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住隔壁的女子

wrhustwr 收藏 11 144
导读:[转载] 住隔壁的女子

“阿朗……。”

“嗯……。”


地铁通道内,被压抑过的空气愤怒的东奔西窜,用它认为的方式仇视着每一个过往乘客的嘴脸,享受这样的过程,心情会好很多。

我坐在候车椅上,凝望着轨道边广告牌的某个亮点发呆。在凉风的虐视下,显得安静且解脱,也终于有了方式给自己的不愿意,找了个方式来被放弃。

是夺走的,而不需要难过。

她从自动扶梯下来,走向我,叫醒了我。并不奇怪的再次伪装起自己的脆弱,同她一起走向候车区。

列车就要进站了。


我上了车,她停在原地。

当列车开往另一个有目的的方向。我从透明的玻璃窗寻找着她的伤感。渐渐地,视线的有限距离,又一次夺走了邂逅的理由。


这原本是商量好的离开方式。

在同一个站台,却不同了方向的路程。只表示一段暂时的顺路,各走各的才是最终。


半年前。

在同一个站台,误推了一个女孩上地铁列车,致使她没有等到她的男友,却被我占据了那房间的全部。此刻离开的是激情退去的倦意,是相安无事的坚持。

我依然寻找着她的眼神,能诅咒我的眼神。


那年夏,35摄氏度。

我不习惯穿短袖,所以自记事起,就没穿过。奇思异想在我这种人身上,顶多了只是沉默到被人以为是个哑巴。而且今天并不是太热。

从床上起来已经是过了午饭时间。该死……怪昨晚恼人的稿子吧。

今天要看房,而且是三处。一个约了上午,二个约了下午,恐怕本就没人在意这样混乱的房市,所以并不担心是否会有生意逃掉。事实证明,我必须去向房东道歉。

还好那个二十岁的小女孩,老练到爱理不理的对我说:“下午到了再给我电话吧。”我挂上满是困倦声音的电话,赶去地铁。

先看下午两处。能不耽误就不要可以耍宝了。


这个城市的交通从来方便,就是无论如何算不出从这个点到下个目的地的精确时间。哪怕是相差个十分八分钟的。

电气化让我对路程有安全感。所以我只在这个城市住能有地铁到的房子。


满街的短袖,使我的长袖变得邪恶,竟然有上海警察要检查我的身份。急于赶路,我丢了一句熟练的上海话骂他。收获的是我的自由离去和他SB式的笑容。

真是注定世上有“鬼”了。


匆匆感到地铁候车区,列车关门的警告声正好响起。我从扶梯最后一阶到列车的门内,并在同时列车门关上。

“你推我干嘛?”一个女孩愤怒的瞪着我。

“我?推你?”我只能在小喘气的同时辨别出她并不想在这公共场合大声发作。

况且,似乎是我在进列车门之前,是没有障碍物在面前的。我不近视。

她真的没有发作,而是靠着最角落的扶手杆小声的哭了出来。


周围所有能看见我的人的目光只有一种表情,“指责”。我的脸烫起来,认为的被冤枉。

老师教过一句话,“一个人说谎是说谎,很多人说同个谎就是真理。”

这种场景,只能是我说谎了。

“喂,对不起啊。我赶时间,误撞了你。”道歉的样子很假,还不时的偷看周围人的表情。天呐!我怎么成了这样。

她没有理睬我,一个人满眼失落的流着泪。

我觉得奇怪,在我疑惑于她的伤心并非直接来自我的莽撞时。

她在下一个站点第一个冲出了车门,跑向对面站台,等待返程的列车,更似乎是在期待什么。

……!


房东老太打了电话问我要不要去看房?我说在地铁上,还有一站,等一下吧。房东老太挂上电话时显得有些不耐烦。噪音震了我的耳中鼓膜。

我不愿在意。人嘛,就这样的。顺我,逆我,都可恶之及。


我下了车,出了地铁站,找到了房东老太的地址。她一脸假装出来的笑,让我没有好感。房子不错,适合我要的干净。环境很差,我最讨厌的吵杂。门口的麻将圈正斗得你死我活,不时出现了讥讽的笑和污秽的话。

真可怕,没有到十分钟,我便离开了那里,赶去见下一个房东。


返程。人民广场换线路。

地铁里的空调与过往乘客不同的体味起了化学反应,成了一种留在车厢里固有的气味。习惯就好,我没在意。随着列车一站一站的离开。我已经免疫了刚才的恐惧。

那地方能住人吗?只是不适合我吧,别人一样好好的几十年相守。


是她!

还在那个站台,脸上的表情,让人想去拥她一下,抚着她的背说,“别难过,没什么的,明天还会有太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