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味人生”[原创]牙

小时候随父亲寄居学校,周日才回家和妈妈团聚,妈妈不在身边,许多事情只有自己学着做。到了换牙的时候我很害怕,不明白为什么牙齿会一颗接一颗无故地松动,越是害怕越要去动它,不时用手摸,用舌头去舔,于是牙齿一颗接一颗脱落了,又长出小小的新牙。后来妈妈知道了,忙叫我把掉下来的牙齿扔到屋顶上,这是一个古老的风俗,牙齿只有扔到屋顶上不落地,新牙才会长好。我照着做了,可也难免有一两颗遗落在路上或是玩耍时。


有个同学也在换牙,他又爱好画画,于是就拿换下的牙在纸上涂抹,纸上便满是鲜艳的色彩。他画画时,许多人会在旁边围观,我也会凑热闹,现在回想,已记不清他画了些什么,只是那色彩和他手拿牙齿的样子让我难忘,那是快乐又有些懵懂的时光。


有时我会去外婆家过一阵子,外婆家开个小卖部,店里有口大缸,里面满是红糖,八十年代那可是好东西,特别是对孩子来说。趁外婆不在,偷糖吃是我的一大乐趣。门上了锁,不怕,拉窗试的柜台可以容小孩钻进去,直接用手抓起糖来,就只剩下欢乐了。记得那时有一种红糖很甜,颜色红的发黑,我们管它叫“狗屎糖”,那些糖从牙齿缝流进我的身体,甜甜的味道一直到现在。


不知不觉中长大了,忽然有一天,牙痛了起来,妈妈说是虫牙,或许是换下的哪一颗牙扔错了地方,或许是糖偷吃多了。牙痛实在受不了了,我只能吃点流食,俗话说:牙痛不是病,痛起来真要命。只有到诊所,拔下坏牙,钻死牙神经,再装一颗假牙。暂时不痛了。


二十岁,我带着假牙离开家,去远方飘荡。我越来越接受不了那颗假牙了,它在我嘴里就象一个冰冷的陌生人,喝水时感觉它在阻挡,吃饭时感觉不到香味。我开始每天用舌头去顶它,排斥它。终于有一天,它四分五裂,离开了。我轻松了。 可牙痛又跟着来了,每过一段时间,就痛几天,而且比以前痛的更厉害了,喝盐水都止不住痛,我宁愿吃止痛药,熬过去,也不愿再装假牙了。一次感冒,难受的很,牙也开始痛了,钻心的痛盖过了感冒,这就叫一种痛甚于了另一种吧?现代医学把牙痛癌症和心血管病并列为世界三大疑难症,我忽然悲观地想,我要带着牙痛走一辈子了吧! 不过想想也好,每次牙痛我都会停下来回想一下,想一下换牙时的时光和偷糖的快乐,再想一下经历过的人和事,想想哪一次牙痛和一位姑娘有关....


既然不可避免,就让我带着牙痛走一辈子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