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弘下课力帆众将相庆 尹明善称他不下课难平民愤

奇景 收藏 0 185
导读:徐弘下课力帆众将相庆 尹明善称他不下课难平民愤

引子兵败济南,保级无望,在力帆队员,俱乐部官员,球迷和媒体对徐弘已经忍无可忍的时候,力帆老板尹明善也不能坐视不管了。昨天他在详细了解自己曾经寄予无限希望和给予了极大权限的徐弘执教力帆四个多月来的所作所为后,愤然给俱乐部下令:

解除徐弘的指挥权和训练权。这也意味着徐弘在力帆的执教已经划上了句号。


必须要让徐弘下课了,他不下课不足以平息民愤—-----尹明善



众所周知,今年5月在乔尔达斯六连败被解职后,尹明善力排众议将徐弘请来“救火”。按照尹明善的初衷,他希望徐弘凭借自己的带队和指挥能力拯救力帆。应该说,尹明善这次给予了徐弘和其兄长徐弢足够的信任和支持,不管是兵权、钱权、管理权,统统的交给了他们。但徐家兄弟只给了尹明善短暂的欢愉,大权独揽的他们在选援、用兵、管理等多方面都辜负了尹明善的信任,使得力帆早早地奄奄一息。下半赛季更是一场不胜,兵败如山倒。


当然,真正促使尹明善痛下决心阵前斩帅的是上周六在济南的大败。队员对徐弘排兵布阵的严重不满,以及媒体的一边倒的“倒徐”,痛陈徐家兄弟的“劣迹”,再加上重庆球迷激烈的反应,尹明善意识到,不让徐弘下课是没法给各方面交代了。昨天下午,经过全盘了解,综合了各方反应后,尹明善给力帆负责人打来电话,“必须要让徐弘下课了,他不下课不足以平息民愤。”随即在尹明善的要求下,力帆负责人赶紧研究与徐弘的合同。由于此前双方签订的是保级合同,解除合约是在徐弘无法保级之后,在如今力帆理论上还差1分才降级的情况下,力帆最终决定立即解除徐弘的训练权和指挥权,等待力帆实际降级后再正式解除合约。力帆俱乐部同时还决定,剩下两轮的比赛和日常训练由助理教练魏新代理。


在宣布了力帆继续抗起重庆足球大旗,明年坚决冲超之后,对于剩下的最后两轮,尹明善也作出了要求和指示,“必须全力以赴,为荣誉而战,任何人在剩下的两场有任何不符合职业道德的行为,必将严惩不怠。”


【反应一】 徐弘用辞职掩饰尴尬


就在力帆主动解除徐弘兵权不久,徐弘通过其兄徐弢对外宣称,自己是出自压力太大而与俱乐部商议辞职的,对此,力帆俱乐部方面斥之为“到现在都不肯承担责任。”


昨天晚上18点,力帆俱乐部正式召集媒体记者宣布了解除徐弘兵权的消息。也就在几乎同时的18点零5分,国内某门户网站却率先发布了一条徐弘向力帆辞职的消息,徐弘是被动解职还是主动辞职?


据力帆俱乐部常务副总陈宏介绍,事实上在16点50分左右,陈宏就在电话中向徐弘传达了老板的指示,“当时他很明显没有心理准备,听到这个消息后先是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就表达了自己的不解和吃惊。一时难以接受的他还反复表示自己一定要找老爷子坐下来谈谈。”陈宏告诉记者。


一个多小时之后,令人没想到的是,网上就有了“徐弘与力帆达成一致意见”并主动提出辞职的消息。而且再晚些时候,徐弢还以个人的名义在该网站上对徐弘的“辞职”进行了所谓的“解密”,宣称徐弘早就不想在力帆干了,只是俱乐部一直挽留他。


对此,俱乐部负责人表示:“俱乐部对徐弘下课的决定是直接向他下达的,而迄今为止,我们从没有收到过任何来自徐弘的辞职申请。可能是他太要面子了,所以在临走之前还要和媒体开个‘玩笑’。”


【反应二】 水货“挂靴”了


徐弘下课了,他亲手引进的、把力帆保级希望一再浪费于脚下的两名水货外援自然也该在洋河“挂靴”了。俱乐部常务副总陈宏表示:“肯定不会让他们再上,其实我们俱乐部早就想做这个决定了,但此前却一直有徐弘罩着他们。”


原来在保级希望仍存,而两名外援却始终找不到状态时,陈宏和其他俱乐部高层就一再向徐弘建议不要用他们了,特别是德里巴西奇,但徐弘当时却给出了一个比较可笑的理由保住了他——他防守好,可以顶头球。


【反应三】 徐弘众叛亲离


新闻发布会后的工作餐,被某力帆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戏称为“庆功宴”。这是人心向背的问题,为着力帆好的人都真心希望他早点离开。力帆俱乐部副总董义晖只用了四个字来形容他心目中的徐弘——刚愎自用。“他从来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而且不管对谁,都是一副瞧不起人的面孔,别人的建议也听不进,俨然把力帆当成了自己的私人财产。”竞训部经理孙黎刚也对徐弘其人不感冒。“这个人不厚道,私心太重。我忍了他很久,只是从大局出发没有发泄出来。”


徐弘下课众望所归力帆众将弹冠相庆


“徐弘下课了,徐弘下课了!!!”昨晚力帆队员获知这个消息后可以说是奔走相告,弹冠相庆,众多大将都表示,徐弘是自己毁了自己,“要怪只能怪他自己,老板、球迷、俱乐部,包括我们,都对得起他,为了保级,大家都在尽心帮助他,但最后他却以怨报德。”


作为被徐家兄弟“整”得最惨的力帆球员,李健接到记者的电话长长的出了口气,就像秋菊打赢了官司,窦娥的冤情感天动地那样欣慰,“终于下课了,他们早就该下课了。这几个月来我为了力帆保级大局一直隐忍着,看来老天是公平的,知道谁是坏人,谁是好人。”李健表示,因为徐家兄弟的“报复”,他无法回到俱乐部恢复训练,“他们一心就是想废我,但我过两天就回队边养伤边训练,争取早日恢复好为力帆和重庆足球效力。”


莫名其妙被徐家兄弟打入冷宫许久的王超在得知徐弘下课的消息后是一声叹息,“可惜呀,可惜呀,他们下课倒无所谓,关键我们降级了。”王超表示,按照今年力帆的实力,好好搞的话绝对不会是力帆降级的,“可惜呀……”


力帆队长魏新的表态也很直白,“他们下课是再正常不过的结果。”在魏新眼里,徐家兄弟将力帆队原本团结的氛围搞得鸡飞狗跳,所有人都无心再踢,“不是我们不努力,我也相信我身边所有的兄弟,教练老制造白色环境,谁又能够有心气好好踢球?”


一直得到徐弘重用的吴庆也是一番大实话,“其实徐弘他们对我还是不错,但从整个队来说,他们的确不适合再带队了,他们的肚量太小了,疑心也太大了。”吴庆透露,最近一段时间徐弘老是问他打过假球没有,还想不想打之类的话,“这样的话太伤人了,让我们所有人都沉重紧张,下课是好事,我们可以恢复快乐足球了。”


在中国足坛享有老实人之称的贾文鹏也是徐家兄弟猜忌心下的受害者,徐弘下课后,贾文鹏感叹自己可以沉冤昭雪了,“现在他们离开了,我可以重新回到赛场上帮助力帆捍卫最后的荣誉,证明自己了。”


像周麟这样的队员也纷纷表示,力帆俱乐部让徐弘下课是及时的,是有利于队伍的,“他们再不下课,接下来的比赛真没人愿意打了。”大家都表示,虽然现在力帆保级没有希望了,但他们会在最后两轮坚持到底,证明自己,也证明力帆队实力的。


“可惜他下得太迟”


用奔走相告和呼声一片来形容球迷得知徐弘下课后的心情一点都不为过。因为至少打进本报的几十个电话中,球迷的声音此刻听起来都有一种一致的解脱感。最让人感动的无疑是一位姓汪的63岁老球迷,他说他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习惯了到现场看球,但从徐弘来到力帆之后,此前一直对水深火热中的力帆不离不弃的他却渐渐的远离了洋河体育场。“相信所有希望力帆保级的人,都曾经对徐弘报以过很大的希望。可是他私心太重了,我根本看不出他希望帮助危难中的力帆。他的离开太迟了,希望明年的中甲,力帆俱乐部在选帅的时候能够擦亮眼睛。”


残疾人球迷协会会长田晓伟表示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位重庆足球多年的铁杆更多的还是关注力帆的未来。“既然选择了坚持,那就希望力帆队能从明年的中甲从头再来。重庆球迷还是爱力帆的,只要打回信心,相信其他球迷也会和我们一样,重新回到足球场内。”


魏新再成临时主帅力帆打造本土“内阁”


“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这是魏新最真实的写照。在为力帆保级拼得伤痕累累,筋疲力尽之后,随着徐弘的下课,魏新继半年前乔帅下课临时“救火”之后,再一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俱乐部已经通知我了,但我真没考虑过代理这个问题,毕竟力帆队已经这个样子了,我真还怕自己成为重庆足球的历史罪人,”昨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魏新说出了一番心里话。


谈到自己又一次的被推上了代理主帅位置,魏新坦言他其实不想这个时候来接手,“陈总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告诉他的是实话,我现在根本没有任何打算,等明天去了俱乐部再谈谈。”魏新表示,他对力帆队感情很深,他愿意为这支队伍付出汗水,鲜血,“但我真不愿自己的名字留在力帆降级的最后主帅名单上,那样对我的感情来说太残酷。”


当然,魏新也明白,在如今这样的时刻,自己也推辞不了,“名份是回事,反正我会干我自己该干的,队伍怎么练,比赛怎么打,我能做的都会做。”上场比赛受伤的魏新还不清楚自己最后两轮能不能打,“只要身体许可,我会上场的。”


尽管魏新个人并不情愿接手力帆,但面对如今的困难处境,这位耿直的重庆崽儿最终只能选择“代理”。至于临时“内阁”的成员,力帆老总陈宏表示,如果助理教练徐晖不追随徐弘离开,那也将留任,包括守门员教练廖威。但从目前来看,徐晖留下的可能性不大,力帆高层将三队教练曾斌上调到教练组辅助魏新,再加上廖威,组成本土“内阁”。力帆负责人表示,曾斌在甲A征战多年,经验丰富,担任教练后勤奋肯学,严于律己,是力帆重点培养的年轻教练,他们希望借最后两轮联赛锻炼年轻队员,也锻炼年轻教练。


力帆球员表示 本报报道很客观


几乎是在本报体育部电话被激动球迷打爆的同时,力帆球员却是选择了直接给记者打电话的方式来表达此时心中的轻松。力帆队长魏新在看完本报昨天的报道之后表示:“你们的报道很客观,报道中所写的都是我们平时看在眼里却只能憋在心头的事实。”


魏新这样一个老实而谨慎的球员,在此时能有如此激动的情绪的确很能说明问题。当然,看到报道后向记者电话吐真言的球员又何止他一个?周麟的老婆临产了,他从医院打来电话说:“你们真写出了我们以前想说但不敢说的话,很公正,很客观。”吴庆则表示:“难道我们力帆真就差到这一步?其实相信很多明事理的人现在应该都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最后两轮中超联赛已不再有任何包袱,来年的中甲,最怕的就是掉级掉得人心散了。比较讽刺的是,徐弘的下课在此时却对力帆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好几名本来打算下个赛季转投他队的队员都表示了明年留下来打中甲的决心。早就被某中超俱乐部看中的王楷现在显得很兴奋了:“肯定会留在重庆了,我有信心和队友们一起在明年打回中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