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中国刑侦一号案

枫刀落叶 收藏 37 5687
导读:[转载]中国刑侦一号案

一、电厂武警战士和装甲兵司令部哨兵遭袭击


1996年3月31日至4月22日,北京市连续发生袭击解放军哨兵、袭击

人民警察的恶性案件,震惊了北京市公安局,震惊了国家公安部,引起了党中央、

国务院、中央军委的高度重视。


一、电厂武警战士和装甲兵司令部哨兵遭袭击


1996年3月31日晚上,石景山高井热电厂像平日一样,厂区里非常宁静。


晚上21点40分,值勤的武警战士范龙泽接电厂西大门岗。与他同时换岗的

还有战友杨志明。杨志明负责电厂的内部巡逻。在西大门岗亭值勤的只有范龙泽一

个人。范龙泽接过上一班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和子弹袋,扎好。子弹袋是空的,

枪里也是空的。按照纪律,哨兵值勤不带子弹。这时,他听到岗亭里的电话响。电

话是支队长打过来的,例行公事,询问哨兵位上有无反常情况。他报告说,一切正

常。


放下电话,范龙泽提着枪走出岗亭。大门外没有情况。他转过身,向厂内的方

向走了几步。不远处是备件库的夹道口。那儿伫立着几根粗大的暖气管道。他恍惚

看到有个人影晃动了一下,消失了。


当他走过来时,黑影在暖气管道底下仰望着他,并不慌张。范龙泽朝远处看看,

并没发现异常,返了回去。


电厂大墙很高,那条黑影是从东边翻高墙进来的。他在电厂外选择了一处靠近

大墙的屋顶,从那里爬上高墙。跳下来后,他沿着墙根的暗影,迂回着向西大门靠

近,选择了这个离哨位不到20米的夹道口,隐藏下来。黑影没携带武器,只带了

一只大号手电筒。


范龙泽没有想到,他自己会成为袭击的目标。他今天胃口不好,腹胀,肚子一

阵阵疼得厉害。他终于忍受不住了,就在他返回哨位后不久,胃里向上翻,他紧跑

两步,蹲下,呕吐起来。


夹道内的黑影认定这是个极好时机,回身走到备件库,从一个木箱上抓到一根

粗铁棍,迅速回到夹道口。


哨兵范龙泽仍蹲在原地,呕吐不止。


黑影悄悄从他身后走来,恶狠狠地举起了铁棍。


范龙泽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上,昏了过去。头上血流如注,染红了岗亭前的水

泥台阶。


黑影迅速从他的怀里抽走了“五六”式步枪,打开大铁门上的侧小门,跑出电

厂。


三分钟之后范龙泽醒过来,挣扎着走进岗亭向中队报警:“我是西大门哨兵,

我遭到了袭击……”


中队长迅速带领武警战士赶到现场,问明情况,向大门外追击。


那条黑影已逃得无影无踪了。


行凶用的粗铁棍斜躺在距岗亭不远的地面上。它是备件库里的备料,上面没留

下指纹。


岗亭内的电话、登记簿、手电、灭火器等均未翻动,范龙泽值勤用的“五六”

式半自动步枪被抢劫,枪号为9227359。


范龙泽马上被送到医院进行抢救。


装甲兵司令部留守处的位置在石景山区金王府附近,距西山八大处不远,周围

有矮山和松林环绕,风景优美。


4月7日晚上21时30分,哨兵余启明接戴少伟的班。余启明是四川省巫山

县人,身体结实,爱好运动。他的上哨时间为晚21点半至23点半,两个小时。

在哨位上,他没发现可疑情况。


23点15分,余启明准备去哨岗。这时候有几名外出人员骑自行车进院,他

做了登记,然后进营房叫醒下一班的哨兵尚国玺,又返回哨位。等待接岗时,他在

院内运动了几下,然后走到大门外。


余启明走到距小松林最近处向后转。这时他的位置是面对岗亭,背向松林。刚

刚走出两步,就听见“砰”的一声,像打枪的声音。很近,仿佛就在他身后。他感

觉到子弹从身后射过来,并看到子弹穿越他的身体射到岗亭上,迸出了火花,一块

砖头掉了下来。他觉得他中弹了,但不知道子弹打在什么部位。他还能跑。他喊了

一声,立刻朝大门里边跑去。这时又听见一声枪响,并再次看到前边的铁栅栏上冒

出火花。这次他感到自己的右臂被击中,木胀胀的。所幸他没有倒下,坚持着一直

跑到大门里边,跑回营房。营房里的战友敖祥军被惊醒,问:“你这是怎么了?”他

捂着手臂说:“我中弹了,被打了两枪。”敖祥军没弄明白,追问:“谁开的枪?”

余启明说:“我也不知道。”敌情来得突然,敖祥军、徐健几个战士立刻起身,摸

到大门口。


余启明因抢救及时脱离了危险。


余启明回忆不起值班时有什么异常,直到被击中,他也只听到枪声,看到子弹

打在岗亭和铁栅栏上溅起的火花,他根本就没看见开枪的人。开枪的地方很近,仿

佛是从松林里射出来的。


但那里没有人,至少他没看到有人。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