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书与剑

书与剑或许是人类永远的两个梦想,书是文,剑是武。古中国的农耕文化讲求稳定,人们从小就诵读“人之初,性本善”,人们作文习字,用寒窗十年来换取功名。农耕文化不象游牧文化一样有攻击性,人们只会在古老的故事里怀念英雄,在孩提做游戏时扮演英雄。


书与剑都是需要天赋的,骆宾王七岁时作“鹅鹅鹅, 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 红掌拨清波。”。孟郊二十登科“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武者,传说里许多英雄能力举千斤,都是天生异禀。只不过天赋会被自己和时代消磨掉,江淹年少时才华过人,却只日复一日炫耀与人前,不思进取,终致江郎才尽。陆游则是空有杀敌之心却报国无门,只能“铁马冰河入梦来”。


书与剑对国家是文治武功,有着时代的印记。唐时,国家强盛,四方来贺,诗人往来于边疆和长安之间,他们看了壮丽的山河,看了盛大的军威,写下一首首阳刚的诗,杨炯就说“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那是一个国家强盛时,文人也想立功的豪情。汉时,名将陈汤有一篇传世的战争宣言: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字里满是一个强国贲张的血脉,班超也不愿做一个小吏了,于是投笔从戎,出使西域,立下赫赫功勋。


书与剑的最高境界该是二者合一。对个人修为来说,书与剑就是性格中的两面,只有书没有剑就偏柔,只有剑而无书就太刚。曹植可以七步成诗,却太柔,只能活在哥哥的威势之下。楚霸王项羽武功过人,由于不懂谋略,只落得个自刎乌江。人,套柔或太刚,都会是悲剧,曹植只能道一句:相煎何太急,项羽也只能让人为他别姬而落一把泪。人身上书剑合一,才会趋向完美,文者能武,叫武相,武者能文,是儒将。如曹操,可以南征北战,也可“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再象杜甫,观公孙大娘舞剑“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想来杜甫也是深谙剑道,才能写的如此传神。由于当权者的关系,文武全才的人也会郁郁不得志,象辛弃疾年少时可以勇闯敌营,擒拿叛徒,却只能在南方老死,徒然留下一首首诗词。


读书时,我和一个要好的朋友都想从军,我因视力,他因小时候手臂摔过有写变形,都没能如愿。多年后,做梦的年龄过去,经历了许多事却没什么成就,我把名字改作书剑无成,他也改叫书剑浪子,再后来,他改作书剑子,我笑道,浪字做作去了好,只剩下名词,单纯。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