,这不是好好的?”

“问问,看能说话吗?”

“教授,你看我是谁?”

我的表情可能还是没变化,我确定我已经认出或者是听出问我话的是先锋。但我就是没有说话——是不能还是不想,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又开始想了。

从这满目的白色和围着我的白大褂可以看出,我现在应该是躺在医院里,因为我受伤了。从有人打呵欠可以知道现在应该是深夜或者凌晨的时间。

“病人继续留急救室观察。他的情况需要明天做进一步的检查和化验,他的身体很虚弱,而且劳累过度。估计情况不是很乐观。天亮后通知他的家属来。你不要和他说话。你也休息一会吧。有事叫我们。”

这应该是医生对先锋的嘱咐。然后是一阵脚步声,病房里陷入一种静谧祥和之中。我的头已经转动了好几次了,我看见床边有氧气瓶之类的东西。

先锋又把他的胖脸凑上来看了看我的眼睛,欲言又止,他有一重掩饰不住的疲倦,还有一种可能是对我不能说话的担心和不解吧。他拿出烟,可能是看见了氧气瓶又收起来了,就端起杯子往嘴里灌了一气子水。我听见“咕噜咕噜”的响声,也看见了他突出的喉结很大幅度地蠕动。

我继续在想。时间应该是在昨天晚上大约十点多的时候,我在办公室的电脑前站起身来。我已经有许多天,每天几乎是二十几个小时地粘在网上,浏览一些网页,也聊聊天,但我的情绪一直很低落甚至可以说是心情沉重。就连许多网友也说,从我说话的口气里,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我的心情很不好。当然我也知道,虽然单位上没有人对我说什么,但大家也肯定会感觉到我冷若冰霜的外表肯定是比平时更变本加厉了。

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只是没有这么久而已。每当这样的时候,我的心里就象有一块大石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而且我不回家的时间持续得越长,我心中的这块大石头就会越来越重。这期间,由于工作关系,和我打交道最多的是主任,我们两个一向不和,这么多年了,我们在一起谈工作的时候我几乎没有正眼看过他的脸,我想他也更不会用正眼看我这张阴沉的脸的。只有机要员袁晓雪到我办公室送材料的时候,曾经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说我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我露出少有的微笑——也许是苦笑着对她说,可能是最近工作太忙累的。她注视着我的眼睛又说,你的身体一直不好,你应该注意。女人的温情常常让在逆境中的男人感到温暖,我躲开她的目光说,忙过这一段就好了。

我站起来是因为我必须离开椅子去找毛巾,当时清鼻涕已经几次掉下来,我的手和纸巾已经应接不暇了。当站我起身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胳膊、腿还有脊背好象都是硬的,我撞翻了椅子。椅子撞击地板砖的声音让我吃了一惊,有那么一刹那,我感觉自己头晕目眩,几乎就要栽倒。



2



我出了办公室,就到了大街上。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可能是下意识地想去买点药吧。多年来我有个习惯,病了一般不会管,要是实在撑不住了就去买点药,要是还不管用就去医院看医生。

在我没有回家的这一个多月,我没有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妻子和儿子也没有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我甚至没有经过过我家所在的那条街道。不知不觉,我竟然就走到了我家的搂下,我看见客厅的灯亮着,是那盏小台灯。在妻子晚上出门的时候,我常常会一直亮着那盏灯,甚至是她上夜班的时候,我哄儿子睡着后,我也会不由自主地久久地注视那盏灯。这盏灯亮着,就说明这个家还有人没有回来,也说明家里有人在等着他(她)。我心里其实一直就是这么想的。

我看了看表,快十点半了。按照妻子和儿子的作息习惯,他们应该早睡着了。可当我看见这时候这盏灯还亮着的时候,我想也许在我没有回家的这么多天,这盏灯可能就是这么一直通宵亮着的。我心里一热,眼睛就热热地有些想流泪。我好象被什么击中了,有一种特别想回家的冲动。我几步穿过街道,来到大门前,我迟疑地看看大门上锁了没有,那种感觉有些象做贼一样的惶恐。这时从我的身后来了几个人,原来是同一个单元的一家子,那老兄从后面拍一下我的肩膀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