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ThinkPad之父”内藤在正


上一次内藤先生来中国是在发T43的时候,今天能够再次来到中国跟大家见面,他非常的高兴。下面我们就进入专访。


记者:ThinkPad 15年以来一直是与时俱进,我想知道ThinkPad这个Logo15年来不变的,那么我想知道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什么是ThinkPad一直不变的?


内藤在正:如果您把一个15年前的ThinkPad产品和今天的产品进行对比的话会看到他们的距离和变化,但从根本上我们关于ThinkPad的基本观点和观念没有改变,比如我们一直持续的把ThinkPad产品设计成为提高商业效率的工具没有改变,我们一直关注着这个产品的发展方向没有变化。


记者:刚才内藤在正先生自己也说ThinkPad主要针对商务市场,现在即便是商务市场也越来越呈现出个性化的趋势一些商务人士表现出了对个性的需求,那么ThinkPad是否考虑原有特点的同时,推出个性化的ThinkPad产品?(个性化:比如领先于传统笔记本的设计,现在ThinkPad笔记本在配置上采用比较保守的配置,包括读卡器现在的商用也提出了要求。再比如视频会议就可能用到摄像头,而ThinkPad的主力产品并没有把这些设计加进去)


内藤在正:您是指这个来反映它的个性化吗?


记者:现在在国内笔记本分为两类,一类是消费,一类是商务,消费类的设计以高亮屏幕为例,高亮的屏幕有自己的特点,他显示要比普通的屏幕更加艳丽和清晰,这些在商务领域里面也会用到。而ThinkPad的产品现在还没有类似的设计。


内藤在正:虽然我对于现在的个性化需求不是非常的了解,但是我很同意你刚才说的商务人士对读卡器以及摄像头的选择,我相信在未来会有更多的选择,包括屏幕现实的质量我们的T系列就有大屏幕的产品以及高亮度的产品。我们可以为商务人士提供更大的视角面积,但是这样的话对电池的时间又是一个考验,所以我们为客户提供了多种产品,可以满足客户各个方面的需求,客户也可根据自己的需求来选择响应的产品。


记者:联想在北美,圣诞节期间针对Dell有一个很大的活动,期望以降低价格来吸引更多的客户,转过来又出现了像T60质量存在问题等若干的事件。那么您是否注意到其潜在的问题?或者说降低成本对于质量的影响?


内藤在正:首先我不能对圣诞节打折的事情进行评论,因为我并不负责那边的工作。成本的压力确是很大,但我们并不会因此而降低产品质量,我们最希望产品给客户提供同样的功能,但是成本更低。我们会减掉一些不必要的产品,而提供同样的产品我们不会以为削减成本的需要而降低成本。


记者:联想收购ThinkPad一年多了,那么您觉得联想时代的ThinkPad和IBM时代旗下的ThinkPad有什么不同?


内藤在正:我认为还是同样的产品,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还是那一批人设计和开发产品,产品的战略、质量以及针对的目标客户群都是一样的。


记者:如果按照100分来打分的话内藤先生会给目前在联想旗下的ThinkPad打多少分呢?


内藤在正:我不能理解,还是同样的产品,无论在IBM时期还是在联想时期。


记者:不同时代的厂商销售策略都有一定的变化,难道您不觉得有什么影响吗?


内藤在正:不知道为什么人们都在想因为联想的加入使ThinkPad产品发生的变化,我觉得联想的加入使ThinkPad更像ThinkPad,因为在过去IBM只有Think Pad产品,当它在满足一些具体领域客户的要求的话,还要调整比较麻烦,而今天有了联想的产品,那么我们可以更多的利用联想的产品针对消费者的市场,使ThinkPad更加专注于自己的领域,使ThinkPad更像ThinkPad。


记者:我有三个问题,第一个Think的台式机已经采用了AMD的处理器,那么ThinkPad是否会采用AMD产品。第二个问题ThinkPad的产品很强调CPU电压,第三个问题ThinkPad在中国的销量创下了13年来的最好成绩,那么是否是因为联想的营销比IBM要好?


内藤在正:第三个问题可能要让别人回答了。很抱歉我不能回答就采用哪一个公司的产品而回答您的第一个问题,事实上我们不会排斥任何一个元件的厂商,到底采用哪些技术和原部件是由客户、市场、技术的因素来决定的。


对于第二个问题CPU的运算速度在不断的提高,这就意味着要使用更多的能量,这主要是通过提高CPU的制造工艺实现的,我们看到这样的循环在不断发生,我们目前可以看一个CPU可以很省电,散热也好,但再过一段时间可能我们觉得这样的CPU还是不能满足需求。


正如台式机电脑的处理能力在不断的强大,而大家对于笔记本也有同样的要求一样,这样的话电池的问题对于大家来说又成为一个问题。我们注意到Intel采用了双核的技术,来降低能耗,提升运算速度,现在是双核,未来可能是四个,八个平行集散,这样可以使我们更好的提升性能,降低能耗。


记者:联想是由中国人组成的设计团队来从事笔记本的设计,那么在您看来中国这一支团队的设计水平怎么样?与世界顶尖的设计者相比还有哪些差距?您有什么建议?


内藤在正:现在北京和上海的设计团队也是由我负责,我也是这个团队的一部分,我很难评价这个问题。相比日本的大和研发水平有一定的差距这是很正常的,但中国的设计团队年龄是很年轻的,最小的才22岁,很多人的设计经验得相对比较少,而我在日本的大和设计院有很多的员工有15至20年的设计经验,所以大和的设计团队比中国的设计团队好这是很自然的。


对于中国团队的建议是因为以前更多的是OEM对于自主研发不利,将来可以在日本大和实验室和中国之间建立一种机制,把中国的工程师派到日本的大和实验室去一两个月,让他们参与东京实验室产品的测试和设计工作,让他们建立这方面的经历,更好的帮他们设计产品。可能一两个月之内并不能使他们发生变化,但经过一两年的努力我想这个团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记者:您被称之为ThinkPad之父,而您自己又是ThinkPad的Fans,那么您从双重身份的角度来看,您所追求的ThinkPad是什么样的?


内藤在正:很难说。我当然是希望采用最新的技术,最新的产品,“最好”是很难说的,是我现在使用最好的产品呢?还是在将来使用更新的技术?


记者:在您看来未来的笔记本比较理想当中的状态是什么样的?比如说电池做到多长时间比较合适?做到多轻薄比较合适?


内藤在正:这个问题非常难回答,如果今天想象一下现在的电脑更薄更轻,这是比较容易设想,但是我们必须考虑世界的情况。我现在可以设想的是十年之后我们的产品和设备永远是在线的,由于是永远线的,对于硬盘的容量是一个考验,将来一直在线你到底需要多大的硬盘,多大的CPU的处理能力,这就发生变化了。我觉得仅仅考虑这些设备本身是不够的,需要考虑所有的事情,在这个背景下考虑。比如基于未来的软件,未来的网络情况都有很大的变化。比如你设想ThinkPad可以像纸一样薄,可以使用20个小时,就我个人而言做到这样在未来的五六年是不大可能的。以现在的手机为例,现在手机是三天左右一次充电,这是大家的使用目标,让产品变的更薄,更轻这是两个互相矛盾的设计方向。让它变的更薄更轻的时候它提供的电就更少,我觉得现在还没有办法解决,甚至在三五年内都无法解决。对此,我们应当展望未来,未来有更多的机会,各种技术结合在一起会使Think Pad有更大的进步。


记者:这方面有技术上的共享吗?


内藤在正:当然了,毕竟我们都是笔记本。


记者:之前我们讲了很多跟技术相关的问题,今天我们看到很多ThinkPad的Fans都表达了自己对于Think Pad的热爱,包括您自己也说ThinkPad是一个会思考的本本,那么您是否可以从更人性的角度表述一下对ThinkPad的定义?


内藤在正:首先我觉得自己是很幸运的,我有机会加入ThinkPad这个团队是幸运的。虽然这是一个艰巨的工作,但不是谁都可以有这样的机会。为了让ThinkPad变得更好我和我的同事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来工作,在日本新年是从12月1日至12月31日,我在研发期间一周7天都在工作,12月31日的时候我们还工作到深夜,劝大家不要再工作了,在新年的最后一天应当跟大家一起渡过,但大家还是一直工作。所以不论到什么地步,我们拥有Think Pad,ThinkPad就是我们的,而不是属于哪一个公司的,它就是我们自己的,对于我本人而言这是很简单的。只要ThinkPad的名字存在,产品存在,我们都很高兴可以跟它在一起。



资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ThinkPad之父:日本大和实验室 内藤在正


位于日本神奈川县的大和实验室曾是IBM两大研发中心之一(另一个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是联想并购IBM PC部门得到的最宝贵资产之一。原IBM的笔记本电脑ThinkPad系列产品都是由日本大和实验室主导设计。在原IBM的PC业务中,最大的利润来源是笔记本电脑,其ThinkPad品牌,在很多人看来就是笔记本电脑的代名词,更代表着IBM的品牌形象。有资料显示:在中国,在所有购买笔记本电脑的费用中,每5美元就有1美元是用于购买IBM的ThinkPad系列笔记本电脑。而业内人士都认为:没有大和实验室就没有ThinkPad。大和实验室引领着全球笔记本电脑产业许多设计、规格、用料和概念的创新。


内藤在正 是原IBM一个英雄式的人物。他是ThinkPad系列笔记本电脑的主要缔造者,自从1992年推出ThinkPad 700C笔记本开始,始终是IBM ThinkPad笔记本电脑的资深专家和首席设计师。并购前,内藤拥有IBM最高技术荣誉称号——“IBM院士”头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