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了业我们就结婚,否则我杀了你

bb002 收藏 19 1804


原文转自tdxy,现在该网站已关闭。


去年的夏天,我跟着小溪回她的老家,一个海边的村子。小溪不是我的女朋友,虽然我很想把她当成自己的女朋友。每每我设计好一大堆这样或那样的惊喜或浪漫,妄图感动她,她却总是拍拍我的肩旁来这么一句:“自家兄弟就不用破费了嘛!”不知道她是真不知道我那世人皆知的司马昭之心,还是这丫头其实深通太极的精髓,才轻易将我的爱情攻势化于无形。我很怀疑是后者,因为小溪比我聪明,证据之一就是我玩飞行棋总输给她。


本来去年的暑假我另有打算,想去打工捞点外快。不过我这人耳根子比较软,在小溪用比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还煽情的口气,吹嘘了一通在她老家跟着渔船出海捕鱼的种种美妙之后,我就义无反顾的背起行李冲她抛了一个媚眼:“走吧,我是你的人了。”


小溪以前一直没有和我讲过她家的情况,所以我就很不争气的吃了一惊。当地人评论小溪家有钱,总是说她家有一个船队。船队是什么概念?我不清楚,但我清楚的是我站在小溪家那栋背山面海楚楚动人的三层楼前时,我用十分正式的口气对她说:“完了,我娶定你了。”

小溪赏了我一记白眼:“这不是我家。”

“这个……那我收回我的订婚。”

小溪没搭理我,盯着我字句清晰地说:“记清楚,这不是我家。”

小溪说不是她家,可是她带我进去的时候却向给我们开门的老头这么介绍。

“爸,这是我同学,来这儿玩几天。”

老头看到我们脸上,高兴的神色竟近乎惊喜,忙一迭声地招呼……小溪却没有再和他多话,径自拉我进去到楼上的房间。

“这是我的房间,”小溪把行李放下说,“你住我隔壁的房间。”

“小溪……你好象和你爸的关系并不是很好?”我小心翼翼的问。

“这关你什么事?”她没有看我,自顾自的低头收拾行李。

“对不起。”我尴尬的说,

小溪的动作停了下来,直起身子看着我的眼睛:“你知不知道你的好奇很让我讨厌?”

“不是……我只是……”我有些狼狈的结巴。

“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好了,我七岁的时候我妈和我爸出海捕鱼,遇上了海难,后来只有我爸一个活着回来了。有人说我爸杀了我妈,就这些。你还想知道些什么?”

“……那你相信吗?”

“我不知道……”小溪的语气黯淡了下来,“我不知道自己相不相信,但我恨我爸。可是我妈死后他没有再娶,又养了我这么多年,所以无论如何我还得叫他一声爸。”

为了让小溪开心一点,第二天我兴奋的张罗要去跟渔船出海捕鱼,但是又被小溪劈头盖脸一盆冷水。

“省省力气吧!现在是伏季休渔期,谁会出船捕鱼?想抓鱼自己下海抓去吧!”

“小溪同学,你居然哄我啊!”

哄了也白哄,我都到这里了。没事干我就只好和小溪去下飞行棋,不过下了两天我就受不了了。原因有二:一,我总输,如果你看过互联网上那个刘备和吕布玩飞行棋的 Flash就明白了,我就是那个扔不出“六”傻瓜;二,我大老远跑到这海滨渔村来,就是为了和小溪这种有暴力倾向的丫头下飞行棋?我精神还算正常啊!虽然我还年轻也不能这样浪费青春,我决定去找小溪她爸下飞行棋。

小溪的老爸没玩过这东西,加之我手气变好,于是狂赢了他几把。小溪老爸是个很和气的人,没有那种有钱人的架子。并且他似乎认定了我是他未来的女婿,对我很热情。熟了之后我们一老一少也能天南海北的胡聊乱侃,倒也开心,直到几天后的晚上我被小溪抓了出去。

“你们聊得不错嘛!”小溪斜着眼睛看我。

“哪里哪里。”我谦虚。

“跟我去海边。”小溪说。

“现在?干什么?”

“我弄到一条小船,带你去看看海上的夜景。”

海上的夜景很美,远处海滨渔村的灯火点点,月光映在晃动的海面上波动如水,小溪妩媚的脸庞在朦胧的光影中有了一种动人的不真实,一切都美如幻境。小溪准备了吃的东西,甚至还带了一瓶酒。我们就在这月夜的海面上聊天、大笑、干杯。

酒喝光后我们并排躺在狭窄的小船里,这是我们第一次离得如此之近。夜空用温柔且深邃的幽兰衬托着水晶般闪烁的星星。我感到一种安静,幸福的安静。

“你说万一我们睡着了,醒来后发现小船已经漂到海中央。四面除了大海看不到任何陆地,那该怎么办?”小溪轻轻的问。

“没事,这船上有马达,我们开着船找回来。”

“我们又没有罗盘,万一汽油用光了还会不来呢?”

“……那至少我们在一起。”

“……你爱我吗?”

“爱。”

“……可是我不知道你爱不爱我,也不知道我爱不爱你,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相不相信有爱情。”

“我会让你相信的。”

小溪是个乌鸦嘴,第二天我们醒来的时候果然只看得到海了,我们睡着的时候小船已经漂离海岸了。

“这里应该不会离海岸太远,你能记得陆地大概的方向吗?”我问小溪。

“不清楚,”小溪发动了马达,“现在只能靠感觉。”

但感觉也会骗人的,三个小时后汽油用光了,我们的情况并没有改善,反而恶化了。

“假如我们醒来的时候飘离海岸二三十公里的话,用最坏的推测我们刚才南辕北辙,我们大概离陆地有两百多公里。”我有些沮丧。

“对不起。”小溪小声地说。

“没事,你爸会来救我们,也可能会有路过的渔船发现我们。”

“……我本来打算今天早晨带你去我外婆家,所以留了纸条说几天后才会回去,而且……现在是伏季休渔期,不会有渔船路过的。”

我感到绝望,瘫躺在船上:“那我们怎么办?”

“只能听天由命了,幸好这段时间不会有大浪和风暴。”

“幸好?我只幸好自己现在还活着!”我口气冰冷的嘲笑,“谁知道几天后我还会不会喘气。”

小溪不再说话,所幸船上所有一点食物和水,我们不至于死得太快。

尽管我们很节省,但三天后还是还是断水断粮了。我变得不冷静,有些丧失理智的对小溪恶言相向,但小溪只是在沉默。

两天后小溪昏迷了,像一株植物渐渐枯萎,我没有。因为我开始喝自己的尿,小溪不肯。

事实总是很残酷,在最关键的时候总是会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抉择。我想起小溪老爸讲给我听的一个故事,心变得很乱。

“总有一个人要活下来。”小溪老爸说这句话的时候像是被抽去了灵魂,声音浸透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悲哀。

这是个令人痛苦的很难的抉择,但必须选择,问题的关键是,你要明白最重要的是什么。

又过了一天,我做出了选择。我看着昏迷的小溪,打开了钥匙链上的折刀。

小溪终于醒了过来,当她发觉自己满嘴的咸腥味之后,下意识想用手擦嘴角,但是发现自己被捆住了手脚。然后看到我的手腕,愣住了。

她很虚弱,可是却死死盯着我的眼睛。

“别看我,”我笑,“我没那么伟大。”

“说实话,本来挨一刀的人有可能是你。如果真是那样你会更惨,我可不只喝你的血,我会把你的肉都吃掉。”我的声音沙哑,喉咙有些痛,“要知道,为了活下去,人是什么事都可能做的。”

“可是人比动物智商的低的一点就是,人总有一些比自己更重要的东西。”我看着她笑。

我坐到她身边,紧紧地搂住她,第一次搂住她,却可能是为数不多最后几次搂她。我感到有些伤心,有点想哭。

“‘总有一个人要活下来’,这是你爸和我说过的一句话。不过这句话不是他说的,是**对他说过的。”我平静的说,“你七岁那年的那场海难,困在舢板上几天后,你爸妈和我们的情况差不多。**对你爸做了和我对你做的同样的事情。而这些你爸爸从没和你说过,他告诉了我,他要我无论任何时候都要好好照顾你。”

我抱着小溪很不争气的哭了起来:“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可是我更不想你死,却总有一要活下来。”

小溪也在哭,不过是边哭边笑。

“你这个傻瓜!解开我的绳子。”

“我不会解的,把绳子解开之后你要挣扎的话,喂你喝我的血会很麻烦。”我冲她皱鼻子,“放心,我挂了之后,没人救你也成不了多久的,那样的话我们很快还会见面的。”

“猪头……那你把我左边船舷的那块木板撬下来。”她对我的瞪眼睛,“叫你干你就干啊!”

撬下木板后,我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类似无线电步话机的东西,不过上面并没有话筒和听筒,只有一个红色的按钮。

小溪有一点心虚,不敢看我的眼睛:“如果我算得不错的话,我们离岸边应该只有几十公里。这是紧急求救信号发射器,按下那个按钮大概最多一个多小时会有人来救我们。”

我没说话,只是觉得大脑不够用,一片混沌。

小溪偷偷看了我一眼,继续说:“你讲的我爸妈的事我隐约听说过,但一直不能接受相信……所以我也不相信爱情,尽管我那么喜欢你,却不敢相信你对我的感情……所以我就搞了这件事情,想知道在极端的条件下人到底会怎么做,我妈是不是真地为我爸活下去才死的,还有你是不是真的爱我……另外,能把我的绳子揭开了吗?”

“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会杀了你?或者我会真的死掉?”我解开她的绳子,口气冰冷的问。

“想过,杀了我你也活着回不去,反正会陪我死。你若死了,我会陪你死。”她的眼睛澄澈,“不管怎样都会注定死在一起,那样也不枉我真心实意地爱过你。”

我感到一丝恐惧和愤怒,但随即被温暖淹没。她爱我,我开心的想。

“小溪同学,你太可恨太令人害怕了。你这种女人我不敢要,上了岸我就遗弃了你。”我作出一幅眼泪汪汪兼义愤填膺的样子。

“你敢!”小溪搂住我的脖子,我们的脸挨得很近,我可以感到她潮湿温润的呼吸。

“毕了业我们就结婚,”小溪恶狠狠的说,“否则我杀了你。”

我笑,吻她。我们的唇干燥且裂皮,但是吻却异样的甜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